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振念·一顆美麗的瓶中蘋果-—評顏艾琳詩集《她方》

顏艾琳總是透過書寫來認識自己與這個世界,在《骨皮肉》詩集的序言她寫道:「因為很想了解自己、認識女人,於是寫下這樣一本可以暴露的成長記錄。」

在新詩集《她方》前言中又說:「詩以整個世界的狀態,召喚我;並且教育我的眼、耳、鼻、舌、身、觸、意去感知祂的存在,即是我自身的存在。」

透過書寫,顏艾琳觸撫了感官與心靈深處。 顏艾琳詩的題材是多元的,但她最為讀者所注意的毋寧是身體與情色詩,較早的《骨皮肉》和《點萬物之名》固然有許多這方面的題材,新詩集《她方》亦復如是。

論者早已肯定她這方面的成績,古繼堂說道:「顏艾琳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和敢揭皇帝遮羞布的勇氣,一登上詩壇便大膽的而潑辣地去掀那雖然美麗,但卻被視為禁區的、情慾的面紗。在她之前雖已有鍾玲、利玉芳等情慾詩的勇士,但顏艾琳並非步其後塵,而是踏荊棘為新路,踩荒漠為通途。在想像大膽,描寫真切,創作量豐富方面,她的前輩均無法相比。」(瀋陽春風文藝出版社顏艾琳《黑暗溫泉》詩集序)

陳克華在序《骨皮肉》時曾提到不要光注視顏艾琳的情色表白,因為這是對其作品解讀的窄化與誤解,筆者深以為然,因為顏艾琳的情色書寫,表現出強烈的女性自覺,顛覆以男性為中心的女性身體與情慾觀。女性的身體與情慾經驗,不再由男性的書寫來定義,而是由女性發聲,女性自主,用陳義芝的一段話來敘述顏艾琳的女性意識最為允當,陳義芝在〈從半裸到全開—台灣戰後世代女詩人的情慾表現〉中提到關於女性情慾在自主部分是著重氣氛、感覺及帶有神秘的成分,又提及女性情慾是既在肉體,更在心理,既在乎一套神秘語言,更在乎一些只有情人才懂得眼神及手勢,這種講究『半裸』的情態,與男性勇往直前、毫無遮攔的求歡訴求是不同的。(《中外文學》25卷7期)

顏艾琳的身體與情色詩是不可分的,是二而一的,有些詩雖單純描寫身體,但慾望已在其中,有些詩是身體與慾望(情色)兼具,但不管是哪一類型的詩,其實都是在逼視女性自身的書寫,在我看來,帶有十分濃厚的文化與社會意涵,已超越了文字表面的身體與慾望的描寫。所以筆者以為鄭慧如在《身體詩論》一書中謂顏艾琳的「身體論述是虛無的」(頁244),恐怕言重了,但她說顏艾琳和陳克華等人「堅持既定價值的崩潰」,我是完全同意的。顏顛覆了讀者對女性詩人甚至詩歌溫柔婉約的期待,在她的作品裡,葷腥不忌,經血、子宮、陽具、乳房不無常見,被父權體制污名化的女性生理現象,顏艾琳以詩筆為之正名。 誠如古繼堂所言,顏艾琳是個才華超凡的女詩人,她的許多詩想像都奇特得令人驚嘆。(前引文)

在《她方》之前,顏艾琳已有許多成功描寫女性情慾的詩篇,聲情兼具,《骨皮肉》中的〈淫時之月〉除詩題聳動外,想像奇崛,音調妥貼,大膽之外不失含蓄的詩意:「骯髒而淫穢的桔月升起了/在吸滿了太陽的精光氣色之後/她以淺淺的下弦/微笑地/舔著雲朵/舔著勃起的高樓/舔著矗立的山勢/以她挑透的唇勾/撩起所有陽物的鄉愁」。如果月亮為女性的象徵,則顏筆下的淫月已不是情慾被挖掘者,而是主動出擊。連續三個「舔著」的動詞,除了音調上複沓的效果,也凸顯女性在兩性關係中的主動。「吸滿太陽的精光氣色之後」一句,展現了女性在情慾上的野性與進取。

另外,後、樓、勾、愁等隔句的韻字,是顏艾琳詩作中少見對聲律的重視,這也是筆者認為這首詩聲情兼具的地方。最後,這首詩意象飽滿而明晰,桔月、太陽、雲朵、高樓、山勢、唇勾、陽物都能以具體指陳抽象,符合形象思維的詩歌美學。 另外一首值得一提的好詩是〈水性—女子但書〉中的〈沐〉:「道德是一件易脫的內衣/不過是貼己的褻物而已/年輕時就被慾望浸濕過的胴體/像株害羞的植物/只盡在自身裡演化著年齡/而遲遲不肯結些果子/即使花季逐年凋零/今年的花一如去歲的容顏/仍將貞操/再次複製」。

