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善人與惡人——《世說新語》品讀之八

殷中軍問:“自然無心於稟受,何以正善人少,惡人多?”諸人莫有言者。劉尹答曰:“譬如寫水著地,正自縱橫流漫,略無正方圓者。”一時絕嘆,以為名通。——《世說新語•文學》

殷中軍就是清談名家的殷浩,劉尹就是辯才無礙的劉惔,因他曾官至丹陽尹常被稱為劉尹。“略無”和“正自”是當時的口語,分別是“全無”和“只是”的意思。殷浩遇上了劉惔可以說是“棋逢對手”,他們時常在一起相互戲謔調侃,在舌戰中斗機鋒逞雄辯。

 “性本善”還是“性本惡”這個問題,在中國歷代文人學者中打了幾千年官司。有的認為人性本善,有的宣稱人性本惡,誰也不能說服誰。“性善”或“性惡”隱含著另一個同樣復雜的問題:萬物的存在形態是自然而然的,還是其他意誌支配的?素有辯才之稱的殷浩又向朋友挑起了這個難題:自然並無心接受其他外力的影響,為什麽正直的善人少,奸邪的惡人多?大家一時都被問傻了眼,沒有一個能對得上來。劉惔應聲回答說:“譬如瀉水著地,只是縱橫四處流淌,絕對沒有正方形或正圓形的。”人之生於世也像水之泄於地,難得形成正而且直的人。在座的人聽他這麽一說無不稱嘆,都認為這是至理名言。

不過,這句“名言”未必道出了“至理”,語言的俏皮未必能保證內容的正確。水是一種自然存在物,人則首先是一種“社會動物”,因而,水瀉於地不同於人生於世,水瀉於地沒有正方形或正圓形,是自然屬性決定的,世上的善人少惡人多,根源在於人生活的時代和社會。不僅社會環境和教育造就了善人或惡人,而且善惡本身也只有放在特定的社會中才能作出評價,在這個社會環境中的善,可能就是另一個社會中的惡,這個人眼中的善人,可能是另一個人眼中的惡人。這些現代人視為常識的東西,一千多年前的古人也許很難理解。

東晉名士的清談只關註才辯的縱橫,不太在乎道理的對錯。有一次支道林與許詢論辯,觀者“但共嗟詠二家之美,不辯其理之所在”——人們愛美勝過愛真。這則小品中,人們“一時絕嘆”的比喻,也是贊賞才辯的敏捷和語言的微妙。

後來詩人鮑照《擬行路難》中說:“瀉水至平地,各自東西南北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嘆復坐愁?”這個比喻可能受到劉惔的影響,但比劉惔的比喻更加貼切。

Views: 4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