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維諾《帕洛馬爾》3.2 沉思·處世待人(中)

2、談同年輕人生氣

在這個老年人看不慣年輕人,年輕人看不慣老年人,相互不能容忍已經達到極點的時代,老年人的一切活動便是為了收集話柄,準備有朝一日數落這些年輕人,而年輕人則窺測時機,要證明老年人愚昧無知。帕洛馬爾先生真不知該說什麼。即使有時他想插話吧,也無法啟口,因為雙方都那麼固執己見,不願聽他那連他自己都不甚明白的道理。

其實他並不是想闡明什麼道理,只是想給雙方提些問題。他知道,誰講話時也不願意離開自己的思路去回答別人的問題,因為那些問題是別人的語言,會迫使你採用別人的語言來重新思考你已經思考過的東西,使你陷入陌生的領域,不能駕輕就熟。他很願意別人給他提問題,然而他也一樣,有些問題他喜歡,有些問題卻不喜歡。他喜歡的問題,他願意回答,說出他想說並且能夠說的話。他什麼時候才能夠說出這些話呢?那得有人請問他,請求他講出那些話。可是,誰也未曾想到要向他請教什麼。

事情既然如此,帕洛馬爾先生只好自己來細細體會對年輕人講話的困難。

他在心裡想道:「困難在於我們和他們之間有一條無法填平的鴻溝。在我們這輩人與他們那輩人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破壞了生活的連續性,使我們之間失去了共同的參照物。」

繼而他又想道:「不對,困難在於我要譴責他們,批評他們,鼓勵他們或者勸誡他們時,我總是想,年輕時我若受到這種譴責、批評、鼓勵或勸誡,我也不願意聽。時代變了,人的行為、語言、習俗都相應發生了很大變化,可我年輕時的思想與現在的年輕人的思想差別並不大,因此,我無權對他們講話。」

帕洛馬爾先生長時間在這兩種考慮問題的方式之間徘徊。最後才得出結論:「這兩種立場之間不存在矛盾。一代人與一代人之間的連續性被瓦解是由於生活經驗無法傳遞,是由於不可能使年輕人避免我們已經犯過的錯誤。兩代人之間的代溝來自他們的共性,正是由於這種共性他們才週期性地重複同一生活方式,猶如動物的種屬不斷繼承與傳遞它們那生物學上的本能一樣。我們與年輕人之間的真正差別,是時代帶來的不可逆轉的變化發生作用而產生的結果,也就是說,是我們歷史地留給他們的遺產。我們應該對這份遺產負責,即使留下這份遺產並非出自我們的自願。因此,我們沒有什麼值得教導他們的。他們生活之中類似我們生活方式的地方,我們無法施加影響;他們生活之中打著我們的烙印的地方,我們卻不願承認自己的過錯。」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