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酣睡的處女湖

繼續上路,心情都好了許多。在這片四野無聲的遼闊草原,還有什麼是憋在心裏放不下的?遠離了都市的喧嘩,沒有繁忙的人群,只有草地上竄出來又鉆進去的地鼠,和一些飛快奔跑的旱獺。

途中,夜雨打來電話,問我們到哪兒了,可否去瑪曲和碌曲玩?管元說,我們不打算走那邊,目前是直行奔赴郎木寺。夜雨在電話那頭激動起來,哇哇大叫著,我在旁邊都覺得震耳欲聾。在他苦口婆心的勸說下,我們放棄了決定,改道去往尕海。

時值中午,當尕海湖出現在眼前時,我們徹底驚呆了。

這片未開發的處女湖像一顆明珠,鑲嵌在甘南大草原之上,平靜的湖面倒映出白雲和綠草,牧場之中,信步遊走的牛羊馬群,咀嚼著青蔥的牧草,如此悠閑。

停好車,我們和森森元元一起朝著湖邊奔跑,興奮未平,就見元元踉蹌著跑回主人腳邊。哈哈,原來臨水的濕地已經非常柔軟,一不留神,它的小爪子就會陷入其中。

我和管元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坐下,輕輕呼出一口氣。

百米開外的水面上和湖邊有很多的不知名的候鳥。據夜雨說,這裏是許多珍稀鳥類南遷北返的落腳點和繁殖基地,還有許多很少見的動植物。黑頸鶴這種大型的鳥是世界上唯一生長和繁殖在高原地區的鶴類,它們每年從青藏高原朝南飛,到尕海會停留一陣。長途的飛行中,一會兒排成人字形,一會兒排成一字形,就像我們小學課文說的大雁南飛一樣。

這種動物很有趣,到達目的地之後,它們會分群配對,然後成雙成對地開始覓食。雄鳥相當主動地繞著雌鳥奔跑,扇動著美麗的翅膀,展示自己的英姿。覓食的時候,是用尖嘴在淺水或泥土中獲取食物。不止吃苗、蛙,它們也吃地裏的青稞、蘿卜和草根等。因此,雲南東北部的農民相當痛恨黑頸鶴。據說,在青海的黑頸鶴繁殖地,當地農民經常把黑頸鶴的卵撿走。有憎就有喜,這種唯一的高原鶴類卻是藏民心中神聖的大鳥。

這次,無論他怎麼介紹,我們都不予理睬。眼前安靜的湖泊已經攫取了我們的心,拉住了我們的腳步。可憐的夜雨,您就好好待著工作吧,我們與美景相伴,而你只能羨慕嫉妒恨!

坐在湖邊給夜雨打電話,告訴他,這個處女湖正赤裸裸地躺在我們面前,肌膚如玉,有意讓這個遠在蘭州被工作纏身的兄弟恨得牙癢癢。果然,他咬牙說:“你們給我等著!尕海鄉的藏民野蠻得很,他們跟漢族接觸得少,你們倆小心點,別被滅了口!”他又告知我們,往西南五十幾公裏便可到達瑪曲,那兒是黃河第一彎。此外,碌曲縣還有一處以矽灰巖石為景的石林。

掛斷電話後,我和管元仰躺在草地上,看著天空的浮雲,不覺臉上出現露出恬淡的笑意。

眼前這尕海湖就像初見的姑娘,氤氳的霧氣則是若隱若現的面紗。她矜持地站在幾米開外,睜著大眼睛若有所思。

此刻,我和管元亦睜大著眼睛若有所思。看她臉上的表情,大概是想起了在青海湖發呆的那周時光。有些事情,即便相隔經年,每當回憶起來,還是如在昨日。我想起的,是某天看過的一本書,裏面說到電影的意象,比如鐵軌。鐵軌連著故鄉和遠方,可以回到熟悉的生活,也可以通往陌生的環境,有著自由的感覺,也有著漂泊的寓意。日本著名導演山田洋次曾說,他年輕時在一個偏僻的山村車站等火車,那昏黃路燈下的空寂的車站讓他銘心刻骨地體驗了天涯羈旅的感傷。是的,鐵軌是一種暗喻,向我們詮釋人在路上,生活在他鄉的感傷。而湖泊,無論出現在何時何地,都擁有浪漫安寧的意味。

何處是故鄉呢?就像有些藤蔓植物爬不過夏天,還開著小花,還碧綠著,也會因為秋天的到來忽然枯死。有些人,就像天空的浮雲,貌似逍遙自在,卻早已將心拴死在某地,再也敵不過流年的宿命。

有時候我會想,也許人們只是需要一個固定的目標,可以讓你發泄或者疼愛。在渴求毀滅的年紀,誰都可以輕易走到誰的盡頭。

而事過經年,當一切都成為一種習慣的時候,就太易忘記初衷。這是守望,也是無望。

接下去,我們並肩坐著,看湖面波光粼粼。

她笑了笑,目光望向遠方,卻沒有焦點。她說:“曾經寫了一封信,問他,是不是我不再見到你,你就從此斷了音訊?你要是愛我思念我,為什麼不親自趟過湖水來找我?沒錯,那是個愛做夢的年紀。那時候我覺得自己還小,小小的,卻迷戀各種隱晦的艱澀的事物。興許是那時的生活太枯燥,不知從哪天起,就愛上獨自幻想。一頭紮進去,很有些莊周夢蝶的意味,分不清夢裏夢外了。我以為,我們可以種進彼此記憶的深瀾,直至垂垂老去。”

有時候,旅行只為離開熟悉的生活,離開熟悉的人們,看看自己獨自一人會是怎樣的狀態。因為在一個地方待久了,會泯滅一切欲望,昏昏沈沈度日,無法控制地成長,然後老去。我們不想那樣。所有執著於過往的人,都是因為害怕,害怕喪失依戀許多年的事物時,內心會無比慌亂無措。可是,興許只有喪失了,才能不喪失。

一陣風吹過來,我們相視而笑。在這藍天白雲之下,才可坦然面對多年的心結吧。

藏民們日復一日勤勞生活,幾十幢房子就是一個小村莊。他們守著自己的小家,過得那麼平淡而滿足。

在這裏,天與地隔得很近,遠處的氈房外,藏狗四處瞻望。半下午的時光,氈房上就已炊煙裊裊,大概是在煮香濃的酥油茶。

在八月時節,我和管元吹著湖面的涼風,忽然覺得,就這樣老去也是一件幸福快樂的事情。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