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驥才《人類的敦煌》(16)

當外來文化進入一個民族,並被這個民族所消化,它不是一個直線過程,也不會一次完成,它必然要經過反反復復的往還,這“往還”離不開絲綢之路,中外交流的大背景,還有交流的力量與廣度。

1996年山東青州考古的重大發現—龍興寺石造像中,有一尊佛像的袈裟上,竟然畫著波斯商人牽著駱駝。青州發掘的北齊墓主畫像石上,也有相同的內容,甚至出現與當時的漢人洽談生意的羅馬商人的形象。東西方交流一直伸延到山東大地,可見絲路在當時中國的深入與貫通。


(青州市博物館藏北齊《駱運圖》、《貿易洽談圖》。龍興寺石造像)


文化在這條大道上更是通行無阻。

文化的相互碰撞與影響勢所必然。

人類文化的進程,從來就是各個文化之間相互沖突,借用,營養而不斷再造自己的過程,只有這樣反復的往還才會呈現多彩多姿、紛呈不已、持續繁榮的一道道風景。敦煌藝術正是一直積極地接受外來文明,才使自己的生命史不斷呈現奇跡。

從西域和中原,我們看到了人類文化往還不已和開闊寬廣的腳步。

一種羽人與天人共舞的歷史大融合已經形成,一個佛教及其藝術中國化的大趨勢已經確定不移,莫高窟等待著隋唐的時代更加絢麗多姿的高潮的到來。


(朦朧抽象和華麗流動的隋唐壁畫)



女性的菩薩


頭頂白雪的祁連山下,繁華盛茂的場面,中古時代的集市,各色奇裝異服,各樣誘惑人的物品。那些往來穿梭的人們,衣帶華美,裹錦披綢,佩玉戴金;金玉相碰,清脆有聲。伴同這畫面的是河西鼓樂,兼有西域風情。

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一次大規模國際交易會,堪稱“萬國博覽會”。它不是在東南沿海—當時東南沿海還是荒蕪和寂寞的不毛之地;這是開闊而暢達的河西走廊上的張掖。


(金張掖與銀武威的風光。張掖在河西地圖上的位置)


一輛龍車的巨輪緩緩滾動。華蓋上的絲毯、流蘇與飄帶在風中飛動。隨從者有百工與僧道。龐大的隊伍在煙土中展現出繁密而隆重的景象。

公元609年,隋煬帝發自長安,渡黃河,過星嶺,越浩門川;當年六月,直抵甘州,親自參加這次國際交易會。這在古代中國幾乎是不能想像的事。

西域諸胡,迎候道旁;張掖仕女,盛裝縱觀,絲竹管弦,又歌又舞,在筆直的河西大道上,這夾道歡迎的隊伍綿亙了數十里。

獨異的細節點化出迷人的、富於歷史魅力的畫面。

為了這次交易會,隋煬帝作了周密布置。他先派遣吏部侍郎裴矩到河西招引胡商,聯系西域諸國,並邀請高昌王麹伯雅、伊吾土屯設等各國君長赴會,屆時與隋煬帝會見。隋煬帝還明令涼州人在交易會期間,必須車馬鮮麗,衣飾一新,以迎賓客。交易會獲得了空前的成功!西域二十七國派來代表,聲勢浩大,焚香奏樂,朝覲煬帝。統一了中國的隋王朝真是強大無比!

隋煬帝與高昌王麹伯雅在陳設豪華的觀風行殿(一種可以拆裝的活動宮殿)內放情暢飲。樂隊演奏九部樂。

正是這次見面獲得的好感,使得三年之後,隋煬帝把自己的女兒華容公主嫁給這位西域權貴。將公主遠嫁給異邦君主,是那個時代與鄰邦建立友好關系的最高明的外交手段。


(隋唐壁畫中西域諸國的人物形象。莫高窟第417窟。金光明經變畫似與煬帝西巡有關)


由此看來,隋煬帝與當年的周穆王西行決然不同。他不是發自夢想的浪漫之行,而是一次務實的經濟行為。

隋文帝楊堅和隋煬帝楊廣都是雄才大略的人物。他們都遵循漢武帝以來的富國之道—把打通絲路,經營西域,加強中外交流,促進中原繁榮,作為他們堅定的國策。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