這首詩起句不凡,以論斷始,用的是險招,不是高手容易使詩走向議論,但顏艾琳以緊密的意象語言化解了危機,接下來的胴體、植物、果子、花季、容顏都扣緊詩題中的女子來寫,而脫衣浸濕等動詞又不動聲色的指向〈沐〉這一詩題,透過洗沐,女性有機會細細審視自己的身體與情慾,懷孕生育、年華老去等切身問題。 《骨皮肉》中最知名的一首,當屬〈瑪麗蓮夢露〉,雖然語言淺白,意象簡單,但聯想逸飛,由可口可樂的瓶子想到性感影星,更奇的是男人竟可藉由空瓶自慰射精,十足將男性意淫的本色消遣了一回。

《點萬物之名》詩集中,顏艾琳繼續了她在女性身體與情慾這一主題上的關懷,但所得有限,她似乎有意另闢戰場,也避免詩風與詩題的窄化,其努力是有目共睹的。身體與情慾的書寫,僅能算是點綴,如:「我寂寞地假想子宮的幽闇與遼闊。好,黑/(但那卻是久遠記憶中的回溯了)(〈黑雨季〉,頁20)「為了揮霍超載的慾望/也為了忘卻肉體/把自己/徹底割棄」(〈離索〉,頁25) 顏艾琳《點萬物之名》算是暫時忘卻了肉體。時隔三年,《她方》雖然書寫多元,最引人注目的卻仍是她對身體與情慾的書寫,而且數量不少。顏似乎忘情不了她最專長且使她突出詩壇的這一題材。《她方》的情慾詩,女性的自覺更加明顯,顛覆性別的意圖仍然存在。這一主題的詩,身體與慾望交互為用,寫身體而慾望已在其中,寫慾望則非肉體不為功。

〈溺〉一首寫兩性的慾望生滅猶肉體之浮沈:「男人 是水上的漂流物/當慾望淹沒肉體/細胞自身上大量流失;/融為水性的我/載著半/ 浮/ 半 沈 的他/往黑色的漩渦/捲溺下去…..(頁32) 〈安娜琪的房子〉有顏艾琳想像奇特的註冊商標:「任性的女主人搭配不同體味的情侶/彼此品嚐肉體的生猛快感/那時,因為出柙的情慾/所有的家具都變成野獸(頁33) 〈狩獵者身世〉中,只有情慾才是打開女性秘密的鑰匙:「一到了夜晚 月亮就賜予情慾盛開/令狩獵者增加魔性//於是,你將夢見我/以月光鍍滿身體/看著我透明而神秘地/在你面前施展開來;/任何一切女體的私密。(頁43) 〈太極行星〉中,肉體之下,潛伏的是慾望的火山:「我們的外在,是世紀末/頹廢鮮明的都會迷彩,/但,肉體的內涵/則退化為原始慾望的火山期」(頁93) 有時看似單純的身體描寫,其實慾望已在其中:「那人之前悄悄地來了,/打開我的身體/偷了最珍貴的密藏/還厚著臉皮邀我共享一切。」(〈我和那人之間的不可告密〉,頁13)「淫水 精液 腎上腺素/水,於床上完成一切回溯」(〈在不斷進化的夜裡〉,頁89) 筆者最看重的,其實是這類詩中的女性觀點,顏艾琳在詩中每每以女性獨特的生命經驗,敷寫被傳統道德所壓抑的情慾與身體,〈因為慾望之故〉可為典型,下引一段:

「因為慾望之故,/圓月召喚狼人現形/星群滂沱成淚海/花朵走入了香水瓶/女人傾聽紅色的潮汐/在平淡無奇的日子裡,/萬物安靜地完成/慾望的原形」 〈陰田〉也是女性才可能寫得出的作品,在「潮,過去了/而慾望才開始高漲」之後,顏艾琳的結論是:「女人是水/懷孕是田/孩子是鹽/美麗的月光是男人」 〈瓶中蘋果〉無疑是寫月經,但這首詩卻以甜美的意象顛覆男性對月經的污名,也從每月的輪迴中,寫出女性對生死的敏感:「是誰將蘋果/種在我的體內/每月每月,/它成熟著果實/沉沉落底在子宮中,/而我感覺滯重、暈眩/彷彿有什麼即將發生。//是誰賦予我敏銳的/生理天秤/那蘋果熟至腐爛/化為稠汁,/並且憤怒地、快速地/往下墜落/離開我的身體」(頁142-3)

如前所言,《她方》的題材絕不僅止於身體與慾望的書寫,顏艾琳一向在形式與語言上勇於實驗與創新,有些後現代的詩作,讓我想起陳黎,如〈因為愛情而說的話〉。

像〈口腔念珠〉這樣的詩,則又完全解構了詩的意旨,兼具文本拼貼與圖像詩的元素,成功與否暫且不論,但創新勇氣可佳。 顏艾琳近年來的詩作在情緒的節奏上掌握得不錯,但在形式的節奏上似乎已不再措意,這是我個人覺得可惜的地方。畢竟,中國現代詩有一部份承襲了傳統詩美學,而古典詩中「聲情兼具」的要求卻是國人詩歌審美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很希望再看到艾琳早期詩作如〈淫時之月〉中的聲調之美,不曉得這算不算說詩人的責備求全。(蔡振念教授教學部落2006/10/09 / 蔡振念(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