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文:記憶裡的虛與實.中文吉蘭丹歌謠比賽

他們後來得了最佳Awak-awak獎(Awak-awak是Dikir Barat的一群伴唱者),因為他們有一段花式表演練得不錯。

我教的五班學生,最後有四班得獎。除了這班得到最佳Awak-awak的OM班,還有兩個安慰獎和一個第三名。寶貝班輕輕鬆鬆練習和表演,出場時每人還拿著一把扇子遮著半張臉,剩下一雙眼睛。男女Tukang Karut穿著藍色新人禮服,顯得特別可愛。男的叫Hazlami,女的叫Zana。

Hazlami唱歌的表情特別搞笑,右手拿麥克風,左手拿著扇子,邊唱歌邊擺動身體。

我和上司在臺下觀看,上司笑呵呵地說:“哈哈哈,那個女的一直在偷笑,一定是‘頂唔順’那個男的,他太搞笑了!”他們表演完畢後,司儀還在臺下開玩笑:“嘿,剛才有兩位新人逃跑了,有誰看見他們嗎?”

另一班得安慰獎的也有點“離奇”。比賽前某一晚,我在網球場看他們練習,我建議他們增加演出的內容,因為實在是太短了,沒有到比賽所規定的十分鐘。

結果比賽當晚,他們還是照原來的樣子演出,但是有“壓軸”,那就是叫Zeck帶領全體唱新年歌曲《恭喜恭喜》。因為Zeck是卡達山人,會講華語。新年歌是我不久前剛教的。這是令我傻眼的一組人,但是還可以得到安慰獎。


按Dikir Barat規矩演出…

得了第三名的班級,學生都非常聰明,他們是唯一一班我認為比較像大學生的班級。

儘管他們只有19、20歲,但是每次我吩咐他們做事,我都不需要操心,只要我給指令,他們會自動把很多細節做好,獨立完成任務。這次也不例外,他們都是自發地安排練習,按著Dikir Barat的規矩演出。

有不規矩的Dikir Barat嗎?有的。有些班級的演出好像歌舞劇一樣,我頓時明白為何比賽簡章要列明:保有70%傳統Dikir Barat的形式。為比賽講評的評判是從事藝術工作的馬來同事,他在臺上致詞說:“如果吉蘭丹人看到你們今天的演出,我想他們會哭泣。”他特別強調,演出形式的正統和典雅。

                                                                                  (Photo Credit:http://www.edinburghmalaysian.co.uk)


突然想起我那些得獎的班級,也許就是因為他們夠“規矩”。

Dikir Barat我是常在電視和網絡上看到,Dikir Barat Mandarin其實是我第一次見到,後來在網上查詢,還有Dikir Barat Arab、英文的Dikir Barat,我才知道現在已經有那麽多語言演出了。

第一次讓學生參與這樣的活動,大家玩玩、拍照、長見識,特別是看他們穿馬來傳統服裝,真是好看。大家開開心心,這活動也就那麽過去了,第二天上課,學生還在哼唱他們的歌謠呢!(收藏自03/31/13中國報)

Views: 8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