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燈光比想像中要強許多。平時窗外透進來的日光或室內照明照不到的暗處,也全暴露在這強光下,原本沒留意到的髒汙頓時映入眼簾。香織心想,早知道就掃乾淨點,但已太遲。雖然對方答應後制時替臉部打上馬賽克,她卻說不出“別拍室內”。就方才聽到的工作人員對話,拍攝屋況也是他們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

“所以,妳不曉得他在工廠發生意外嗎?”女采訪員發問。她一頭長髮束在腦後,從面貌看來,個性相當強悍。

“是的,他只告訴我,回家途中不慎滾下階梯受傷。”香織老實回答。

“當時他的傷勢如何?”

香織偏著頭思索,“他嘴上說不嚴重,但似乎很不舒服。勸他去看醫生,他回我睡一覺自然就會好,之後接連幾天都躺在被窩里。”

“他提過職災的事嗎?”

“完全沒有。”

香織曉得鏡頭正移向她的下腹部。拍攝前,她向電視臺的工作人員坦承有孕在身,對方一聽,神情立刻一亮。

“受傷沒多久,派遣公司便通知他遭解聘,對吧?他怎麽向妳解釋?”

“他一直說不明白公司為甚麽無故解約,不過我們也莫可奈何……”

“接著,那次意外的後遺症就陸續出現。具體而言,是怎樣的癥狀呢?”

“他肩頸肌肉緊繃,左手甚至感到麻痹。不過,或許癥狀出現得更早,總覺得他有時樣子怪怪的,但可能不想讓我擔心,選擇保持沈默。”

女采訪員重重點頭,似乎非常滿意香織的答案。

“這也導致八島先生遲遲找不到工作吧?實際上,那次意外是在工廠執勤時發生的,而且由於公司試圖隱匿職災,害八島先生連醫院都去不成。關於這部份,妳怎麽看?”

“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曉得。果真如此,我覺得那家公司很過分。要是當時立刻讓他去醫院,後來也不會變成那樣……”

“‘不會變成那樣’,是指不會發生這次的案件嗎?”麥克風突地伸向香織面前。

“不,我的意思是……他的身體狀況後來就不會變得那麽糟糕。”

“關於這次的案件,妳有甚麽感想?‘金關金屬’下令隱匿職災的主謀,正是制造總部長青柳武明先生,妳認為那次意外與這次的案件有沒有關聯?”

“跟案件……”香織的思緒有些混亂,她搖搖頭,“我不知道。畢竟,冬樹根本跟案件無關呀,他絕不會做那種事。”

女采訪員的神情一沈,蹙眉微微舉手。

“暫停、暫停。這段就照這樣收錄嗎?”女采訪員詢問周遭的工作人員。

一群人低聲商量後,一名戴眼鏡的男子走近香織。

“中原小姐,聽好。我們知道妳很相信他,但事實是他搶走被害人的皮夾,也就是說,雙方並非毫無交集吧?”

“那是因為……嗯,您說的是。”

“所以他與這起案件確實有關係,對不對?”

“是……”

“既然這樣,能不能請妳就事實回答呢?為甚麽他會涉入這起案件?當初成為公司隱匿職災的犧牲者一事,會不會是導火線?”

香織的腦袋愈來愈混亂。他們的話沒錯,冬樹確實是公司隱匿職災的犧牲者,而那樁意外導致他們生活貧困,才會發生這次的案件。案發當晚,冬樹那通電話又在她的耳畔響起:“我……犯了不該犯的錯……”

“我覺得……或許真如您所說。”

“對吧?坦率講出感想就好,沒必要委婉修飾。心里怎麽想就怎麽講,明白嗎?那我們再來一次。”

“嗯。”香織一應聲,四周的工作人員便迅速動作。女采訪員的神情多了幾分嚴厲,像無言地威嚇:“妳這次可要老實回答!”

“關於這次的案件,妳怎麽看?遇害的青柳武明先生是‘金關金屬’隱匿職災的主謀,會不會是這次案件的肇因?當然,無論有何恩怨,殺人都是不被允許的行為。”

相較於第一次發問,女采訪員添上更強烈的用詞。香織不知該怎麽響應,是不是再麻煩他們暫停,讓自己重新思索呢?但一對上女采訪員銳利的目光,香織便不由得退卻。她實在說不出想暫停,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我覺得……他成了公司隱匿職災的犧牲者,後來才會發生那種事……”

“意思是,妳認為隱匿職災成為這次案件的導火線,沒錯吧?”

“嗯……”即使內心困惑不已,香織還是只能點頭。伴隨一聲“好,Cut”,女采訪員帶著完美達成任務的滿足神情站起,沒再看香織一眼。

整段錄像就在莫名其妙的狀態下結束,電視臺的工作人員迅速撤離這棟廉價公寓,而目送他們離去的香織,手邊則多了兩萬圓現金。她答應接受錄像采訪,便是急需這筆收入。

昨天到熟食店打工,店長卻要她休息一陣子。

“日本橋命案的嫌犯,就是妳的同居人吧?”體型如面包般圓胖的店長吞吞吐吐地問。

香織心頭一驚,“您聽誰說的……”

店長似乎十分傷腦筋,他皺著眉解釋:“有個女的打電話來,自稱是店里的常客,沒報名字。她住在你們公寓附近,見過你們好幾次。警察還去搜索吧?那時她也在遠處圍觀。”

香織不由得低下頭。警方來搜索的情況,她記得很清楚。那時外頭確實聚集不少圍觀群眾,沒想到當中會有店里的客人。這世上就是有人會來多嘴管閑事,一旦別人需要幫忙卻不見蹤影。

“我們是做生意的,要是傳出奇怪的謠言會很困擾,所以,對不起妳了。”

香織無法反駁。換成她是店長,恐怕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她抽出裝在信封里的兩萬圓,嘆口氣。就現況而言,這是一大筆錢,卻沒解決任何問題,得盡快找到收入來源。她曾被酒店經紀人看上,當時拿到的名片還沒扔掉。之前因冬樹反對,沒想過去酒店上班,說不定能嘗試這條路。

可是……香織撫著下腹部,不可能長期做酒店的工作,更何況,不知對方會不會雇用有孕在身的她。

此時,放在矮桌上的手機響起,顯示的是陌生號碼,香織猶豫幾秒才接起。“喂?”

“是中原香織小姐嗎?”對方是不認識的女性。

“對。請問您是?”

“這里是京橋中央醫院,八島冬樹先生有點狀況,您能盡快趕來嗎?”

心髒劇烈跳動,香織渾身發熱,拿著電話的手止不住顫唞。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