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和風在船尾吹送,我們的船嗡隆嗡隆地繞過英國的海角,不久便沿英吉利海峽南下了。

我覺得,對那些從沒親眼目睹過的人來說,沒有比英吉利海峽更壯觀的了。它是全世界的海上通衢。世界各國的船只都在這里南北穿梭,有荷蘭的,有英格蘭的,有委內瑞拉的,甚至還有美國的。

中國平底大帆船來來往往。戰艦、摩托艇、冰山和木筏子隨處可見。要是我再補充一點,讀者便可想見海峽的恢宏氣象了:厚厚的濃霧籠罩海面,簡直把整個海峽都給蒙住了。

現在我們已在海上航行了三天。我開始時那種暈船的感覺漸漸消失了,而且對父親也想得少些了。

第三天早上,比爾吉船長下到我的艙房來。

“布洛哈德先生,”他說,“我得提醒你,要加倍小心。”

“發生了什麽事?”我問道。

“大副和三副都從船上掉到海里去了。”他很不自在地說,同時避開我的眼睛。

我裝出心安理得的樣子,說:“沒關系,先生。”可我內心卻禁不住犯疑,總覺得大副、三副在同一個晚上落水有點蹊蹺。

無疑其中準有某種奧秘。

兩天后的早上,船長又帶著上次那種躲躲閃閃的、不自在的神情出現在餐桌邊。

“又有什麽不對勁的事嗎,先生?”我問道。

“是的,”他回答說。他一邊強裝鎮定,一邊用手指把一個煎蛋捏來捏去,他神經質地捏得那麽用力,幾乎把蛋捏成了兩半——“很抱歉告訴你,我們的水手長又沒了。”

“水手長!”我驚叫道。

“是的,”比爾吉船長說,顯得平靜了一些,“他摔到海里去了。這事兒我也有點責任。事情發生在今天早晨。當時我叫他探身子去察看一座冰山,我用雙臂抱著他,結果,老實告訴你,純屬偶然——我讓他掉進了海里。”

“比爾吉船長,”我問道,“你采取了什麽措施救他嗎?”

“至今沒有,”他不自在地回答說。

我目光直直地看著他,但什麽也沒說。

十天過去了。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