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4)

把事情真相直接講出來的時機到了。“女士們,先生們,問題的實質是,我們招徕的旅行者根本就不是旅行者。他們是本地人,其中有一些就坐在這個大廳里!我清楚這一點,因為幾天前我本人出租了身體——你們要問是誰租用了我的身體?啊,就是查利,就是查利本人!”他靠眼角余光瞥了劉·猶多一下。這位稅務官的臉一下子變得灰白,他恨不得一下子躲起來。不過,普爾契倒喜歡看到這種情景。不管怎樣,他還要感謝劉·猶多呢!正是由於猶多說漏了嘴,才使他最終的思想踏上正確的道路。他迅捷地講了下去:“女士們,先生們,將這些情況綜合起來看,正是查利·迪肯,以及其他一幫身居高位的朋友——他們大多數人就坐在這個大廳里——打斷了阿爾泰亞九星和銀河系其他星球的聯系!”


這就夠了。


廳內人們狂叫起來,叫得最響的是查利·迪肯:“把他趕出去!逮捕他!克雷格,把全副武裝的警察叫來!我說,我再也不願坐在這兒,聽這個瘋子胡說八道了!”

“我要說你必須聽聽,”帕格里姆法官以莊嚴的法庭宣判口氣大聲說。法官站起身來。“快講下去,普爾契先生,”他命令說,“我今天晚上來這里,就是要聽聽你的講演。你講的可能是對的,也可能是錯的。我要聽個明白,才能得出結論。”

感謝莊嚴的老法官的公正!迪肯還未來得及找到機會重新發動進攻,普爾契重新講了起來;不過,餘下的話也不多了:“女士們,先生們,事情很明顯。冰柱工程公司是銀河 感謝莊嚴的老法官的公正!迪肯還未來得及找到機會重新發動進攻,普爾契重新講了起來;不過,餘下的話也不多了:“女士們,先生們,事情很明顯。冰柱工程公司是銀河系里最能贏利的公司。這是盡人皆知的。這間屋子里可能每一個人都有一兩份股票。迪肯則擁有大量股票。

“可他希望得到更多的股票,而且還不想付款。所以,他利用自己跟旅行社的關係打斷了九星同銀河系其他星球的聯系。他散布出謠言說,阿爾泰米辛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因為某個子虛烏有的人物發明了一種新型的廉價替代品。這樣他將冰柱公司關閉;在過去12個月里,他一直在購買股票,低價購進,高價賣出。與此同時,我們眾人則飽受饑餓之苦,而銀河系其他地方所需要的阿爾泰米辛有限公司的產品就擱置在阿爾泰亞九星上——”

他忽然停下來,但不是由於再無話可講,而是因為人們再也聽不見他的聲音。人群中發出的叫聲不再是表示疑慮,而是激憤。人們怒不可遏。因為除了迪肯周圍那一幫操縱者以外,廳內幾乎沒有在去年一年里不遭受嚴重損失的人。

警察衝進來的正是時候。這是由於普爾契在催促帕格里姆法官參加宴會時,他預先打了電話叫來的。警察衝進來——正是時候。他們還沒有必要這麼快就將迪肯逮捕法辦,但此時十分有必要保護迪肯。不然他就要被打死。

幾個小時之後,在陪伴高爾特回家的路上,普爾契依舊喋喋不休地講著:“我真為市長擔心!我拿不準他跟查利是不是一夥兒的。我很高興,他沒有跟他們同流合汙,因為他說他欠我一份情,我告訴他如何回報。於是,他就簽署了行政命令釋放你們。你們六個人到早上就會獲得自由。”

高爾特昏昏沈沈說:“我現在就十分自由。”

“而且,旅行社再也不能強制執行這些合同。我跟帕格里姆法官談過這件事。他不肯給我講正式的結論,但他說——高爾特,你沒有聽我講話。”

她哈欠連天。“今天真叫人疲憊不堪,米勞,”她道歉,“不過,這些事情你可以以後跟我講。我們時間多著呢。”

“年年歲歲,”他答應著說,‘歲歲——”他忽然打住不講。機械司機駕駛的出租車為了躲避從拐角衝過來的一輛汽車拐向一條背街,對方的聚光燈掃了他們一下,只聽格格的笑聲響起,然後光點漸漸變小,最後融進了黑夜。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