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老奶奶格蘭特的生日。

她早早地起了床,等待著郵件。如果有郵差沿街走過來的話,她能從二樓的一個套間里看見。她很少有信或其他郵品;若有了,底樓的那個小男孩約翰尼會給她送上樓來的。

她今天確信會有郵件。盡管平時女兒米拉很少寫信來,但是米拉是不會忘了母親的生日的。米拉很忙,她丈夫去年當上了市長,米拉也因十分孝敬老人而獲得了獎章。

女兒以此為榮;她也為女兒感到驕傲。她還有一個女兒伊尼德,更是她所疼愛的。伊尼德沒有結過婚,她能同母親生活在一起,並在街頭拐彎處的一個小學校里教書,就似乎已經很滿足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她說:“母親,我已經講好了,請穆列森太太來照顧您幾天。明天我不得不去住醫院了。哦,不過是個小手術。我不久就會回家來的。”

第二天早上她就去了,但她再也沒有回家,而是永遠地住在了那淒風四起的山丘墓地里。米拉趕回來參加了葬禮並以高效率的辦事能力,安排穆列森太太住在家里照顧媽媽。

這已是兩年前的事情了。米拉以後曾三次回來探望母親,但她丈夫從未來過。老奶奶今天八十歲了。今天她穿上了她最好的衣服。也許,也許米拉能回來吧!老奶奶心想。畢竟八十壽辰是具有特殊意義的生日。

萬一米拉不回來,她會收到一份禮物的。老奶奶堅信這點。她的兩頰泛起了紅雲,她激動異常——簡直象個孩子似的。她多麼喜歡過生日啊。

昨天穆列森太太已特地把套間打掃了一遍;老奶奶還準備好了一個大蛋糕。小男孩約翰尼帶著一口袋錢幣上樓來了,他說他等郵差來了再出去玩。

“我猜你收到了許多禮物,”小男孩說,“上星期我六周歲時也收到了許多禮物。”

老奶奶喜歡什麼呢?她喜歡一雙拖鞋或是一件羊毛衫?或許她喜歡一個台燈,這樣織起毛衣來就不會那樣多地漏針了。或許她喜歡一個小鐘,上面有清楚的黑色的數字。或許她喜歡一本有關旅遊的圖書。或許她還喜歡許多別的東西。

她靠近窗戶坐著,瞧著。終於,郵差騎著自行車在拐彎處出現了。她的心飛快地跳動著。約翰尼也看見了,並馬上跑到了大門口。

然後,聽到上樓的腳步聲了。約翰尼在敲她的房門。

“奶奶,奶奶!”他大叫著,“我拿來了你的郵件。”

他遞給她四封信。三封未封口的信是由老朋友寄來的,第四封信封了口,是米拉寫來的。老奶奶此時感到一陣失望的痛苦。

“沒有小郵包嗎,約翰尼?”

“沒有呀,奶奶。”

也許包裹太大了不能夠信匯,寄包裹會來得晚一些。就是這樣!她現在只能這樣解釋了。

她幾乎是勉強地撕開了信。在一張精美的卡片中,夾著一張支票。卡片上印著“生日快樂”幾個字,下方寫著這樣一句話:“您用這張支票自己去買些好東西吧。米拉和哈樂德”

支票象一只折斷了翅膀的小鳥,飄落到地板上。老奶奶慢慢地把它撿了起來。這就是米拉送來的禮物,老奶奶所期待的禮物!老奶奶用她那顫抖的雙手,把它撕成了小碎片。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