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前言

陈嘉庚(1874-1961)是一位领导时代潮流的华人企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及伟大爱国者。他创设企业,振业经济,倾资办学,培育人才,树立兴学典范。他团结华社,领导南洋华侨支援中国抗击日本之侵略,是著名的反战斗士。他一生追求进步,坚持正义,是值得后人学习的光辉榜样。

陈嘉庚,就是一个至今仍令人感动不已的名字!陈嘉庚为了教育事业、反侵略正义事业及爱国运动,捐出接近全部之财富。他不是当时南洋最富有者,但仅教育方面的捐款就达到一亿美元左右,成为那个时代的空前创举。更令人感动的是,他不惜变卖自己的房产来维持学校经费,其“出卖大厦,维持厦大”的壮举,至今为人传颂。他还举债办学,从1926年至1934年,他用厂房、地产、货物作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来支付厦大及集美两所学校378万元。

本文谨从商业、华团及人际关系网络视角,浅论陈嘉庚与巴生的“接触”,以及陈嘉庚直接或间接在巴生留下的历史印记。

(中國廈門集美學區)

 

2. 陈嘉庚在巴生的商业网络

陈嘉庚于1904年开自己创业,发展米粮、黄梨、树胶、船务、工业及制造业等各项业务。1906年,他适时向树胶业发展,奠定其在新加坡和东南亚工商界的辉煌业绩和地位。同年,他扩张米业,供应印度市场。他在泰国发展黄梨厂及米业,也在厦门设食品厂。他经营航运业,有两艘运输船。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陈嘉庚的商业王国已基本上建立,包括黄梨食品、暹米、树胶制造业、火锯板厂、抽佣代理及船运业等生意。

陈嘉庚于1922年收购马来半岛的九个树胶厂,其中一个就在巴生。 该厂后来 由其女婿李光前创立的南益树胶接办。 陈嘉庚于1922年在巴生开设黄梨罐头厂,直至1930年世界经济不景气时才结束营业。该黄梨罐头厂由吴福发于1934年接手经营。

马来亚大学历史学者邱家金教授在〈巴生城市发展(1870-1941)〉 一文中提及巴生华侨树胶制造厂厂主黄重吉在陈嘉庚的新加坡树胶制造厂结束业务时购买后者的机器

概言之,陈嘉庚在新马各地广泛投资树胶业、黄梨业及工厂,巴生是其中一个投资地点。由于巴生拥有港口,方便产品出口,因此巴生成为陈嘉庚商业投资的重要地点之一。

 

3. 陈嘉庚在巴生的华团关系网络

1925年,陈嘉庚的经济成就可说达到顶峰,拥有十余家工厂,15万英亩树胶园,80多间分布于全球五大洲50多个城市的分支机构及3万多名员工,早期业务包括树胶业、米业、黄梨业、运输业、糖果、饼干、巧克力、冰糖、木材、皮革、洗发剂、肥皂等,后期则以树胶园、欧盟胶品制造厂及树胶厂为重点。陈嘉庚无疑是那个时代的成功企业家。

陈嘉庚也是卓越的社会活动家。1910年,他参与由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新加坡分会,支持孙中山的斗争。1928年,也推动筹赈1925年山东济南五卅惨案的人道救济行动,并号召华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者对中国的侵略。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爆发,陈嘉庚发起及领导星华筹赈会,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南洋闽侨总会,新加坡华侨抗敌动员总会及南洋华侨机工的工作。他长期和持续领导的社会动员与救济行动促使马新各界人士和华团打破地域与帮派观念,进而同心协力为公共利益献力和捐助,影响了后来更多有识之士(包括华商)纷纷投入社会公共事业,包括文教事业在内。马新华人社会运动与筹赈文化之促成可说与“公、忠、诚、毅”之陈嘉庚精神的感召有莫大关系。

在巴生,陈嘉庚直接或间接涉及和发挥一定影响力的华团组织有华侨树胶公会(巴生树胶公会前身)、筹赈会巴生分会及巴生福建会馆。陈嘉庚在巴生设立树胶厂,与巴生同行一道于1920年组织巴双华侨树胶公会,并成为最初会员之一。该公会的《纪念碑序》(刻在大理石板上)由林采居(即林连玉)撰文, 该会于创办首12年里,除了为会员及行业谋利益,也拨款作为公益金不下20余万元,而用于教育方面者则占十之八九。筹赈会巴生分会配合新加坡南侨总会(陈嘉庚于1938年当选主席),进行筹赈中国难民的工作,获得巴生华团与群众的支持与响应。

巴生福建会馆更是陈嘉庚与巴生华团的关系网络重点。陈嘉庚本身是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1928-1949年),他与马来半岛各地的福建会馆建立了紧密的同乡组织网络。陈嘉庚与巴生福建会馆的渊源还在于他是该会馆于1927年设立建业基金的发起人之一,与吴福发、叶德建、苏法聿、李绍叠、林文敏和姚金榜首献巨金以为号召。陈嘉庚与巴生福建会馆等巴生华团的关系网络对支援社会运动及中国抗日救亡工作都有极大帮助。陈嘉庚的照片目前仍高挂在巴生福建会馆礼堂中及新设立的历史走廊内,以缅怀这位给后世留下光辉典范的先贤。

