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民:民間外交正在成為一股潮流

——《中國民間外交發展報告(2016)》前言

【共識網按】從去年4月共識網組織召開第一次民間外交年度報告編寫座談會到拿到書,正好歷時一年。期間,吳建民和於洪君兩位外交戰線老兵和十幾位專家學者傾情奉獻,中央編譯出版社全力配合,終於高質量地出版了這樣一本開先河之作。共識網做這件事情,可謂是歷經困難,但是,想到這是對國家和民族有利的事情,我們一定努力做好。再過十幾天,準備召開新書出版座談會,同時商定2017年度的民間外交報告的撰寫。當然,我們希望有新的合作者加入,一起把民間外交推上一個新高度。

                                                                                                    (圖為“和平”月季收藏自《簡書》


以下為中國資深外交家吳建民大使為《中國民間外交發展報告(2016)》所做序言:


共識網於2015年4月18日召開了一個關於民間外交的座談會。共識網的總裁周誌興先生邀請我出席這場會議,我欣然同意了。這次座談會開得很好,讓我看到了民間外交在中國正在興起並成為一股潮流。這股潮流的出現是中國的發展和進步所帶來的必然結果。這股潮流也必將在幫助世界認識中國,減少中國崛起的阻力方面發揮難以估量的作用。

隨著中國的崛起和全球化的推進,小外交正在變為大外交。小外交是指政府開展的外交工作,但是由於中國融入世界,中國民眾參與不同形式的對外活動越來越多。世界不僅通過中國政府的活動了解中國,還通過與中國民眾的接觸與交流了解中國。民間外交正在成為大外交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習近平主席十分重視向世界說明中國,強調要講好中國故事。這就為民間外交指出了明確的方向。講好中國故事,政府要講,老百姓也要講。中國每年出境人數上億人,他們去到世界各個地方,與外部世界接觸、交流。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就會向外部世界講中國的故事,講自己身邊的故事,講中國改革開放的故事,講中國發展的故事,講中國文明的故事,講中國人熱愛和平的故事。講故事是為了讓世界認識一個真實的中國,減少中國威脅論的市場。


我們中國人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消除“中國威脅論”是一個長期的、艱巨的任務。這是因為世界上多數人不了解中國,他們會拿歷史上大國興起侵略擴張、損人利己的先例來套中國。他們會拿前蘇聯來套中國。特別是中國的崛起是近14億人的崛起,在人類歷史上,沒有14億人崛起的先例。我們的塊頭太大了,世界上多數是中小國家,中國這麽一個大國在迅速崛起,必定會引起一些擔心、憂慮乃至恐懼。向世界說明中國,不斷減少外界對中國的擔心、憂慮和恐懼,這項工作是一定要做的。因為擔心、憂慮、恐懼減少了,相互信任、開展合作的可能性就上升了。


從中國今天現實情況看,實事求是地說,人們對於民間外交重要性的認識還遠遠沒有到位。然而周誌興先生不僅認識到了,而且行動起來。我很佩服周先生的膽識。


《中國民間外交發展報告》這本書的出版是適時的。共識網邀請我擔任本書的主編,我也同意了。出版本書的目的是要為民間外交吶喊,讓大家認識到其重要性。希望政府為民間外交這股潮流創造更好的發展條件。從事民間外交的人士也要逐漸從自發轉為自覺,把民間外交做得更好。


2002年9月,著名畫家陳於化先生到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辦了一個畫展。他畫的是自然景觀,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各方反響很好。時任中國駐教科文組織大使張學忠建議我去參觀,我就在畫展上結識了陳於化先生。


陳於化先生多才多藝,盡管經歷坎坷,但很堅強,熱愛生活。他是一個畫家,又是一個把陶器和瓷器結合起來做藝術品的藝術家。陶和瓷是很難粘在一起的,但陳先生經過苦心鉆研,技術上實現了突破。他讓陶制的瓶上長出了五顏六色的玫瑰花。


陳于化先生和夫人還是種玫瑰花的專家。玫瑰又叫月季,源於中國,今天的月季能夠四季開花,它的母本是中國的。月季花使陳於化先生結識了法國月季花種植權威梅昂家族,了解到了一個感人的故事:


二戰爆發前夕,美國駐法國的總領事問月季花大師阿蘭•梅昂Alain Meilland:“德國人馬上就要打來了,你有什麽東西要我帶到美國去嗎?那裏最安全。”梅昂沒有讓他帶金銀細軟,而是請他把自己剛剛培育出來的最好也是最新的月季花品種帶到美國去。梅昂培育的新品種月季花在美國種植非常成功。1945年聯合國成立的時候,就把這種月季花命名為“和平月季花”。


