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大學·“一帶一路”建設進展報告(上)

堅持規劃引領 有序務實推進

2013年9月和10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後提出了 “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大倡議。三年來,“一帶一路”建設從無到有、由點及面,取得長足進展,已形成了各國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局面,以及一系列建設“一帶一路”的重要項目,為沿線國家和地區注入了新的增長動力,並開辟出共同發展的巨大空間。

本文從頂層設計、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全國布局、穩步推進等八個方面,對近三年來“一帶一路”建設的進展進行了梳理和研究,總結並闡發“一帶一路”建設的經驗,提出建設“一帶一路”的建議,為穩步有序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行動參考。


頂層設計:搭建共建框架


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我國成立了由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擔任組長的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家發改委”),下設綜合組、絲綢之路組、海上絲綢之路組和對外合作組等四個組,初步建立了落實“一帶一路”頂層設計的國內領導和協調機制。

2015年3月28日,國家發改委、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文件,從主要原則、建設主線和建設方向等方面提出了共建“一帶一路”的頂層設計框架。

主要原則:中國充分考慮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利益和關切,秉持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理念,提出了恪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堅持開放合作、堅持和諧包容、堅持市場運作、堅持互利共贏的五項原則。

兩翼齊飛: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兩翼。絲綢之路經濟帶包括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三大戰略方向。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包括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兩大戰略方向。


政策溝通:獲得廣泛共識


三年來,中國與沿線國家不斷推進合作,落實各項規劃與項目,積極利用現有雙多邊合作機制,有力推動了區域與跨區域合作。

開展雙邊合作:中國積極推動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簽署合作備忘錄或合作規劃。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已經同56個國家和區域合作組織發表了對接“一帶一路”倡議的聯合聲明,並且簽訂了相關諒解備忘錄或協議。

深化多邊合作:圍繞“一帶一路”倡議,中國積極強化多邊合作機制,取得重要進展。上海合作組織、中國—中東歐“16+1”合作機制、中國—東盟“10+1”等多邊合作機制不斷取得進展,帶動了更多國家和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推進高層互訪:在高層互訪的引領下,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加強政治互信,不斷夯實傳統友誼,積極拓展合作領域。習近平主席在2013年9月至2016年8月期間訪問了37個國家(亞洲18國、歐洲9國、非洲3國、拉美4國、大洋洲3國),在多個場合都提出了共建 “一帶一路”的倡議,也得到了相關國家的熱情回應。

發展戰略對接:在高層互訪的引領下,通過各層次的雙多邊合作機制,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已經與沿線多國的國家發展戰略實現對接,包括: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俄羅斯“歐亞經濟聯盟”、蒙古“草原之路”、歐盟“容克計劃”、英國“英格蘭北方經濟中心”、韓國“歐亞倡議”、越南“兩廊一圈”、澳大利亞北部大開發、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波蘭“琥珀之路”等。

推動“六大經濟走廊”建設。新亞歐大陸橋、中蒙俄經濟走廊和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聯通了最具經濟活力的東亞地區與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也暢通了連接波斯灣和地中海的經貿之路;中巴經濟走廊、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則將歐亞走廊的經濟效應輻射到了南亞、東南亞和印度洋地區。


設施聯通:打下堅實基礎


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

標準對接:“一帶一路”各大標準對接協商會議和論壇在各地陸續舉辦,初步形成了與沿線國家標準對接路徑。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制定的頂層規劃協議和標準體系對接方案,涉及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貿易、能源、金融、產業、物流運輸、標準及認證、環境保護、農業、人文、信息、智庫合作和地方合作等13個重點領域。

交通貫通:三年來,中國不斷加快發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國有大型企業在沿線國家的交通基礎設施布局逐步擴大。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已開通中歐班列共計39條,已逐步形成連接亞洲各次區域以及亞非歐之間的交通基礎設施網絡。

