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33)

師父坐在上面入定,徒弟坐在東一首入定,徒孫坐在西一首入定。正是:

 

蕭寺樓臺對夕陰,淡煙疏霧散空林。 

風生寒渚白蘋動,霜落秋山黃葉深。 

雲盡獨看晴塞雁,月明遙聽遠村砧。 

高人入定渾閑事,一任縱橫車馬臨。

 

卻說張天師收了雲霧,卸卻草龍,落將下來,撇過五臺山,竟投文殊師利的古寺而來。才進得寺門,天師高聲叫道:“聖旨已到,和尚們快排香案迎接開讀。”只見走出一幹僧人來,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長長矮矮,一個人一個白瓢帽,一個人一身麻衣,一個人腰裏一條草索,一個人腳下一雙草結的履鞋,大家打夥兒擡著佛爺爺面前的一張供桌,就是佛爺爺座前的花瓶,就是佛爺爺座前的香爐,迎接聖旨。天師大怒,罵說道:“你這和尚家,這等意大,你們終不然不服朝廷管罷。”眾和尚說道:“怎麼說個不服管的話?”天師道:“既是服管,你寺裏還有一個為首的僧人叫做個金碧峰,怎麼不來迎接?你們這些眾和尚,怎麼敢這等披麻帶孝出來?”眾僧說道:“欽差老爺息怒,實不相瞞,金碧峰是我們的師祖師父,我們是他的徒子徒孫。”天師道:“他怎麼不來迎接聖旨?”眾僧說道:“他前日來到南京,和欽差老爺賭勝,受了老爺許多的氣,回來本寺,轉想轉惱,不期昨日三更時分,歸了西天。”天師道:“你看他這等的胡說!他是個萬年不能毀壞之身,怎麼會死?”眾僧說道:“欽差老爺不信,現今停柩在方丈裏面。”天師心上卻有幾分不信,拽起步來,望方丈裏面竟走。 

走進方丈門來,果真的一口棺材,棺材蓋上釘了四個子孫釘,棺材頭上搭了一幅孝幔,棺材面前燒了一爐香,點了兩枝蠟燭,供獻了一碗齋飯。天師見之,大笑了一聲,說道:“金碧峰不知坐在那裏,把這個假棺材反來埋我哩!”眾僧道:“棺材怎麼敢有假的?”天師道:“既不是假的,待我打開來看著。”說聲:“打開來看著。”嚇得那些僧人面面相覷。天師心下越加狐疑,叫聲:“著刀斧過來。”連叫了兩三聲。眾僧人沒奈何,只得拿刀的奉承刀,拿斧子的奉承斧子。天師叫聲:“開棺!”沒有哪個和尚敢開。天師叫著這一個開,這一個說道:“我是個徒弟,敢開師父的棺材?”叫著那一個開,那一個說道:“我是個徒孫,敢開師公的棺材?”天師看見你也不開,我也不開,心裏全是疑惑,自家伸出手來,舉起個斧子。好個天師,兩三斧子,把個棺材劈開來了。開了看時,佛家有些妙用,端的是個金碧峰,條條直直,睡在裏面。天師道:“敢是活的睡在裏面謊我們?”伸只手到裏面去摸一摸,只見金碧峰兩隻眼閉得緊如鐵,渾身上冷得冷如雪,果真是個死的。天師心上又生一計,說道:“怕他敢是個閉氣法?我若是被他籠絡了,不但辜負了數千里而來,且又便饒了他耍著寡嘴。我不如索性加上他一個楔,免得個他日噬臍,悔之無及!”

 

只見眾和尚說道:“欽差老爺,你眼見的是實了,俺們師父果真是個死屍麼?”天師面上鋪堆著那一片假慈悲來,說道:“我初見之時,只說是個假死,哪曉得真個是他死了。他今停柩在家不當穩便,我和你埋了他罷。”眾和尚說道:“怎麼要欽差老爺埋我們的師父哩?”天師道:“你們眾人有所不知,你師父在南京與我賭勝之時,蒙他饒了我的性命,我卻無以報他活命之恩,是我就在法壇之下大拜了他四拜,拜你老爺為師。今日你們的老爺歸天,我該有一百日緦麻之服。我有服的師弟,肯教他暴露屍骸,死而不葬?故此你們也趁我在這裏,大家安埋了他,豈不為美!”天師是個欽差,他說的話哪個敢執拗?只得是奉承他二八分。眾和尚說道:“但憑欽差老爺。”內中有個不開口的,各人有各人的忖度。天師道:“你這個禪寺,可有一所祖隴麼?”眾和尚道:“有一所祖隴。”天師道:“在哪裏?”眾和尚道:“就近在山門左側百步之內。”天師道:“傍祖安葬,這也是個人情之常。”眾和尚道:“但憑欽差老爺就是。”天師道:“我與你三五個知事的,先到祖隴上定個向,點個穴,誅個茅,破個土,築個坑,砌個壙。你眾人在寺裏,照依每常舊例出殯而來。”天師領了幾個和尚,先到祖墳上去了。其余的這些和尚,在寺裏敢違背了天師的號令?只得擡出柩來,哭了幾聲師父,動了幾下響器,列了幾對幢幡,張了一雙寶蓋上來。 

