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0 )

到星期天夜裡,我們完成了這項工作,我們立即驅車去紐約,準備第二天早晨的聽審。因為西格爾付不起我們的旅館費用,一個猶太同盟的支持者讓我們使用他在曼哈頓東三十八街的英國舊式住宅作辦公室,在晚上工作,兼作集體宿舍。

我們在子夜時分到達那裡,對這究竟是個什麼地方心裡也沒底。這房子里有個游泳池,還有桑拿浴室,這所房子的牆上都裝飾著紅色天鵝絨牆紙,整面牆上都是玻璃鏡。這裡有一間密室,用手撳一下按鈕,鏡子後面的一扇門就會開啟。樓上的房間都在電子監視設備保護之下,只要有人從樓梯上來,電鈴就會發出警告。這所大房子里有好幾個酒吧,都滿滿當當地儲存著水、酒,冰箱里塞滿魚子醬和點心肉餅。我們看到這裡的十幾張床都沒有毯子,但有許多洗得干干淨淨的床單和毛巾。

晚上這裡沒有暖氣。我們一邊心曠神怡地準備著今晚在第三十八街這所房子里的工作,一邊把環境布置得像一個臨時的律師事務所裝備了一個小法律資料室,一個打字間,一個聽錄音中心,還有一個談話間。我們將有許多個不眠之夜消磨在這裡,聽錄音、準備質證材料,草擬法律備忘錄。我們來到這所沒有生火的房子里時,外面氣溫在冰點以下,我們就在桑拿浴室里開會。在凌晨1時左右西格爾摸索著找到這裡,告訴我們他在他沃爾沃車備用胎底下又找到一卷錄音帶。這卷錄音帶散成一團,看起來已經沒法聽了,可我們還是把它重新卷好。

珍妮貝克被指定專門聽錄音,來弄清其中是否有第二天開庭時有用的材料。大約清晨4時,我聽到樓上傳來一聲尖叫,哈維和我立即衝上樓去(關了電子監視設備),發現珍妮坐在床上,凝神注視著錄音機,嘴裡喃喃自語: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們問找到什麼了。她回答說,我找到證據了,政府第一次發現西格爾是從竊聽得知的。我要珍妮把這個關鍵部分放給我聽。以下是我聽到帕羅拉對西格爾說的話:你自己清楚你在商店裡買了什麼東西,你知道我們怎麼搞到這些消息的。你知道這些都這當兒錄音上有一個字聽不真切,既可能是沒有,也可能是有竊聽為證。23

我失望地關上錄音機,說這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帕羅拉只是說你知道這些都沒竊聽。珍妮和哈維不約而同地喊道:什麼?你是聾子嗎?它分明是說你知道這些都被竊聽了。我們一遍又一遍再三再四地聽錄音,大概聽了十幾遍。哈維和珍妮堅持他們的結果,我開始動搖。在錄音帶的上下文中,這個不清楚的地方兩種解釋都說得過去:帕羅拉:如果我們想以第一個案子對你起訴,難道你不相信如果來真格的,就很容易叫你吃不了兜著走嗎?西格爾:沒那麼容易吧。

帕羅拉:假如我決定作證。你自己清楚你在商店裡買了什麼東西,你知道我們怎麼搞到這些消息的。你知道這些都〔(竊聽/沒竊聽)原著者注〕了。西格爾:這與第一個案子有什麼關係?帕羅拉:因為這就是你怎麼栽到我們手上的。知道你是怎麼被認出來的嗎?我們干的。

我們又去那商店查了一次,我們發現你買了這些電池,我們尋思你這小狗日的不是個好鳥,我們覺得還是盯著你點兒,因為你這小狗日的不是個好鳥,在這之前我們一直不知道你,這就是你怎麼栽到我們手上來的,你自己明白,如果你不明白,你就是條蠢驢,要麼你的狗操的律師是個屎包。

關鍵的那個字竊聽或沒竊聽含混不清,帶著典型布魯克林味兒的鼻音。仔細聽,我可以聽到壓低的d音,或許是n音,但沒法兒清楚分辨。我越聽越覺得像是none 24,我仍然不能相信它是done。25因為我和帕羅拉及西格爾是一個地方人,我自以為是識別波洛公園區口音的老手。布魯克林的直覺告訴我它是沒有,可我劍橋哈佛大學的推理又提醒說,它可能是有。

作為一個辯護士,我有義務站在委託人的立場上力爭,這段談話證明帕羅拉承認警察是通過竊聽偶然找到西格爾的。

西格爾自己記不清這次談話,不能肯定帕羅拉究竟是怎麼說的,但他極力鼓動我們按對他最有利的解釋去爭取,這是可以理解的。不管怎麼說,我們還不準備現在就在法庭上放這段錄音,甚至不打算透露西格爾手裡有錄音這件事。我們有令政府出其不意的招法,錄音帶將成為我們的備用金。我們在第二天上午10點到達法院,大家都睡眼矇矓、疲憊不堪。我開始陳述西格爾的立場:德肖維茨先生:一開始就進行了竊聽以下是整個系列的各個環節:先是竊聽;隨後發現西格爾先生與蘇聯外貿使團駐地爆炸案有關;緊跟著就是搜查他的汽車,結果發現了他與爆炸事件有關的證據。

我們將證明帕羅拉先生之所以能夠使西格爾成為一個告密者,僅僅是因為從竊聽和搜查中得到了情報。我指出,因為用於竊聽的錄音帶已不存在了,我們就被置於極為不利的條件下。聯邦調查局銷毀錄音帶的行為,不管是有意的還是偶然的,都違反了聯邦竊聽條例,根據這個條例,聯邦機構所進行的所有竊聽錄音帶都必須妥善保存。

我爭辯道,不應允許政府從違法行為中獲得好處。政府的律師就此巧妙地答辯道,聯邦條例要求保存的只是那些根據條例要求而進行的竊聽,而現在討論的竊聽並非根據聯邦條例要求所進行的,他們是條例所不允許的,因此是非法的。因此,政府認為,有必要合法地把這些錄音帶銷毀。換言之,當我們在爭論一錯(無法院准許狀安裝竊聽設備)加一錯(銷毀竊聽錄音帶)等於二錯時,政府卻辯解說,第一個錯誤抵銷了第二個錯誤。法庭沒有對這個論題進行裁決,卻要求政府方面傳喚第一個證人出庭作證。


22 這種適用沒有在第五修正案文字上的適用那樣自然。第五修正案本身就包含有排斥條例的含義:也不能在任何刑事訴訟中強迫(任何人)作證反對他自己,另外,第四修正案卻用更加一般化的語言表達: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財產的權利受到保護,不受無理搜查和沒收,除非有足夠的事由不得簽署准許狀美國憲法並未指明對這些權利的侵犯如何賠償。

23 此處聽不清楚的字可能是none或done,發音極為接近。譯者注

24 即沒有。譯者注

25 即有。譯者注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