陳于化先生用陶瓷把和平月季花做成了精美的藝術品,到美國去展覽,大獲成功。

2015年是二戰結束70周年,陳于化先生找到了我,表示他打算自費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舉辦一個和平月季花的展覽,有和平月季花,有他繪畫的月季花,也有陶瓷月季花瓶,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和聯合國成立70周年,顯示中國人民對和平的熱愛和呼喚。


因為種種原因,陳于化先生這個了不起的倡議未能實現。但這件事給了我很多啟示,一方面中國民間對開展民間外交有著很強烈的責任感和積極性;另一方面民間外交有著巨大的潛力。如果我們能夠把中國民間這種積極性和潛力調動起來,那我們的民間外交一定會搞得更加有聲有色,並受到外部世界的歡迎。


二十一世紀中國的民間外交是大有作為的,不僅能有力地配合國家的總體外交,而且能夠“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起到官方外交難以發揮的作用。(2016-04-28 共識網)

Views: 5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Kreativnaya ideya on July 26, 2017 at 3:46pm

月季世家梅昂家族

在梅昂家族所創育的成百上千個品種中,最著名的就是“和平”(Peace)了,它被稱作是超越國界的,充滿友誼,代表了快樂及希望的“世紀的月季”.那是由梅昂家族的第四代傳人, 生於1912年的法蘭西斯-梅昂(Francis Meilland). 為了懷念他去世的母親Madam Antoine Meilland, 法蘭西斯專註於培養出一個新品種作為紀念. 他由1935年開始進行雜交育種,經過長期多次篩選繁殖,至1939年才定植出這編號為3—35—40 的具有美麗花形及光澤葉片的壯健品種. 與此相關的重要的伏筆是1935年法蘭西斯的周遊美國之行, 他深入考察了美國所有著名月季種植園, 並和許多有經驗的月季種植者建立了樸實的深深的交情, 他也學習到了許多書本上沒有的知識. 但是更為關鍵的是架起了為今後發展極其寶貴的合作框架, 而在當時, 法蘭西斯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的重要性.

(圖為“和平”月季)


正當梅昂家族為看到成功希望而高興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隨著德軍侵入波蘭及並吞奧地利,英,法開始向德宣戰,國家陷入戰亂恐慌和隨後的德國入侵法國。法蘭西斯-梅昂為保護所創育的品種便把所嫁接的3—35—40苗, 急需要能把這品種帶到遠離戰火的美國. 由於美國駐裏昂總領事威廷赫爾(George Wittinghill)認識也了解這位當時在法國並不多見的精通英文的梅昂, 令人匪夷所思, 也好象是神來之筆, 總領事居然在乘最後一架飛機離開裏昂前的百忙之中, 抽時間打電話問梅昂需不需要帶東西去美國? 梅昂毫不遲疑地把一包3—35—40交給他回去郵寄給他在美國結識的月季專家培裏先生(Robert Pyle). 培裏在收到這3—35—40 之後, 除了立即種在自己的園子之外, 他同時立即把這種苗分別郵寄給美國各地著名的月季種植園, 以便檢驗這一品種是否能在美國北部寒冷幹燥和南方炎熱潮濕的氣候, 在沿海和內陸是否都能有良好的表現. 這是歐洲和美國在實驗新品種時一定要通過的全面檢驗, 歷史證明, 這種職業化的, 彼此坦誠合作的網絡是推動新品種發展的十分有效的手段.

就在3—35—40月季在歐洲和美國經受鑒定的歲月中, 同時人類正在經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煎熬. 就在1940年德國入侵法國的高潮時,現在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梅昂家族的掌門人, 法蘭西斯-梅昂的兒子阿蘭-梅昂(Alain Meilland)在戰爭的恐慌中誕生了。在阿蘭-梅昂一天天長大的時候, 3—35—40也一天天地在大西洋兩岸倔強地迎接各地月季專家在各種環境下的嚴格觀察和檢驗.

就在戰爭慘烈進行的這六年中, 培裏和美國其他月季種植者發現3—35—40在所有的氣候條件下, 同時也不論是在沙土或粘土地域全都能茁壯的生長和並且表現出突出的抗病蟲害的能力. 很少有任何一個品種能表現出這樣全面的優秀品質. 人們的評價最後發展到了這樣的一個地步: 美國園藝界認為這個3—35—40月季除了沒名字之外, 可以說是十全十美了. 可是3—35—40的培育人法蘭西斯卻遠在法國, 沒有辦法聯系上, 好象這孩子取名是在沒有他爸爸介入的情形下進行的. 好象天公做美, 天下竟然有這樣的多的巧合發生在和3—35—40命名幾獲大獎的時間上, 就是人們想誠心安排都不見得安排的出來.

