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驥才《人類的敦煌》(2)

(王道士鑽入密室竊取文書經卷的畫面)

斯坦因趕到莫高窟,不巧王道士化緣去了。

當他第一眼看到大漠上這數百個洞窟燦爛奇異的壁畫,頓時被驚呆了。


任何一個人初次接觸莫高窟壁畫,都會受到這樣強烈的震動。藝術史家米爾德里德·凱布爾止不住心中的激動,贊美它是“沙漠中一個偉大的美術館”!

這里的壁畫—中國審美之強烈,印度河流域藝術精神之優雅,西域文明之絢爛雄健,兼而有之;比斯坦因先前在新疆看到的任何石窟藝術都更加壯麗與神奇了。

然而,對斯坦因更有吸引力的還是遠遠那間在三層樓閣下的藏寶的密室。從王道士居住的下寺的院中擡起頭來,透過稀疏的樹隙還能看見那緊鎖的門。


(從下寺望第16號窟)


幸運的斯坦因從一個小和尚手里看到一件密室藏品。這是一件長達十五碼的古代手稿長卷,極為精美,又保存得相當完好。這更堅定了斯坦因非要把他那頑強的腦袋伸進密室徹底看個清楚的決心。

他必須耐心等待王道士歸來。在這段時間里,他正好可以進行原計劃中的工作。沿著荒廢了的漢長城的烽燧線,去翻檢歷史遺落在戈壁大漠上的一個個垃圾堆。

考古學把垃圾堆稱作灰層或文化層。斯坦因是發掘灰層的行家。他幾乎從每一個灰層里都找到了遠在紀元初的珍貴文物。

但是這比起一個月後見到的莫高窟密室那批寶藏,卻是天壤之別了。

王道士給斯坦因第一個印象是—

一個很古怪的人,十分膽小,偶爾帶有狡詐的表示又絕非膽大……總之,他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

這時斯坦因已經聽說,甘肅省府衙門將這批古物就地封存,由這個王道士管理。對於他這個外國人,要想走進那間密室恐怕絕非易事了。

事情真的有些不大美妙。在斯坦因借口去附近一個寺窟拍照時—


我忍不住看一眼通向密室的那個洞門。我上次來的時候,密室狹窄的入口是用粗糙的木門鎖著的,而現在令我沮喪的是已經完全用磚砌上了。

但是他很沈得住氣,一切事情都由善於隨機應變的蔣孝畹出面,去同王道士周旋,設法看到這批秘不示人的寶物。但是打起交道來確實很艱難……

斯坦因冷靜地觀察到,這位行伍出身的道士,居然節衣縮食,用個人節省以及行腳僧式苦苦化緣得來的錢,去清理堵塞石窟的流沙,開掘通道,還為信男信女們修復這些傾圮已久的求神拜佛的場所。盡管油紅漆綠、塗金抹銀,鄙俗不堪,他本人卻充滿一種宗教的異乎尋常的熱誠與真誠的使命感。

蔣孝畹認為這個半文盲的道士是個無知之徒,只能用錢收買。斯坦因的感受卻不同。他判定王道士是個—

一身兼有宗教的熱情、愚昧的天真以及對自己的目標,能夠採用各種聰明手段並堅定不移的道人。

僅僅依靠錢是無濟於事的。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