卻說天師到了那祖墳上,親自點了一個穴,直點在祖墳後高岡之上。眾和尚道:“恐怕忒上了些,於天罡有損。”天師道:“碧峰老爺他不比甚麼凡僧,埋得高,才照得西天近。”及至築坑砌壙,天師站著面前,吩咐工人方圓廣闊止用三尺,直深卻用一丈。眾和尚道:“欽差老爺,這個坑卻築得有些不尷尬。”天師道:“你們有所不知,碧峰老爺是個聖僧,葬埋之法自與凡僧不同。”及至紖棺入土,天師又揭開棺材來,看了長老的屍首,他便親手紖著,把個棺材頭先下,棺材腳向上,倒豎著在那坑裏。眾和尚道:“欽差老爺,這卻不是個倒埋了?”天師道:“你們都是些俗人之見,有所不知。把他的兩腳朝天,卻不是踏著雲,躡著霧,輪動就是天堂?若是兩腳朝地,起步就蹉了地獄。我這個都是葬埋聖僧之法,載在典籍,你們莫嫌知事少,只欠讀書多。”眾和尚也只有家主僧心裏好笑,其余的心裏吃惱。好笑的心上解悟,說道:“天師空費了這一段心機。”吃惱的不曾解悟,說道:“天師不該這等樣兒待我師父。”怎麼家主僧心上解悟?原來碧峰長老預先曉得天師到來,預先曉得天師來時有個不良之意,故此叫過家主僧來,附耳低聲,教他見了天師,只說是師父死了;又曉得天師不肯準信,教他到山門之外鄰居家裏,借了一口壽材,停柩在於方丈之內;又曉得天師一定要開棺驗屍,又教他把師父的九環錫杖,安在裏面;又曉得天師要倒埋他,教他不要違拗,憑他怎麼樣兒處分。這都是將計就計,佛爺運用之妙。 

碧峰長老領了一個徒弟,又一個徒孫,坐在海潮殿上,高張慧眼,瞧著那個天師那麼鬼弄鬼弄,猛然間大發一笑,說道:“喜得我還是一個假死,若是真死,卻不被他倒埋了我!”非幻道:“倒埋了卻待何如?”長老道:“自古說得好,大丈夫頂天立地,終不然頂地立天。”雲谷道:“我和你怎麼樣兒處分他?”長老道:“有個甚樣兒處他?我和你先到南京,見了聖上,教他個一籌不展,滿面羞慚。”好個碧峰長老,金光一聳,帶著徒弟徒孫,直沖南京,來見聖上。 

張天師還不解其中的緣故,倒埋了碧峰,服了這口氣,心上老大的寬快。即時間出了文殊寺,離了五臺山,諷起真言,宣動神咒,跨上草龍,雲慘慘,霧騰騰,起在半天之中,竟轉南京而來。

 

卻說五更三點,萬歲爺升殿,文武百官進朝。正是:

 

月轉西山回曙色,星懸南極動雲霄。 

千年瑞鶴臨丹地,五色飛龍繞赭袍。 

閶闔殿開香氣杳,昆侖臺接佩聲高。 

百官敬撰中興頌,濟濟瑤宮上碧桃。

 

卻說萬歲爺升殿,文武百官進朝。碧峰長老到了南京,收了金光,把個徒子、徒孫安頓在會同館裏,自家竟到午門外來聽宣。只見萬歲爺和那文武百官,商議了幾宗國事,裁定了許多朝政。黃門官奏道:“前日在雲路丹墀裏面和張天師賭勝的和尚,戴著瓢帽,穿著染衣,一手缽盂,一手禪杖,站在午門之外,口口稱道聽宣。”聖旨道:“宣字輕了些。不可說宣他,只可說請他。”當駕官傳旨道:“請長老進朝。”那長老照舊時大搖大擺,擺將進朝,見了聖駕,也不行禮,只是打個問訊,把個手兒略節舉了一舉。朝廷待他比初見時老大不同,著實是十分敬重他了,請到金鑾殿上,賜他一個繡墩坐下,稱他為國師,說道:“朕有金牌淡墨,差著天師前到國師的大剎禪林,可曾看見麼?”長老道:“說起天師來,一言難盡。”萬歲爺道:“怎麼叫做一言難盡?”長老道:“天師雖則是受了欽差,賫了旨意,捧了金牌,來到貧僧荒寺。這都是萬歲爺的鈞命,他也是出於無奈。若還他的本心,到底是個敬德不服老。貧僧深知其心,是貧僧略使了些小手段,教小徒以生作死回了他。他開了貧僧的棺,驗了貧僧的屍,他就趁著這個機會兒,把貧僧倒埋了,才下山來。”萬歲爺道:“這個怎麼使得!埋人不如埋己。”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