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人往往被女性化,什麽優美、柔和、文靜、高雅;姑娘們則被譽為小家碧玉、大家閨秀,還有那夠不上“碧玉”的也被呼之為“阿姐”。

蘇州人之所以被女性化,我認為其誘因是語言,是那要命的吳儂軟語。吳儂軟語出自文靜、高雅的女士之口,確實是優美柔和,婉轉動聽。我曾陪一位美國作家參觀蘇州剌繡廠,由刺繡名家朱鳳女士講解。朱鳳女士生得優美高雅,講一口地道的吳儂軟語,那位美國作家不要翻譯了,專門聽她講話。我有點奇怪,問道,你聽得懂?他笑了,說他不是在聽介紹,而是在聽音樂,說朱鳳女士的講話likemusic,像美妙的樂章。

可是,吳儂軟語由男人來講就有點“娘娘腔”了。那一年我碰到老作家張天翼,他年輕時在蘇州鬧過革命,也在蘇州坐過監牢,他和我開玩笑,說蘇州人遊行示威的時候,喊幾句口號都不得力,軟綿綿地,說著,他還模仿蘇州人喊了兩聲。這兩聲雖然不地道,可我也得承認,如果用吳儂軟語喊“打倒……”確實不如用北方話喊“打倒……”有威力。已故的蘇州幽默大師張幻爾,他說起來還要滑稽,說北方人吵架要動手時,便高喊“給你兩個耳光!”;蘇州人吵架要動手時,卻說“阿要撥儂兩記耳光嗒嗒?”實在是有禮貌,動手之前還要先征求意見:“要不要給你兩個耳光?”兩個耳光大概也不太重,“嗒嗒”有嘗嘗味道的意思。當然,如今的蘇州人,從幼兒園開始便學普通話,青年人講地道蘇州話的人已經不多了,吳儂軟語也多了點陽剛之氣,只有在蘇州評彈中還保留著原味。

蘇州人被女性化,除掉語言之外,那心態、習性和生活的方式中,都顯露出一種女性的細致、溫和、柔韌的特點,此種特點是地區的經濟和文化形成的。吳文化是水文化,是稻米文化;水是柔和的,稻米是高產的,在溫和的氣候條件下,那肥沃的土地上一年四季都有產出,高產和精耕相連,要想多收獲,就要精心地把各種勞務作仔細的安排。一年四季有收獲,就等於一年四季不停息,那勞動是持續不斷的,是有韌性的。這就養成了蘇州人的耐心、細致,有頭有尾。

蘇州人之所以被女性化,還有一個小小的原因,說是蘇州出美人。中國的第一美人是西施,西施是浙江人,卻被“借”到蘇州來了,因為她施展美貌和才藝的平台是在蘇州,在蘇州靈巖山上的館娃宮里,如果沒有“吳王宮里醉西施”,那西施的美貌也就湮沒在浦陽江中了。還有一個陳圓圓,蘇州昆腔班的,吳三桂為了她,便“沖冠一怒”,去引清兵入關。這些女子的美貌算得上是“傾國傾城”;不傾國傾城而令人傾倒的就不可勝數了,連曹雪芹筆下的林妹妹,都是出生在蘇州的閶門外面。直到如今,還有人重溫詩人戴望舒的《雨巷》,撐著一把傘,在蘇州的雨巷中尋找那“丁香一樣的結著愁怨的姑娘。”

蘇州人被女性化,這也沒有什麽貶意,喊口號雖然缺少點力度,卻也沒有什麽害處。相反,在當今電子化生產的條件下,蘇州人的精細、靈巧、有耐性,卻成了不可多得的優點,成了外商投資在人力資源上的一種考慮。我不敢說蘇州所以能吸收這麽多的外資都是因為蘇州人的精細,卻聽說過有一宗很大的國外投資,在選擇投資地點時到處考察,難作決策,可在參觀了蘇州刺繡研究所後,立刻拿定主義:蘇州人如此靈巧心細,能繡出如此的精美的繡品,還有什麽高科技的產品不能生產,還有什麽精密的機械不能管理呢!現代化的生產已經不是掄大錘的時代了,各種產業都要靠精心策劃,精心管理,特別是電子行業,更需要耐心細致,一絲不茍,這一些正是蘇州人的拿手。

世間事總是有長有短,有利有弊。蘇州人的那種女性化的特點,也不是完美無缺,它有一個很大的缺點,這缺點說起來還和蘇州的園林有點關系。蘇州園林是世界文化中的寶貴遺產,是蘇州人的驕傲和生財之道,怎麽會為蘇州人性格帶來缺陷呢?這就要追朔到蘇州園林的興起了。

蘇州園林作為一種文化現象來看,是一種“退隱文化”的體現。園林的主人們所以要造園林,那是因為厭倦政治,官場失意,或是躲避戰亂,或是受魏晉之風的影響,要學陶淵明歸去來兮,想做隱士。在中國的傳統文化中,隱士也很受推崇,那是清高的表現。做隱士也不必都躲到深山老林里去,大隱隱於市。隱於市卻又要無車馬之喧,而有山川林木之野趣。怎麽辦,造園林。

在深巷之中,高墻之內,營造出一片優美閑適而與世相隔的境地。從蘇州園林的題名中,一眼便能看出園主人造園的用意。居蘇州園林之首的“拙政園”,是明代禦史王獻臣,仕途失意後歸隱蘇州所建,他取西晉潘岳《閑居賦》中的意思,把築室種樹,澆園種菜說成是“拙者之為政也”。“拙者”就是自己,自己從此再也不問政治了,而是把澆園種菜當作自己的“政事”,所以把園子命名為“拙政園”。吳江的“退思園”就不用說了,是任蘭先罷官之後歸鄉所建,“退則思過”,故名“退思園”。“思過”是假,退隱卻是真情;連那蘇州最早的園林“滄浪亭”,也是詩人蘇子美在一度不得意時買下的一片荒地而建成的,他要“跡與豺狼遠,心隨魚鳥閑。”

退隱、退養而在蘇州造園的人越來越多,這些人都不是土財主和暴發戶,他們有錢,更主要的是有文化,用現在的話說他們都是知識界的精英,他們退隱在蘇州以後也不是無所司事,而是廣結名流,著書立說,吟詩作畫,那“退隱文化”便主導著當時的文化潮流,影響著人們的價值的取向,代代相傳,使得蘇州人在文化心態上俱有一定的封閉性,容易滿足於已有的一方天地,缺少一種開拓與冒險的精神,善於“引進來”,而不善於“走出去”。

要說一個地區人們的習性,只能是一種大體的印象,並非是絕對的。蘇州人也有性情剛烈的,也有勇猛頑強的,也有隨著鄭和的船隊而走遍世界的,隨處都可以舉出許多事例;特別是在今天,蘇州經濟繁榮,交通發達,海內外人士紛至踏來,他們到蘇州來不是退隱,而是要在這一片有優秀文化傳統的土地上大展宏圖,謀求發展。傳統與現代的文化心態正在相互影響,地區的風貌,人們的價值取向也在逐步演變。

2003年3月10日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