能源聯通: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能源基礎設施建設輸出節奏進一步提速。自2013年10月至2016年6月30日,由中國國有企業在海外簽署和建設的電站、輸電和輸油輸氣等重大能源項目多達40項,共涉及19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信息暢通:目前,中國已通過國際海纜可達北美、東北亞、東南亞、南亞、澳洲、中東、北非和歐洲地區;通過多條國際陸纜可直接連接俄羅斯、蒙古、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越南、老撾、緬甸、尼泊爾、印度等國家,進而延伸覆蓋至中亞、北歐、東南亞各地區。


貿易暢通:取得顯著成就


貿易暢通是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也是大有可為的重要領域。

貿易便利化: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已對外簽署自貿協定14個,涉及22個國家和地區,正在談判的自貿區八個,正在研究的自貿區五個。我國積極推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協定》(RCEP)、中日韓自貿區談判,開展了亞太自貿區聯合戰略研究;強化了區域和雙邊自由貿易體制建設,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逐步形成。

加速實施通關一體化。我國積極推進大通關建設,組織開展了國際貿易“單一窗口”試點;推動沿線國家貨運班列建設,構建沿線大通關合作機制,建設國際物流大通道;積極參與關稅減讓談判。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已與新加坡、韓國、歐盟和中國香港簽署了“經認證的經營者(AEO)互認”安排,為我國高信用企業在互認國家和地區爭取便利的通關環境。

逐步推進貿易轉型升級。三年來(2013年6月至2016年6月),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貿易額為3.1萬億美元,占我國對外貿易總額的26%。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新簽服務外包合同金額94.1億美元,同比增長33.5%。同時,跨境電子商務等創新貿易方式得到了蓬勃發展,設立了一批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推動了貿易便利化進程。

投資便利化:雙邊投資保護協定談判進程加快。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已與104個國家簽署了雙邊投資協定,並建立了經貿聯委會機制和投資合作促進機制,為雙方企業開展相互投資和合作提供法律和制度保障。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投資累計已達511億美元,占同期對外直接投資總額的12%;其中,2016年上半年我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68.6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7.7%;“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對我國實際投入外資金額投資33.6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4.8%。

共建合作平臺:沿邊國家級口岸、邊境經濟合作區和跨境經濟合作區等沿邊重點地區是我國深化與周邊國家和地區合作的重要平臺,在共同打造陸上經濟走廊和海上合作支點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已在沿邊重點地區設立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5個;邊境經濟合作區17個、跨境經濟合作區1個,在建跨境經濟合作區11個。

境外經貿合作區建設取得階段性成果。我國已初步在境外形成了一批基礎設施完備、主導產業明確、公共服務功能健全、具有集聚和輻射效應的產業園區,成為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和國際產能與裝備制造合作的重要平臺。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在“一帶一路”沿線18個國家建設有52個經貿合作區,已通過考核的經貿合作區達13個,累計完成投資156億美元。其中,中白工業園、泰中羅勇工業園、中印尼綜合產業園區等建設取得積極高效進展。


資金融通:形成合作網絡


實現資金融通是保證“一帶一路”建設順利進行的重要支撐。

金融合作:“一帶一路”跨境金融合作包含多個層次和參與主體,其中國際開發性多邊金融機構是金融合作的重要先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於2015年12月25日成立,是一個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於2016年6月25日批準了首批“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四個項目,總計5.09億美元的貸款。絲路基金於2014年12月29日成立,是我國設立的中長期開發投資基金,重點是在“一帶一路”發展進程中尋找投資機會並提供相應的投融資服務。

國內政策性金融機構是金融合作的有力支撐。截至2016年6月30日,國家開發銀行已建立涉及超過60個國家總量超過900個項目的 “一帶一路”的項目儲備庫;中國進出口銀行內有貸款余額的“一帶一路”項目1000多個,項目分布於49個沿線國家;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累計支持的國內外貿易和投資的規模2.3萬億美元。

