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聽回來的故事》黃河的故事

從前,有一個小夥子,叫黃河,長得身高八尺,寬胸膛,細腰身,騎得烈馬,拉得硬弓,百步以內,指哪裏,射哪裏,分毫不差。黃河不只是能幹,模樣更是百裏挑一,那對大眼睛,水汪汪的,和泉一樣的清,和星星一般的亮。

可是黃河的家裏很窮,什麽家業也沒有,全靠上山裏去打野昧度日。每天早晨,日頭一冒紅,黃河就騎馬走了。每次他都要路過一家員外的花園,那白色的粉墻上,探出了各色各樣的花枝。有一回,他從山上打獵回來,又路過那個花園,一陣風刮來一股香味,是一種什麽花這麽香呀?黃河不覺仰臉去看,他簡直眼都花了。墻頭上,一個十八九歲的閨女,探出半截身,手扳著花枝向他笑咪咪地張望。那閨女俊得呀,比得桃花都不好看了。黃河不由得停住了馬。

那閨女擺了一下手,脫下一支手鐲,丟了下來,便縮到墻後去了。

黃河跳下馬去,拾起了手鐲,忽然明白了,剛才看到的閨女,準是什麽仙女吧。人是不會有那麽俊俏的。他回到家裏,心裏怎麽也丟不開。每次經過那個花園,他總要擡頭向上張望,總想再見到她的面。可是墻頭上只有搖擺的花枝,閨女影蹤也不見了。

過了半個多月,這天黃河到遠處去打獵,回來時,月亮已升上來了。快到花園那裏,忽然從道旁閃出了一個人來,黃河一看,不是別人,正是那閨女。他歡喜得不知怎麽才好,一下子跳下馬來。那閨女輕輕地走到跟前,黃河定神一看,比初見時更俊俏了十分。

黃河不覺問道:“你對我說實話吧,你到底是什麽仙女?”

閨女抿嘴笑道:“什麽仙女也不是。”

黃河搖搖頭不信。

閨女笑得更厲害了。笑完了,對黃河說道:“我實不瞞你,我就是潘員外的閨女。今日我背著俺爹,特意跑出來和你相見。”

黃河心裏一下子涼了半截子,停了一停,拉馬要走。

閨女滿肚子冤屈,說道:“我盼黑盼明的,好歹的瞅空偷著跑出那個門。想不到你是這樣尋思。”

黃河聽了,說道:“我不為別的尋思,我是光身一人,什麽家業也沒有。”

閨女忙說道:“你不要說那些,金山銀山我不愛。自從見你打獵從這裏走過,我就上了心啦。”

黃河又說:“我家裏可沒有好吃、好穿的!”

閨女又說:“布衣粗食我也情願,只要和你長久住在一塊就成。”

兩個人越說越親熱,半夜時才分了手,並且約定後天再見面。

到了約定日期,黃河和閨女果然會了面。這樣一直過了兩個月的光景,黃河都是按約好的日期去和閨女會面。但最後一回,閨女卻沒有去。

一天兩天,十天八天,黃河天天去等候那閨女,再也沒見到閨女的影子。

黃河知道,這絕不能怪閨女變心,一準是遇到什麽事情了。

後來一打聽,果然是潘員外知道了,把他的閨女關起來啦。黃河聽說以後,怒氣沖天,發誓說:“天翻地覆,也要把閨女救出來。”

這話傳到潘員外耳朵裏去了。他知道黃河是一個好漢,說得出做得出,越想越害怕。卻又不願意把閨女許給黃河,他是要把閨女嫁給有錢有勢的人,可是言語說了千千萬,閨女就是一句話:“天底下,地上頭,除了黃河,誰也不嫁。”

潘員外恨不能一下子把黃河害死,可又怕黃河的武藝。他知道黃河不是好惹的,萬一害不了他,自己說不定就要吃虧,倒不如變變花樣,使黃河斷了這個念頭。想著想著一條計謀上了心來。他馬上吩咐,在門前劄起臺子,在離臺子二百步遠的地方豎起了一個架子。那架子中間,吊上了一個銅錢,潘員外又叫人遍貼布告,誰能辦得到他說出的事,就把閨女嫁給他。

