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遠·譯

若在生活的長河中投入一顆小石,雖然激起的只是小小的漣漪,但它卻是另一種景觀。

一史密特先生下午從辦公室回到家里,見到他太太在廚房里留下一張字條:“我去看電影,卡利·柯佩爾主演。”


史密特先生味同嚼蠟地吃了晚飯之後,又興味索然地洗凈了盤碗,瞄了一遍報紙,就開始燙起褲子來了。


7點鐘,他太太回來了。“一部叫人難以忘懷的影片!”前腳還未踏入廳堂,她就叫喚著,“這個卡利·柯佩爾,是我迄今為止見識過的最出色的男子漢!”她直奔廚房,在她丈夫眼前晃了晃手里的一張男明星的明信片。史密特先生見到一張有棱有角的、飽經風霜的、類似登山運動員那樣的臉龐。“嗯,”他說,“他看來挺有運動員的派頭!”他平日對於電影只知東鱗西爪,對於影星更是一無所知。


“卡利·柯佩爾在這影片里孤身獨膽對付了四個全副武裝的強盜!”太太滔滔不絕地說道,“他的膽色簡直非人所料……”史密特先生聽著他太太講述那銀幕上的情節,連續燙了四條褲子。他困極了,疲憊不堪地上床去了。在他合眼之前,他還見他太太站在他的床頭櫃旁,把印有影星卡利·柯佩爾的明信片用圖釘按到墻上去。


一個鐘頭之後,他在熟睡中被一拳擊醒了。他不知所措地把手伸向床頭櫃。這時,他的臉部又挨了一拳。“卡利!”睡在他身旁的妻子象瀕臨絕境似地迸出一聲,“卡利,快開槍!”冷不防史密特先生又挨上了第三拳。


“卡利!卡利!”


史密特先生清醒過來後覺得眼前金星直冒。“該死的!”他終於按著了台燈,“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給了他一家夥——”太太巴嗒著嘴,甜蜜地蜷偎著被子夢囈著,臉上露出如癡的微笑。她正在做夢,這陣子,卡利·柯佩爾看來正在開槍射擊!


二第二天早上,史密特先生在刮臉時吃驚地發現自己臉上竟留下三處烏青塊,這時他才記起昨夜的事。他怒沖沖地闖進起居室,他的太太正坐在餐桌上,一面吃早點一面看畫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克制著感情問道,“你昨夜是夢見卡利·柯佩爾了吧?!”


“不足為奇,如果真是這樣,你嫉妒了嗎?”太太昂起頭來。“我的天!”待她注意到他的臉時,她驚奇地嚷道,“怎麼會這樣,人家一定以為你和什麼人打過架!可偏偏又是你這個早在學生時代一見別人打架就嚇得魂飛魄散的人!”


“臉上的烏青塊是你幹的!”史密特先生喊道,“你做了夢還想要我對你負責嗎?!”

他的太太挖苦地示意他別往下說。“要說做這種夢,那倒是你!”她變得寬容地說,“在你的夢里,你身歷了你日常生活中所經歷不到的場面:槍擊、毆鬥、勇敢和英雄氣概。最後你從床上跌下來,”她突然朗聲大笑起來,“這是你那特有的性格,早已到期加薪甚至已過期了,你也不敢對你的頭頭放個屁!”

“言下之意,你說我是個膽小鬼嗎?”


“就是這個意思,沒錯!如果我拿你與卡利·柯佩爾一比,說你是個膽小鬼那還遠遠不夠。在電影里的那種槍戰中,即使讓你在5米之內的距離,連一只大象你也打不中!”她冷酷地接下去說,“如果讓你真的握著手槍的話……”“但是你怎麼可以將一出電影和現實的東西聯系在一塊看呢?!”史密特先生叫嚷道,“影片里的一切只不過是編造出來的!”太太對他充滿憐憫地微笑著,“卡利·柯佩爾在生活上也是一個響當當的漢子!”她同丈夫保證說,“你很有必要瞧一瞧他那久經磨煉錘打的體魄!”


他坐在辦公室里,心頭的窩囊氣不斷地加劇,午間休息時,他下定決心要當著他太太的面嘲弄這位卡利·柯佩爾,讓他從她心目中永遠消逝。


下午,史密特先生派一個跑差到書攤去,幫他訂購了兩打電影雜志。他希望從中能挑出些對卡利·柯佩爾不利的碴子來,他就能借此證據與老婆面對面幹上一仗。可惜一切都煞費苦心。雜志上報道,卡利·柯佩爾是一位好父親,他愛著他的孩子們。並且,既不好色,也不吸毒。


“原來是一位與我相仿的君子!”史密特先生從心里嘆了一聲,“不過我應當如何把自己並不怯懦這一點給太太證實一下呢?”


