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0)

他抱著石板,想了半天,啊,有主意了!在石板的那邊畫上一隻眼,豈不是湊成兩隻!對!於是將石板翻過來,畫上一隻眼,很圓,頗象個小圓糖豆兒。

畫完了,把石板放在地板上,自己趴下學兔兒:東聞一聞,西跳一跳,又用手前後的拉耳朵,因為兔耳是會動彈的。跳著跳著把妹妹跳醒了。

“幹什麽呢,二哥?”仙坡掀起帳子問。

“別叫我二哥了,我已經變成一個小兔!看我的耳朵,會動!”他用手撥弄著耳朵。

“來,我也當兔兒!”仙坡光著腳下了床。

                                                                  (新加坡1950年代黑橋頭的街景)

“仙!兔兒有幾隻眼睛?”

“兩隻。”仙坡蹲在地上,開始學兔兒。

“來,看這個。”小坡把石板拿起來,給妹妹看:“象不象?”仙坡點頭說:“真像!”

“再看,細細的看。”他希望妹妹能挑出錯兒來。“真像!”仙坡又重復了一句。

“幾隻眼?”

“一隻。”

“小兔有一隻眼睛行不行?”他很得意的問。

“行!”

“為什麽?”小坡心裏說:“妹妹有點糊塗!”“三多家裏的老貓就是一隻眼,怎麽不行?”

“不行!貓也都應當有兩隻眼,一隻眼的貓不算貓,算——”小坡一時想不起到底算什麽。

幸而仙坡沒往下問,她說:“非有兩隻不行嗎,為什麽你畫了一隻?”

“一隻?誰說的?我畫了兩隻!”

“兩隻!那一隻在那兒呢?”

“這兒呢!”小坡把石板一翻過兒,果然還有一隻圓眼,象個小圓糖豆兒。

“喲!可不是嗎!”仙坡樂得把手插在腰間,開始跳舞。小坡得意非常,又在石板上畫了只圓眼,說:“仙,這只是給三多家老貓預備的。趕明兒三多一說他的老貓短著眼睛,咱們就告訴他,還有一隻呢!他一定問,在那兒呢?咱們就說,在石板上呢。好不好?”

“好!”仙坡停止了跳舞:“趕明兒我拿著石板找老貓去。見了它,我就說,我就說,”她想了一會兒:“瞎貓來呀!”“別叫它瞎貓,它不愛聽!”小坡忙著插嘴,“這麽說,貓先生來呀?”

“對了,我就說,貓先生來呀!沒有給你帶來什麽好吃的,只帶來一隻眼睛,你看合式不合式?”

“別問它,石板上的眼睛也許太大一點!”小坡說。仙坡拿起石板,比畫著說:“請過來呀,瞎——呸,貓先生!它一過來,我就把石板放在它的臉前面。聽著!忽——的一聲,這只眼便跳上老貓臉上去,老貓從此就有兩隻眼,你看它喜歡不喜歡!”

“也不一定!”小坡想了想:“萬一老貓嫌有兩隻眼太費事呢?你看,仙,有一個眼也不壞,睡覺的時候,只閉一隻,醒了的時候,只睜一隻,多麽省事!尤其是看萬花筒的時候,不用費事閉上一隻,是不是?”

“也對!”仙坡說,並沒有明白小坡的意思。

“吃粥來——!”媽媽的聲音。

“仙還沒洗臉呢!”小坡回答。

“快去洗!”媽媽說。

“快來,仙!快著!”小坡背起妹妹,去幫著她洗臉。洗了臉回來,父親母親哥哥都已坐好,等著他們呢。小坡仙坡也坐下,母親給大家盛粥。

小坡剛要端碗,母親說了:“先給父親磕頭吧!”

“為什麽呢?”小坡問。

“今天是你的生日,傻子!”媽媽說。

“鞠躬行不行?”

“不行!”媽媽笑著說。

“過新年的時候,不是大家鞠躬嗎?”小坡問妹妹。妹妹看了父親一眼。

“非磕頭不可呀!新年是新年。生日是生日!養活你們這麽大,不給爸爸磕頭?好!磕!沒話可說!”父親說,微微帶著笑意。

小坡不敢違背父親的命令,跪在地上,問:“磕幾個呢?”“四八四十八個。”仙坡說。

“磕三個吧。”媽媽說。

小坡給父親磕完,剛要起來,父親說:“不用起來,給媽媽磕!”

小坡又給母親磕了三個頭,剛要起來,哥哥說:“還有我呢!”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