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只窟窿算不中用啦。哼,我這當年繡過戲鳳的眼,怎麼會連根寸針都穿不上了,我這老悖晦!”

老婦人跨坐在炕沿上,膝頭攤著一件未縫就的藏青大褂。她瞇著戴了花鏡的眼,迎了高麗紙富送進的微光,用軟弱的線頭撞著倔強的針眼。任憑老婦人粘上多少唾沫,搓個多麼緊,線頭也還是軟得不爭氣,針眼也還是偏不讓它穿過。好幾回,線頭像是順利地鉆進了調皮的針眼;及至捏著針的那只手顫顫地向下一放時,線頭又如冬日枯枝一樣懸空著了。

“你個暗針,也欺負我這苦命婆子!”她自己嘟囔著,然後勝利地揚聲說:“欺負不了啊。我還有個機靈的小丫頭呢!”

說著,她晃晃悠悠地邁下炕沿,稍稍掀起破舊門簾叫著:“妞妞,妞妞,來幫媽管教管教這根針。氣人透啦!”

但外屋裏回答她的,卻是小八仙桌上那只舊馬蹄表澀鈍的響聲。那表還是她兒子因為誤過兩回事,才由天橋浮攤上買來的。

妞妞本來和她媽對坐在炕沿上縫襪口的。適才出門去買晚餐的菜。老婦人以為她回來就在外屋做起飯來了。

“妞妞,你個聾子,怎麼不理我啊!”老婦人挑起門簾走了出來,外屋卻不見妞妞的影子。桌上一條手巾包裹著才買來的一塊干巴巴的豬油、一小棵白菜、一塊腌蘿蔔和半塊生姜。一根未剝完的蔥葉還斜斜地搭在桌角,充分說明了這怠工者臨行時的匆促。

頂棚正遊行著幾只老鼠,沙沙地像是在那人眼及不到的地方有所爭奪。突然,咕咯一聲,像是失敗者跌個跤,把屋角的積塵震得片片飄落下來。

老婦人朝頂棚瞪了一眼,把手巾重新蓋了蓋,罵著:“懶丫頭,又野跑去啦!”就邁出房門,扶著門框,使出這枯瘦身子的全副氣力喊起:“妞妞!”

這是喊給隔墻南院聽的。那是妞妞常串門的一家,那裏有一個叫蘭香的姑娘,也和妞妞一樣隔天由蔡家論打領取織就未縫口的洋襪,兩人擠賽地縫好,再論吊拿手工錢。如果這時妞妞正在那院和蘭香攀談著“挑針不受使”或“活計近來不大沖”的行話時,聽到這聲喊,就必隔墻揚聲答應:“這就來!”

但喊了兩聲,回答她的還只是沿著破墻角逡巡著食料的幾只瘦柴雞;以為要喂它們食,就吱吱地叫了起來。再有,靠著舊瓦盆酣睡著的黃狗也為這聲音驚醒,豎起耳朵,偏著擡起了頭;待明白並沒有牽及它的職守時,就又慵懶地臥下去了。

初冬灰色的天空裏,這時正飄動著幾只風箏,懶洋洋地任著季候的風吹擺著。好像妞妞便是那些風箏的一只似地,老婦仰起了頭望空罵著:“野丫頭,你年輕,你俊俏,你就該丟下我苦命婆子一人在家裏嗎?”她吐了口唾沫,返轉身來,嘴裏還嘟囔著:“瞧,等你哥哥回來,我非給你這丫頭告訴不可!”及至看到那閑懶的蔥葉,她更加生氣了。“我說:‘妞妞可又野跑起來了。她若出了亂子,你不准再替她撐腰了。’臭妞妞,我給你嘗嘗我這苦命婆子的厲害!”

看看天色不早了,兒子又到家就嚷餓,她忙把活計攏了起來,把妞妞的粉紅豆青洋襪賭氣往被垛角落一推,就迎著風門剝蔥,弄起晚餐來。嘴裏咒罵著女兒,心上可又時刻地盼著她的影子。

好晚好晚了,妞妞才帶著滿臉的喜歡溜了進來。她一路夾著本小冊子,口中哼著尚未嫻熟的調子。忘記了出門時太陽離白馬寺旗桿還好高,這時更夫爬著梯子已把街燈逐盞點亮。她跳著就闖進了門檻。

為了省油,一盞燃亮的洋燈又拈暗了下去;在這黑黑的房裏,它與低低的火苗相呼應著,私語著。火上蒸著作為他們晚餐的玉米面窩頭。老婦人正躲在屋的一角,摸著黑,顫巍巍地切著腌蘿蔔。看到闖進門檻的這個年輕歡喜的影子,她訴著委屈數落起來:“小狐貍精,你上哪兒偷漢去了,把我苦命婆子甩在家裏!”

“媽,您別生氣——”妞妞一直蹲到婦人身旁。“媽,我看熱鬧去了。好玩極了——”看到老婦人仍嗝噔嗝噔地切蘿蔔,裝作沒聽見,妞妞明白得把話倒過來說——先得解釋為什麼出去的。“媽,我正剝著蔥,剝著剝著,象前幾天一樣,門口兒又一陣樂鼓樂號。您聽見沒有,咚咚咚地?我也沒顧得問您,就跑出去看了。嘻,就看見——”說到這兒,妞妞見老婦人仍低著頭切著蘿蔔,急得可就牽了她媽的底襟說:“媽,您聽啊,就看見一大隊人跟著黃旗子走。旗子後面有一支胖大的洋鼓,咚咚咚地。後面還有許多小鈸。”妞妞一比那鼓的大法,險些把案子弄翻。

“臭丫頭,大就大唄,可別禍害我的腌蘿蔔!”

“媽,您聽啊。還有許多穿灰軍衣的男人,脖領上有紅色肩章;又干凈,又文明,不象表哥那粗魯野蠻勁兒。媽,還有幾個姑娘,都是灰衣灰裙,也配著紅肩章。又整齊,又文雅。媽,她們還會唱呢。隨唱隨玩著她們手裏的小鼓——周圍都是小鈴鐺,咚咚咚,嘩啷啷——”妞妞說著頭和腰一起擺了起來。那忘情的得意把老婦人招惱;雖是微弱的燈光,也應照得出她那不好看的斜腉。

“所以你這臭丫頭就沒了魂似地跟了下去,對嗎?”老婦人咬音咂字地說。

“我哪兒要跟了下去!我還不知道您老人家離不開我。一會兒:‘妞妞,給我沖碗藕粉!’一會兒:‘妞妞,痰盒滿了!’再一會兒——”妞妞學著她媽老病犯起來時的樣子。

這回可把老婦人逗樂了:“你個薄片嘴,我幾兒個天天這樣過!瞧,這堆蘿蔔;瞧,那個——”老婦人手指坐在小小白爐上冒著熱氣的蒸鍋,天真地炫耀起自己的功勞。

“嗯。反正,媽,我沒打算走啊!”妞妞把話拖回正題,索性解釋個清楚,免得又聽絮絮叨叨的數落,“可是呢,那群灰衣姑娘當中的一位直沖我招手。”

“呃,誰呢?”老婦人也關心著。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