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12)

“嚄!”

小五郎顏色大變,他終於想起了什麼了。

“你沒說錯?”

“絕對沒錯。”

(這個人的名字我聽到過,他來過萩城,而且到過我的府邸。)

“我要向您提些關於竹島的大事。”

村田連介紹信也沒辦,貿然就來到了小五郎的府上,提出關於竹島的問題。竹島是朝鮮海域的一個小島,當時長州藩正在進行大討論,是不是要開發竹島,並想以竹島作為進出朝鮮半島和滿洲大陸的跳板。

因為村田沒人介紹,小五郎聽到村田良庵這個名字,只認為他是個平頭百姓,加上小五郎正臥病在床,他給村田下了“不見”的逐客令。

正在坐等的村田,聽到這話,輕聲說了句:“明白。”就拉住前來傳話的侍從,結結巴巴的說起了竹島的事,“按照萬國公法來說,盡早把竹島占領最好。”

說完拍拍屁股走人。

(哦!是那個人啊,這樣說來我也是個“有眼不識金鑲玉”的瞎子。)

由此推斷,小五郎在小冢原的寺廟作自我介紹的時候,村田臉上無一絲慍色,而且對這件遭冷遇的事也只字不提。

(這人城府好深啊!)

桂小五郎出生在萩城裏一個高級武士家庭,繼承家業了以後,他的事業也是一帆風順。他不可能理解懷才不遇的村田的心情。將心比心,遭冷遇對村田來說,實在是件“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事。

“後來哪?”桂催著伊藤說下文。

伊藤說:“是,宇和島藩現在給村田的待遇,拿高級武士的百石的俸祿。”

不過他還不是正式的宇和島藩武士,說文言叫“被相留”,說白話就是囑托(高級顧問)。

藏六對這個非正式的待遇很滿意,他翻山越海,來到了夾在高山和大海之間的宇和島。他在宇和島的工作,除了教授醫學,他主要從事外國軍事書籍的翻譯、制作講義。

每天他翻譯步兵操典,編纂建造炮台的講義,休息天找沒人地方解剖野貓,制作海綿。

為了學習建造、修繕軍艦,宇和島藩還命令他到長崎,向當地的荷蘭人請教。勝海舟、槚本武揚的母校幕府長崎海軍傳習所,這時還不知道在哪裏?所以村田也算是日本海軍的先驅。

村田向荷蘭人學習了造船、炮術、船具、測量、算術、高等數學、機械、實彈射擊等等。

後來,安政三年,他又和藩主一塊到江戶參覲(匯報工作),不過村田原來就不合群,強烈要求“我想自己開間私塾。”上級最後讓了步,工資照拿,還開了間名叫《鳩居堂》的私塾。地點就在他跟桂說的“市市谷的城附(甕城)裏,朝城附的正面走,到下六番町”那裏。這座原本是禦家人的房產,村田自己掏了三十六兩買的。

“他還待在那個私塾?”

“是的。”

“平時教些什麼科目?”

“荷蘭語、軍事、醫學。門下可稱門庭若市,都是諸藩的精英──不過──”伊藤話鋒一轉,“久阪玄瑞從長州投到了他的門下,待過一個月。”

“噢?批評久阪荷蘭語太差,讓他灰溜溜的回到長州的就是這個私塾啊!”

村田也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他甚至沒對久阪說自己是長州人。但凡久阪如果從村田嘴裏得到一點暗示,這個豁達的學者,他肯定會到處宣揚村田是自己的同鄉。

幕府比起長州來,似乎更能識人。雖然藏六的工作關系在宇和島藩,但是幕府還是任命他為藩書調所教授手傳(助教授/專職翻譯),每月支給二十人扶持米(代替工資的糧食),年底還要給二十兩的金子。除此之外村田還兼任了幕府講武所的炮術教官。這時,整個江戶像村田職務這麼多的男人很少。他擁有自己的私塾,在幕府的兩個教學機構裏做教員,工作關系在宇和島藩,加賀藩也支給他扶持米,讓他幫忙翻譯外國書籍。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