总而言之,陈嘉庚与巴生华团(包括商业与社会组织)有紧密的关系网络,以服务当时特定的商业和社会运动的需要。

 

4. 陈嘉庚在巴生的人脉关系

陈嘉庚之高风亮节人格和公而忘私精神是儒商之典范,各界人士受到他的精神感召亦加入社会公共事业,以参与和支持公共事业为荣,以直接或间接和陈嘉庚共事为荣。陈嘉庚在巴生有厂房,有生意业务,有不少好友,也参与华团和同乡的活动,受其言行影响的巴生人自然也不少。

陈嘉庚企业集团的班底中有所谓的“四女婿、四儿子、七伙计”, 他们都深受陈嘉庚经商与做人之影响,在业务上有突出的表现,其中多人后来自行创业,发挥经商之雄心壮志,包括前雇员及女婿李光前、前雇员及族亲陈六使与前雇员黄重吉等。李光前与黄重吉的业务区域包括巴生在内,例如李光前企业集团在巴生有南益树胶厂及南益油厂,黄重吉企业集团在巴生有华侨树胶制造厂、钟有限公司(制造胶鞋胶品)等工厂及公司。他们都是陈嘉庚的战友和支持者。

黄重吉与陈嘉庚有深厚交情,政治理念与为人都有共同点,包括热心推动华文教育。在巴生,他们是树胶业同行,福建籍同乡,更是筹赈会的亲密战友。陈嘉庚于1938年领导南侨总会,推动各地成立筹赈会,黄重吉给予全力支持,出任雪兰莪筹赈会常务委员及巴生筹赈会分会领导。巴生采用主席团制度,主席成员有岑业良、吴福发、苏万泉,总务是刘碧海、陈俊乾,他们都是当时巴生华社及商界翘楚。巴生人以行动来响应南侨总会及陈嘉庚之呼吁与领导。

陈嘉庚在巴生有良好的人脉,与巴生华社各界领袖有多重网络联系,包括业缘、地缘及血缘等联系。陈嘉庚落实“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理念,是儒商典范人物及华商学习榜样。陈嘉庚业务繁忙,并非长期在巴生活动,但他的创业精神、公而忘私的崇高人格给巴生华社留下深远之影响,也是新一代巴生人所应珍惜的宝贵精神文化遗产。

 

5. 结语

陈嘉庚一生多姿多彩,他是一位结合中西经营方式的商界奇才,他不仅仅有经济利益方面之关怀,还有价值关怀,一生追求进步和正义,是华社的儒商典范,带动了一批又一批具有雄心壮志的社会企业家,包括巴生的企业界翘楚。

陈嘉庚的经济兴国、教育兴国及投身社会正义运动之思想和实践至今仍有极强的现代意义,值得世人传承和学习。

陈嘉庚在巴生的商业及社会实践是他人生事业和精神文化遗产的一部分,是巴生华人社团与各界人士(包括学界和学府)应加强学习和努力汲取的文化资源。我们期盼华团在推动陈嘉庚精神及资助“陈嘉庚研究”工作方面作出更大的贡献。 



* 刘崇汉,华人史资料站负责人。

编辑部:〈为什么我们至今为陈嘉庚感动不已〉,载《八闽侨声》双月刊第五期,2013年10月,页5。

刘崇汉:〈陈嘉庚在巴生〉,巴生中华总商会及巴生福建会馆联办“陈嘉庚在巴生”交流会演讲稿,2012年5月12日。

陈育崧:《椰阴馆文存补遗》,新加坡:南洋学会出版,1983年。

陈嘉庚公司于1934年收盘时,该厂由南益树胶厂租用。

根据口述资料,该厂位于今巴生中路(Jalan Meru)黄美才商店区(离中路口约一公里)。

Khoo Kay Kim, “Bandar Klang: Perkembangan 1870-1941”, in “Klang 1890-1900: Sejarah dan Pentadbiran”, published by Pejabat Daerah dan Majlis Perbandaran Klang, 1990.

同注6,页80。

作者按:黄重吉是陈嘉庚前雇员,也是陈嘉庚的景仰者与支持者,两人又分别是吉隆坡及新加坡福建会馆的领导人,因此不论在商业、方言群、乃至支援中国抗战救亡运动领域,他们都是看法较一致、关系非比寻常的“同路人”。

刘崇汉在第六届全国永春领袖培训营主讲〈陈嘉庚、李光前与黄重吉其人其事〉讲稿内容部分(2013年11月16日至17日,马六甲)。

同注9。

林连玉从集美师范毕业,校主是陈嘉庚。林连玉南来后曾三次与陈嘉庚会面,也与巴生华侨树胶制造厂厂主黄重吉熟悉,碑文立于1931年。同年,林连玉在巴生共和小学任教四个多月。

李培德:〈华商跨国网络的形成、延伸和冲突——以胡文虎与陈嘉庚竞争为个案〉,载《华人国际学报》第四卷第一期,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华语言文化中心等组织联合出版,2012年,页58。

Views: 8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