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碧雲《後殖民誌》伸手國(上)

在馬其頓史國比,好多乞兒。好多,好多,與印度埃及差不多。差不多全是小孩,幾歲的黑小手,拖著,跟著,夷笑著。

在波斯尼亞,好多乞兒。好多。一個小女孩,我問她幾歲了,她用波斯尼亞語答,見我不會聽,就掏出口袋中的錢來,有十二馬克,剛好是她的年歲。我給她一馬克,和她一起吃香蕉,她吃完香蕉,她吃完香蕉,我一轉身,她便消失了。十三馬克一天,不錯了,可以收工。在波斯尼亞,普通雇員的收入不會超過三百馬克。

波斯尼亞全是駐波斯尼亞部隊和援助機構在進行重建工作。物價好昂貴。

在一個收容科索沃難民的難民營裏面,小姑娘跟著我,問,你有什麼可以幫我?他們將一個車禍中受傷的小孩,推出來,展示,問,你有什麼可以幫他忙?一個說德語的難民小男孩,問,你來幫我們的嗎?你打算怎樣幫我?

他們那樣理直氣壯,那麼嚴厲的,要求:你幫我。

她天天都在吧。一個憔悴的美麗女子。沒有錢。很愛幹凈,加拔仙奴加巧克力粉,還不錯,可以的了。

過兩天我又在廣場見到她。只見有人在噴水池洗頭,好怪,看清楚,原來是她。

“解放”了,讓西方國家軍隊“保護”我們,讓他們替我們辦選舉,幫我們招募警察,給我們開學校,我們都說英語。“歸入”聯合歐洲,並由他們決定,我們到底應是否獨立。他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反正從前塞爾維亞人都是這樣,什麼都歸他們管。但塞爾維亞人窮,美國和西歐國家有錢。

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給北約部隊“解放”了,很高興。所有會說英語的人都去聯合國或部隊找一份翻譯或司機的工作。但他們還是很高興,看一貨卡一貨卡的物資運入科索沃,就像天降瑪那一樣。

殖民主義,以全新面貌出現。但這不是殖民主義,這是“歐洲統一”。

他們說,這是“歐洲統一”,因為他們是歐洲人。而我不是。我在殖民地生長。我說這是新殖民主義。

所以沒有受害者。受害者是由救援機構、非政府機構、聯合國、人道組織制造出來的。

正如先有消費品,才創造消費。

物化的意思是:不是我們需要洗潔精或甜水(好甜好甜的水,叫飲品、果汁、汽水),而是洗潔精或甜水需要我們。

,世紀以來有很長的戰爭歷史,互相迫害,既是侵略也是受害者。阿爾巴尼亞自一四七九年,一直是土耳其奧特曼帝國的屬土,一九一二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爆發,阿爾巴尼亞尋求獨立。一九一三年倫敦條約,西方列強將科索沃交給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第一次立國。科索沃就成了塞爾維亞的殖民地,政府機關由塞爾維亞人控制,土地由塞爾維亞人占領及分配。

如果阿爾巴尼亞是受害者,他們過去六個世紀以來,都是強國侵占與控制的受害者。阿爾巴尼亞獨立主義者,也發動了很多次流血戰鬥。他們也不是羔羊,會隨時使用暴力。

但因為沒有需要,“國際社會”(即美國加歐洲的德法英和其合作國)沒有將阿爾巴尼亞,或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描述為受害者。一九九零年科索沃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阿爾巴尼亞人被大量解雇,阿爾巴尼亞大學被關,但當時“國際社會”也沒有關註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受害者。直至“國際社會”決定全面介入科索沃,阿爾巴尼亞的“受害者”身份才得到肯定。

“受害者”也深明其理。他們展示他們的傷口與苦難,然後問:“你有什麼可以幫我?”

但請原諒我。我無法同情,無法同意。

我的父母,我沒見過的祖父母,一樣經理戰爭與貧窮。但他們自力更生。這是一個群體的尊嚴。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