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柬埔寨的暹粒, 去看放在心上很久的吳哥窟, 是很突然的決定。那天, 在新加坡看醫生, 投訴咽喉的不適。醫生說, 你的問題不在喉部, 在腦部。你需要休息和放鬆。

從醫務所出來, 隨意走進旅行社。我給自己四天, 專挑不需簽證、飛行少過三小時的目標。柬埔寨暹粒的吳哥窟就這樣成了首選。我不參加旅行團, 只買了機票與酒店住宿—— Free & Easy , 然後回家翻書架, 上網找資料。我把吳哥窟放在心上很久, 但對暹粒卻一無所知。

沒想到, 暹粒機場、暹粒市區與吳哥窟古跡群都在方圓十五公里之內。這樣的距離符合我脫身出走的條件。我決定白天看古跡, 夜晚泡泳池。

所住的法國品牌酒店, 在 Google 的衛星照片上還處於興建狀態, 可見開業不久。一千年前的高棉民族用半個世紀的歲月移山(石頭)造廟, 現在的暹粒人以叫人吃驚的速度趕建酒店。古人的廟宇供奉著印度神話, 今人的酒店, 收取的是花花綠綠的美鈔外匯。看情形, 暹粒之於柬埔寨, 一如印尼的峇厘島, 老祖宗用幾百年的血汗生命建構的老東西, 時來運轉, 成了招財進寶的聚寶盆。

次天一早去看巴揚廟, 那些碩大的石雕神像, 從電視與旅遊照片上看熟了, 沒有太大的驚艷感。倒是回廊石壁上綿長不絕、史詩般的戰爭與民生浮雕, 把我緊緊粘住了。簡練的線條, 圖飾性極強的雕刻風格, 把近千年前中南半島上的民生炊煙與戰爭烽火刻得如此詳細。前線沙場、湖上戰船與後方民生之間, 界限難分。慢步細看, 高棉民族這千年的生命面貌, 清晰立體。導遊講得快也走得快, 我拖拖拉拉, 總掉在後頭, 心里決定下次重來, 一定要細細重讀這卷雕在石墻上的史詩。

下午三點後, 才去看吳哥窟。在這石頭堆砌而成的神廟面前, 我失神良久。如果沒有來自印度精彩絕倫的神話, 沒有中印半島上的大象, 沒有石山, 就不可能有吳哥窟這樣的石頭奇觀。不同的宗教, 在世界各地, 通過不同形式的超級建築, 留給後人出神的古跡。站在吳哥窟前, 和站在萬里長城前一樣, 今人不得不屈服於前人的建造神力。

吳哥窟前廊的浮雕與巴揚廟全然不同。更活潑柔軟的細膩線條, 把印度神話詳細地表現出來。我站在浮雕前, 突然發現自己對這些神話故事毫無認識, 自慚地無地自容。

石頭的厚重構成了歷史的磅礴氣勢, 石雕的精致透出迷人的文化魅力。剛柔兩極, 在高棉吳哥時代這群古跡群上, 竟是如此圓融。

夜里泡在周邊蛙鳴起落的泳池里, 擡頭一輪明月, 我慶幸“逃來”吳哥;距離那些緊張的商業, 至少千年。(隨筆南洋)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