這陣子,他得到一絲啟發。是否……。他當機立斷;他要對她表演一次他一個人征服四條漢子的一場搏鬥。


將近下班的時候,他探訪了他公司的包裝運輸部,找了四個打包工進行商量。


他們個個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他在他們每人的口袋里塞上一張20馬克的票子,然後對他們說出了自己的意圖。“不過你們可不要真使勁打喲!”他要求他們說。


三“晚飯後我倆還是到外頭去散散心吧!”到了晚上他對太太說,“今天老天例外地不下雨了。”


太太點點頭。“本來我想去看電影的,不過,如果你願意去散步的話,不看電影也罷。”


當他們外出散步半小時後,在松林間準時地、默契地出現了一次襲擊事件。在一陣教人心寒的吆喝聲中,從樹叢中躍出四條漢子,也就是那四位包裝運輸部的打包工。他們要挾史密特先生交出身上的錢夾子。“否則用槍崩了你!”他們明目張膽地叫喊著,當中一個家夥身材粗壯結實,一把揪住史先生的領帶,把他舉起來,然後將他輕緩地、按預先商定地那樣放在草地上。


史密特太太急得脫口發出一聲尖厲的叫聲。“快把錢夾交給他們!”她驚懼地喊道,“否則他們會殺你的!”


“不能這麼便宜他們!”史密特先生大聲答道。


他無力地從地上撐起身子。“我得先教訓這幫家夥,竟敢肆無忌憚襲擊過路人!”他出其不意地一拳打在那胖家夥的下巴頦上,這漢子發出一聲慘叫,朝前撲去,然後癱在地上。就在這一剎那,其余三條漢子都朝史密特先生猛撲上來,幾個人頓時扭打一團。史密特太太臉色變成死灰般,倚著一棵松樹抽泣起來。眼觀這場生死搏鬥,耳聞這班強盜發出的呻吟聲、慘叫聲,又聽到史密特先生憤怒的聲音,如“無賴!”“流氓!”“我叫你們嘗一嘗這苦頭,你們這些惡棍!”


不一會,有一個進攻者逃進樹林里去了。又有一個踉踉蹌蹌跑掉了。剩下的一個被史密特先生瞅準一拳擊中顴骨,痛得嗷叫一聲跪在地上,然後倒在那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的壯漢身上。


史密特用手擦拭一下額頭,撣去上衣的塵土,挽起他太太的胳膊,用不屑一顧的目光望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犧牲者”:“滾吧,親愛的,你們躺在這里有多難看呵!”


“哦,我的上帝!”史密特太太深深地抽了一口氣,她驚訝,她顫抖。直到她離開樹林朝家里走去時,她的神志才漸漸恢復過來。這時,她撲到丈夫的懷里,拼命地吻著他。這是她自他們新婚蜜月之後從來未有過的舉止。"”“要是我早知道你……”史密特先生只是微微地笑笑,用手摸著被她吻痛的地方,一種無形的東西,一種他長久以來所沒有體會到的東西,通過這場“搏鬥”驀地在他身上產生了:這是一種男子漢的感情,強者的感覺,一種新的自信力。他還用擔心太太對他不溫柔嗎?!


第二天一早,他打電話報名參加拳擊訓練,並且購置了一把手槍。就在他離開辦公室遇見他上司的時候,他覺得是時候了,終於把他要求晉薪的事說出來了。“到星期三,正好是31號?”他顯得不在意地提一句,“我們還有什麼可說的,是增加100馬克還是幹脆讓我解約算了?”沒等上司答話,他就戴上帽子,欠欠身,微笑著上路回家了。半路上,他想到他該練練肌肉了,就在一家體育用品商店里買了一副擴胸器。又在一間書店里買了一本有關《如何成為一位健壯的人》的書。


新的生活這樣開始了。


他的太太站在住宅的入門處,身著最出色的綠色的連衣裙。頭上是剛燙過的新型發式,迎候他下班歸來。她的模樣顯得多麼迷人,以前從未見過她如此的溫柔、多情和體貼,更叫他感到驚異的是,屋里已擺上了充滿過節氣氛的宴席。“我們今天在燭光下用膳!”太太快樂地說。


史密特先生什麼也不管了,用過晚飯後把腿往桌子上一伸,從懷里抽出手槍來試槍。在太太的歡呼聲中他接連擊碎了兩只燈泡。當房子管理員因不知出了什麼事,正想進來訴說一下,請他們安靜點時,門砰地關上了。接著他回到廚房里去,開始用他的擴胸器練習起來。


“此外,”他這時吩咐他太太說,“從今天起,由你負責洗碗!”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