朱幼棣《後望書》潼關:天下第一關的毀滅(4)

出潼關北城門便是風陵渡,黃河浩浩蕩蕩。

兩只破船斜斜地擱在空曠的河灘上。

再往西走不多遠,是黃河急轉彎處,滾滾黃水,在這里兼納渭河與洛河,形成了黃河上獨有的三河交匯的奇景,令人嘆為觀止。這位副書記稱這里是萬里黃河遊覽的最佳地點是有道理的。不到潼關,確實感受不到黃河的雄偉與壯麗。

落日如輪,腳下是火焰一般躍動的草灘。

對岸是黃土高原和暮色里隱現鐵青色的中條山。

黃河沖出晉陜大峽谷,從北方迎面而來,直奔腳下,在城下驀然掉頭東去,形成小於90度的銳角。湧浪迸裂,濤聲如雷。使人倍感大河一瀉千里的博大氣勢。西邊天際的洛河與渭水,弦絲一般閃著柔光。黃河與渭河的灘地上,有鳥群飛鳴翔集,風老鶯雛,深綠淺綠中常見白羽一片。這里已成為鳥類自然保護區。

我們無法讀盡每一條相關的史料,也無法窮究和撫平每一道歷史的傷痕。一再尋訪,也只是表達對這片土地、這座當代“龐貝”古城的情感。


在時隔10多年後的2004年夏天,我帶著在北航上學的女兒,經蒲州遺址,再次來到潼關故城,我們都攀援下到了沖溝,考察僅存的水關遺址。這里已經完全成了一條“原生態”的河流了,陽光在草葉上跳躍,關門在藍天勾出了美麗的弧線。女兒敏捷,爬得比我更快,走得比我遠。我對她說,從這個角度望望古城水關,完全不同於以往“向前看”的習慣定式,會對我們自身多一分理解和認識。

原先明清風貌尚存的潼關南街,剛剛“舊城改造”完畢,已經人似物非。10年前我見到的一座過街騎樓,剛剛拆毀,那時拍下的照片是僅存的記憶了。我們沿著古城墻上的馬道,登上了潼關西門遺址。北邊是滔滔黃河,西望是巍巍華山。而眼前,新修建的高速公路,從潼關故城北部劈過。更令人扼腕痛惜的是,在古城墻保留較完整的西關內,竟建起了高速公路的蝶形立交橋——殘破的更加殘破,恢復潼關古城已經完全不可能了。我沒有再去找上次陪我的縣委副書記,他或許已經從崗位上退下來了。

現在山海關成了國內外旅遊的熱點,一年四季遊人如織。而潼關同是“天下一關”已鮮有人知。如果潼關不曾毀城,如果潼關和西安、秦兵馬俑、西嶽華山聯成了一條旅遊熱線,該是一幅怎樣的景象!

黃河依然,水勢浩浩。我在黃河邊佇立,狂風撲面,胸中升起一種蒼涼無奈的情緒。長河落日,古城變遷,人世滄桑,只有大自然永存。

一首杜甫的詩,潼關便永遠活著。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