和平月季的命名和獲獎花開兩朵, 各表一枝. 先說3—35—40在歐洲的命名經歷. 在意大利,人們為了對抗戰亂的恐怖及瘋狂而用代表快樂,純潔及莊嚴的“Gioia”來命名此品種;在德國,人們經受了毀滅性的打擊而給該品種以一個希望創傷能得救的名字“Gloria Dei”. 而在法國, 培育了這一品種的法蘭西斯-梅昂是為紀念他的母親, 而命名她為”安東妮-梅昂夫人” (Madam Antoine Meilland).

遠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則把這一奇異的玫瑰命名為“和平”(Peace),他們認為這品種不僅能激發人們的贊美,而且帶有在戰爭年代人民對和平的強烈感情及希望. 好象天公做美, 天下竟然有這樣的多的巧合發生在和3—35—40命名以及她獲得大獎的時間上, 就是人們想誠心安排都不見得安排的出來.


幾個月前, 美國月季協會就提前定好, 要在1945年4月29日在加利福尼亞的太平洋月季協會成立日公開命名此品種為“和平”. 巧的是恰恰到了這一天, 正好蘇聯軍隊攻克了柏林,真正成了和平之日。隨後當”和平”被授予全美國月季大獎之日, 日本偏偏在這一天宣布投降; 一個月之後, 當美國月季協會在它歷史上第一次將它的金獎發給一個新月季品種的日子, 而這獲獎者又是”和平”, 正是在這一天舉行了聯軍和日本的結束戰爭的條款的簽字儀式. 有關”和平”月季的這三件大事都是數月前定好了日程的, 居然都和後來才發生的幾件二次世界大戰的有關戰爭與和平的大事件碰在同一天, 天下竟有如此巧合, 真是令人驚異。

1945年當聯合國在舊金山成立之日, 在參加聯合國會議的每一個代表的房間裏都放了一瓶”和平”月季, 並附上一個卡片, 上面寫著:”我們希望’和平’月季能影響人們追求世界持久和平的思維”.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梅昂才從他的朋友處得到愉快的消息:他所寄出3—35—40已經在美國成為最受歡迎, 而且賣出了幾百萬棵的著名品種. 所有出售了”和平”月季的公司都準備好了等一旦找到梅昂家族, 就把已經預先留好的品種專利酬金電匯給梅昂家族. 這一從天上掉下來的喜訊, 也為梅花昂家族的已經很著名的梅昂莊園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物質基礎和帶來極高的聲望.

法蘭西斯對為紀念母親而創育的3—35—40這一品種所獲得的多個名字, 他都欣然接受,因為“快樂”,“上帝保佑”,“和平”這些名字都意味著最好的訊息。他創育了一個誕生於戰爭的玫瑰,一個經由不可思議的途徑避免了毀滅的玫瑰,一個充滿了友誼及有生命力的玫瑰,可惜他只活到46歲,因為癌癥於1958年突然去世. “和平”月季的重要性, 不僅僅在於她本身的價值, 更重要的是, 她所含有的優秀, 或者說無與倫比的基因, 使得”和平”成為隨後育出的許多獲獎之優秀品種的父本或母本. 同時, “和平”還有兄弟姐妹, 形成”黃和平””粉和平”和”芝加哥和平”等等的系列, 成為一個”和平”家族. 到今天為止的過去的100年中, 還沒有任何其他一個月季品種可以趕上”和平”所起的不但承前, 而且啟後的重大作用, 從而推動了月季花邁上一個新的臺階. 舉世公認, 呼”和平”為”世紀性的月季”是一個恰如其分, 名副其實的稱號..

                                                      (圖為法國月季育種世家掌門人阿蘭-梅昂先生)


當筆者的一位友人在四月份訪問尼斯時, 需要把一盒科學樣品放在冰箱裏冷凍四天, 以便離開法國時帶上飛機. 正在兩難之際, 幸好當時送行的阿蘭-梅昂先生在旁邊. 阿蘭-梅昂就立刻去找旅店的櫃臺經理, 問可不可以在他們餐廳的冰箱中存放四天. 經理一看是梅昂先生, 沒有二話, 立刻回應說:”當然可以, 梅昂先生, 我們樂於為您效勞”. 這位梅昂莊園的第五代傳人, 在法國可以說是無人不知, 無人不曉. 月季界高度評價這位待人充滿著熱情, 始終保持著關心他人, 不斷去學習新的的文化, 結交新的朋友, 以便使熱愛月季花的人群和社會圈子越來越擴大的阿蘭. 世界月季同仁一致公認阿蘭-梅昂(Alain Meilland)先生是現今世界月季社會裏當之無愧的領路人.