國內商業銀行是金融合作的後續跟進力量。以五大行為主力軍的中資銀行在沿線國家的布局已初具規模。截至2016年3月31日,共有九家中資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24個國家設立了56家一級分支機構。此外,共有來自20個“一帶一路”國家的56家商業銀行在華設立了七家子行、18家分行以及42家代表處。

人民幣區域化與國際化:人民幣跨境貿易和投資使用加速拓展,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經常項下跨境人民幣結算金額超過2.63萬億元。截至2016年8月15日,人民銀行已經和21個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總額度已經超過了3.12萬億(不含已失效或未續簽);我國與俄羅斯、白俄羅斯等多個國家央行簽署了一般貿易本幣結算協定,與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等國家央行簽訂了邊貿本幣結算協定;人民幣業務清算行已拓展到了七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

金融監管合作:中國人民銀行積極參與金融穩定理事會、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等國際組織及其下設工作組的工作。截至2016年8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已與39個境外反洗錢機構正式簽署金融情報交流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銀監會與28個“一帶一路”國家的金融監管當局簽署了雙邊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或合作換文;中國證監會已相繼同59個國家和地區的證券期貨監管機構簽署了64個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保監會推動建立了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保險監管合作。


民心相通:實現穩步推進


三年以來,中國積極傳承和弘揚絲綢之路友好合作精神,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廣泛交流與合作,為“一帶一路”建設奠定了堅實的民意基礎。

文教合作: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與沿線國家先後舉辦19次“國家年”活動,設立25個海外中國文化中心,遍布125個國家和地區的500所孔子學院,累計簽署41個文化合作諒解備忘錄。

旅遊合作:截至2016年6月30日,已有包括海南、新疆、寧夏等24個省份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立了明確的旅遊合作項目;中國同相關國家互辦各類“旅遊年”九次,舉辦旅遊周、旅遊推廣周、旅遊月等各類推廣宣傳活動達130余次。

衛生醫療:截至2016年6月30日,我國已與中東歐、東盟、阿盟等地區或國家的衛生部、醫學院等部門展開了醫療人才培養、公共衛生服務和傳統醫藥等方面的合作,已簽訂國家級協議達23個,中非減貧惠民合作計劃、中非公共衛生合作計劃等合作項目達29個。

科技合作: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的關於科技方面的合作諒解備忘錄多達56項,涵蓋航天、能源、生態等多個領域,覆蓋亞歐拉非等地區。此外,還建立了“一帶一路”智慧園區、聯合實驗室、國際技術轉移中心、產業合作中心、新產品孵化中心等一系列科技中心共計38個。

青年合作:目前,中國同相關國家已互辦包括中俄青年友好交流年、中德青少年交流年在內的青年交流年活動八次,推出了以非洲人才計劃、“亞非傑出青年科學家來華工作計劃”為代表的九項青年人才培養計劃,為相關發展中國家培養青年人才。

黨政合作:中國共產黨已建立了一批包括亞洲政黨絲綢之路專題會議、中歐政黨高層論壇經貿對話會在內的政黨交流機制。中國全國人大先後與超過42個國家的議會在“一帶一路”方面展開交流。

民間合作:截至2016年6月30日,中國在“一帶一路”的基礎上與沿線國家民間組織開展了63次交流合作;受邀參加了包括 “一帶一路”發展戰略中外媒體高峰論壇等35項重要會議;先後與沿線國家合作開展包括世界防治沙漠化“一帶一路”共同行動高級別對話、青少年和平友好國際聯盟、中國—東盟社會發展與減貧論壇等26項活動。

智庫合作:“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提出之後,一大批聚焦於“一帶一路”研究的智庫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為整合不同領域的研究資源,隨後成立了“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國際智庫合作聯盟、絲路國際智庫網絡、一帶一路百人論壇、高校智庫聯盟等聯盟性組織機制11個。同時,圍繞“一帶一路”主題,國內智庫組織了中國伊朗智庫對話、中國土耳其智庫對話、中國哈薩克斯坦智庫對話、中美智庫對話等活動29次,獲得重要國際影響。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