這一天到了,帶刀拿劍的,好多人前呼後應地,擁簇著潘員外上了臺子,坐到椅子上。臺底下,人山人海,年輕小夥子都從四面八方趕了來,爭著想得個俊俏媳婦。

到了時刻,潘員外傳下話來,第一樁,要在百步距遠,把箭不左不右地射進銅錢眼去。

穿綢的著緞的,什麽人也有,卻沒有一個人能把箭射進錢眼裏去。

黃河走了出來,不慌不忙,挽弓搭箭,只聽“颼”的一聲,箭像流星似地飛了出去,不左不右正射在銅錢眼裏。看熱鬧的一齊喊起好來。潘員外臉上變了顏色,又吩咐下來:第二枝箭要把第一枝箭從銅錢眼裏射出來。只聽又是“颼”的一聲,轉眼工夫,第一枝箭叫黃河射出的第二枝箭頂到地下去了。

看熱鬧的都看得直了眼,黃河面不改色,回頭望著潘員外,潘員外心裏雖是吃驚,卻想:“你就是神箭,這第三樁,你也沒法辦得到。”

他又吩咐道:“離開百步,一箭射下銅錢,還要把銅錢接住,不許它落地。”

誰聽了這個話,也目瞪口呆,潘員外明明是想耍賴,銅錢落地是個快的,隔著百步,什麽快腿也接不著。黃河聽了,知道潘員外是有意為難他,不覺一把怒火燒心,一扭身子,“颼”的一聲,一技箭向潘員外飛去。潘員外年輕時也練過武的,連忙把頭一偏,箭擦耳朵根子穿過去了。潘員外驚得差點從椅子上翻下來,連聲喊著:“給我拿下!拿下!”

臺底下的人都替黃河不平,忿忿地喊了起來。

這時,黃河低著頭從人縫裏擠了出來,向山上走去。他並不是害怕潘員外派人拿住他,他從來是箭不虛發,這次卻沒有射中,他覺得老大的丟臉。

他坐在山頭上,左思右想:“閨女愛我的武藝,愛我的本領,在那麽多人跟前,箭落了空,怎麽有臉見她。看來,還是我沒有把武藝練到好處。”

他站了起來,向深山裏走去,他打定了主意,要把武藝練得更強,好救出閨女來。

在深山中又沒個屋住,缺這少那的,風吹雨淋,不知吃了多少苦頭。過了將近一年啦,黃河不光箭練得更準,別的武藝也更強了。他想:憑他潘員外怎麽樣,也能把閨女救出來。第二天,他就動身往回走,恨不能一下子見到閨女的面。他什麽也不顧,直走了一上午。

到晌午的時候,覺得肚子餓了,周圍卻什麽野獸也沒有,不能打來解餓。

擡頭看看,一只鳥從東飛了過來,飛得那個高呀,細看才能看清。黃河一箭射去,那鳥滴滴溜溜地落了下來。他走到跟前一看,是一只大老雕。那老雕翅子撲拉了兩撲拉,看樣能帶箭飛走。黃河卻彎腰把它按住了。

老雕忽然開口說起話來:“好漢,你不要害我,你想知道什麽事,我都能告訴你。”

黃河問道:“潘員外把他閨女關在什麽地方?”

說著,就從老雕身上把箭拔了下來。

老雕說道:“潘員外逼著他閨女跟一個財主成親,她氣得跳樓死了。臨跳那陣,她大聲叫著:‘黃河!黃河!黃河啊......’”黃河聽了,好似半空裏一聲霹靂,心像大山崩裂一樣,他噗的一下坐在地上,淚珠子像泉水一樣湧了出來。

老雕飛到半空中,向下一看,黃河的眼淚流成了河水,汪洋一片,沖走樹木,沖走沙石,大浪翻滾地向東流去。

黃河成了“黃河”啦,黃河的水,總是浪滾翻天的,想往岸上泛濫,人家說,那是黃河心裏忿恨,那是黃河想靠近那個村莊,那是黃河想去找那個閨女。

董均倫江源記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