阿蘭是在悲劇之中, 即在他父親聲望如日中天, 年僅46歲逝世之際接的班, 當時阿蘭只有18歲,立刻擔當起肩負梅昂莊園繼續發展重任的擔子. 幸而深知自己病情和家族病史的法蘭西斯早早就讓他的獨子離開學校,參與了莊園的工作. 讓他天天和自己一起下地, 共同種植月季和識別品種. 可以說, 阿蘭從小耳熏目染, 在月季的天地裏長大. 在他爸爸父親去世後,在母親及祖父母的支持下,出色地繼承了父親的事業,未被所承擔的重任所壓倒,與父親所培育的“和平”一樣,在各方面都表現得十分出色。值得懷念的是, 在他初任重擔時, 戴高樂將軍親自會見這個只有18歲的年輕人. 這位二次大戰的法國領導人和老英雄, 給予了為法國在世界月季發展上增光添彩的梅昂家族的年輕的接班人以極大的鼓勵. 1959年5月在巴黎舉行的十天花卉展覽有四百萬人參觀. 當擔任英國皇家月季協會名譽會長的英國女皇的母親老太後走到梅昂莊園的展臺時, 正在忙前忙後, 一身是土的阿蘭和太後的親切談話, 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阿蘭至今回憶到那次巴黎花展僅僅五月一日的這一天, 就有一百萬人參觀. 這十天的勞累和產生的影響在他的團隊和他個人的記憶中打下了永遠難忘的烙印, 他希望下一代能永遠保持在困難和艱辛中也永不消逝的能量和熱情.


在父親去世僅僅幾個月之後, 在母親和祖父的陪同下, 阿蘭也踏上了他父親23年前訪問美國的路程, 同樣和美國同行建立了深交, 美國人也立即認識到這個18歲的年輕人一定會成為優秀的接班人, 因此都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有別於他的父親, 阿蘭的足跡從1935年起, 走的比法蘭西斯更加長遠, 更加寬廣. 他不但是月季界的聞人, 而且擔任了歐洲植物保護委員會主席. 但所有訪問者無論是去尼斯郊區的育種中心, 還是去裏昂郊區的種植園, 大家看到的現年已68歲的阿蘭穿著勞動布褲, 就是陪著遠來的客人. 他也會不時隨手把暖房裏的雜物給整理好, 還留個條子, 讓工人註意. 他也開一輛和其他管理人員一樣的公司用工具車帶客人參觀, 無論工人還是管理人員會隨時攔住他談幾句話, 好解決問題. 讓人感到他始終保持家庭裏傳下來的農民之間互相關心和親切的樸實無華.

阿蘭-梅昂一方面繼承了梅昂莊園的經營管理工作,成為不知疲倦的領導,團結家族中各個成員,互相配合工作,使莊園成為他們的總部,心臟及信息中心;另一方面他到美國及歐洲各地旅遊,結交朋友,增加專業知識及學習各國語言,建立了玫瑰世界的概念及目標;繼承他父親的活動,確定莊園需要進行的研究項目。他的格言是:“市場的需要就是我們的創造動力”。但是阿蘭並是一個把追求利潤放在第一位的企業家, 因此他不欣賞機械式的擴展業務,而是更珍視人民間的感情,他確信在任何地方月季都能帶來朋友,它們是快樂及友誼的禮品,是完美的使者,能傳遞愉快的感情;如“天國”(PARADISE),“樂園”(EDEN)這些花都是很好的象征,以其美麗與優雅奉獻給人們以愉悅。阿蘭認為:不可能用月季來收買人格,邪惡永不可能玷汙月季。


阿蘭-梅昂一直關心注視著


14億人口的中國人對月季花的熱愛,他深知中國這塊土地和人民在歷史上對現代月季發展所作出的偉大貢獻,也知道當今從貧困中走出來的中國人民對現代月季的熱情,看到中國未來的市場前景。早在多年前中國改革開放時就有法國駐華使館農業專員米歇爾埃特(MICHEL HERMITTE)與梅昂莊園亞洲代表於一(JACOUES HULLY)與中國有關公司接觸,準備合作發展,於一說:如果中國13億人口的十分之一每人每年消耗一打月季花,世界上那個公司也難以供應!


1995年,慶祝聯合國成立五十周年,在日內瓦舉辦了月季集會,當時的秘書長埃及人加利和阿蘭一起出席並接待了全球150個國家的青年,並向大會增送了法蘭西斯-梅昂創育的“和平”作為五十周年慶典的標誌,這花束邁進了與”和平鴿”, ”橄欖枝”的行列同時成為了和平的象征。這個誕生於戰爭,以不可思議的途徑保存下來的有生命力的月季的事績感動了大量青年人,同時聯合國再次選擇該月季作為傳達和平的訊息,因為和平像月季一樣是永恒的。

作者:源寧
鏈接:http://www.jianshu.com/p/5098c6547bf1
來源:簡書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