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中,他突然想到一個精瘦的人影,其實一直就隱在自己逐漸沈重的軀幹中。他停下步伐,急著觸探筋肉下的骨架,還在,他松了口氣,還在。他輕輕握著腕骨,覺得接觸到了久違的青春;不過,彼時的生命力雖然仍在流動,卻已經十分微弱了。

那日回到家後,薛震青一蹶不振。戲,他是不管了。他只想枕著自己的膀子,聽著血脈的振動,它若一日停止,自己就願在那日隨之而亡,來生也可實時開始。這個期盼讓他暗暗興奮,遺失的面容和隱去的身子又要結合了。

然而轉了個身子,他的想法又全不一樣了。不如意是人生常態,他能保來生萬事如意?

乙巳年歲末,薛震青唱完追容後,把金褶扇收進檀香木盒,不肯再唱了。若有人問他為什麽,他就沈吟一會兒,說:心情不對了。

對這些人再怎麽說,他們也是不願懂的。薛震青知道。當詢問的人,相逼的人一個個離開了他的屋子,他悄身站起,走到院中,腿一揚,踢起袍擺紮入腰間,開始練起首陽,寒食,采菊,在星光下,一夜夜地學著氣節風骨,直到爛熟;呼之欲出。呼之欲出。

十五年後庚申歲八月十七,薛震青終於破繭而出,在仇人面前演出刺蘭。

這故事,不知道年少的他懂不?

我懂。

薛震青在月下教影子走台步,行至中心,雙手一背,身形畢直撐起,此時秋風一陣乘興而來,把衣袂吹出襲襲金聲,好,學得好,他看著影子讚道,這,就是風骨。說完,他心中突然一悲,玉臨侯的皓皓容顏浮出眼前。

他不像仇人,倒像知己。

我是你知己。

影子起步,繞著場子,一圈又一圈。

我這顛倒的人生,影子吟了起來,恨不得,愛不得,活不得,死不得。

讓你恨得,愛得,活得,死得。

八月十八夜,月光又來院中等待,可是久久不見薛震青人影。

玉臨侯差人送來厚禮,答謝薛震青。來人態度和煦,聲音清朗,目光含悲,是個人物。不待上茶,來人拜辭。薛震青送至門口,告別時相惜之情油然而生。

回至房中,薛震青打開錦囊,看到里邊書簡一封,粉紫織錦麗袍一件,織紋中透出玫瑰幽香陣陣。

鐘愛錦袍,謝君絕代好戲。但求君之緋袍,以資終身銘記。莫璠。

這意思,你懂嗎?

當然。薛震青坦然一笑,臉色一肅,看向月光院落。

八月十九,玉臨侯白玉冰指撫過緋袍,火紅的灼痛數月方愈。


錯感


一生的悲憤凝聚在寶劍之端,眼見楊靖就要自刎了,可.卻,一陣不速睡意突然襲上了玉臨侯。

雖然他的心情完完全全被楊靖,不,薛震青的孤憤所感動,可是這睡意偏偏那麽頑強,使得玉臨侯不得不分了心,用了全身之力,才勉強壓下爬上臉的惱人呵欠。即使如此,抑住的困意仍在玉臨侯的玉膚上,顫出了似笑非笑的漣波,看在旁人的眼里,玉臨侯是益發得莫測和高深。無奈。

苦的是,這個經驗尾隨不去,而且成了玉臨侯往後面對傷痛的固定反應。每當他遭遇大悲想傾懷發泄時,他口一開只能發出幾聲悶嚎,然後,一個微小的呵欠就會悄悄地嘔了出來。忍著也好,打滿它也好,玉臨侯的感傷就這麽虎頭蛇尾地給糟蹋掉了。

永遠不能滿足的傷感,使玉臨侯在二十五歲那年,平添了二十根白發。也使得玉臨侯,每次困倦時,總是備感莫名的痛心。


故事


某代王融,好音律,精茶道。甲辰年至蘇城觀聲亭聽泉,遇一奇人,清秀偉岸,氣宇不凡。二人因為同賞音聲而定交,並相約一年之後再會。乙巳年,王準時赴約,遲遲不見奇人友,直到日暮,終於遙望友人倉皇而來。待入亭中,發現友人懷中抱持一物,仔細看去,竟是一繈褓兒。友人說:為一己之重生,為免吾子重蹈顛倒人生,將之托付知音。此恩此德,願以生命相報。王融重義,無一言接下繈褓兒,分別時,雨乍停,因此命兒為秋霽。

王融疼惜秋霽兒甚於己出,親養親教,呵護備至。而秋霽也聰慧異常,作詩寫文無師自通,仿佛奇文佳句早聚腦海,只待識得字,使得筆墨,便可源源而出。秋霽既然天賦異稟,王融更是傾囊相授,十歲上已領會種種雅道精神,人則年年脫胎換骨,日形清麗。王融對之關愛日增,同食同寢,不能須臾離。王妻雖賢,事到如此,不得不恨。王融不願秋霽兒委曲,因而棄家攜霽遁入山林。秋霽拾柴,王融背負;秋霽煮茶,王融挑水;秋霽欲聽音,王融即歌笛;秋霽腹肌,王融覓山林珍品炊之,湯之;總之,人生大小事非得秋霽之笑顏方止。

一日黃昏,秋雨淅瀝,恰似甲辰水聲,王融心一動,與秋霽說起故事。先說蘇城。續說觀聲亭。再說知音定交及一年之會。說著說著,目光自秋雨流轉至十五年後的繈褓兒,只見秋霽子驀然變色,粉白玉容痛苦赤紅,憤聲說:你不是我父親?王融心詫異道:可是我比你父親還疼你,怎麽...話未完,秋霽子奪門而出,在雨中倚樹狂嘔,王融欲扶持歸,被秋霽推仆倒地昏蹶,幽幽醒轉時,山中已無秋霽影。

王融無霽不得生,故下山尋之。首到蘇城,次赴觀聲亭,憶及十五年前之往事,形銷骨毀。次日為中秋,蘇城人出城觀月,全城皆空,王融於空城暗處念及昔日共賞之月,痛心遙告霽兒:知音難尋,百般疼愛,無非是惜才罷了。說了,王融取笛嗚咽吹之,但求秋風能將一己之心意送到知己耳中。長聲孤音,句句斷腸,隨月西沈,笛聲消逝,王融立槁而死。得年五十。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15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16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16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