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time SilkRoad's Blog (218)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上)

作者簡介:北大哲學系教授,剛從美國柏克利大學做了一年訪問學者回國

如果說內心深層的刺痛是詩人走向詩歌的原因,那麽對這刺痛的回應就成了分判不同類型的詩人的尺度:是選擇活在傷口里,用傷口的開裂來喧泄和冷笑;還是選擇刺痛中的完整,在完整中悲憫這因貧血而日益冷酷的世界,就成了根本的分野。前者在自閉式的躲閃中將怨恨進行到底;後者則在不可遏制的憤怒中隨時準備寬恕。

選擇成為詩人,究竟意味著什麽?隨著這一追問而來的反問是:這樣普世性的提問姿態,其正當性何在?也許我們只能就某個詩人及其作品、甚至只能對某一具體的寫作提問?或者,我們還缺少更清楚地提出問題所需要的支點:在謎面的構成中,還缺少關鍵詞?就視線所及,我們開始尋找有望開啟問題的鑰匙:

關鍵詞…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July 8, 2017 at 10:44am — No Comments

程文超等·是民間保存了詩歌的火種——廣州四人看詩歌的民間沈浮(下)

楊:當代詩歌實際上並不一定是在意識形態或者價值觀念上與傳統對抗,更多的只是藝術反叛,反對傳統文化中那些腐朽的東西。詩人希望不斷給已有的寫作注入新鮮的元素,對經典進行挑戰。雖然權威話語的由來也經歷了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可能以前也年輕過、新鮮過,然而經過了長久的積澱,慢慢凝固了,不再促進藝術的流動反而起阻礙作用,就變得腐朽了。

謝:比如朦朧詩的產生,當時恰恰迎合了意識形態的某種需要,那是文革之後,第一次發生的個人籲求與政治需要部分地相重疊的現象。…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July 8, 2017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下)

這些以我屬的、主體性的語氣表達出來的個體經驗,同時也在傳達具有普遍意味的、對詩歌寫作的位置的理解。詩歌寫作不再是懸空和透明的,而是糾纏在各種復雜而危險的力的關系中。



在語詞與語詞的意義和所指、詩句與詩句中所表達的感受和領會之間直接的、清晰的對應關系,那種通過字典和文學欣賞課來繁衍和復制的暴力關系,對詩人而言,意味著詩歌的死亡和墳墓。因此,詩歌寫作首先是對那種普遍的意義交換關系、因而也是對使這一交換關系得以系統地維系下去的權力關系的反抗。然而,抗拒的姿態是多樣的。





其中最典型的姿態有兩種:…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July 8, 2017 at 10:30am — No Comments

古馬的詩·蒙古馬

埋進土里的落日 

茂盛的青草是誰從地底下返射出的光線

青草中的野花哪一片是滲透出時間表面的人的鮮血 

(具有落日的味道)

蒙古草原 

一匹垂首於蒼茫的蒙古馬 

被風吹動的鬃毛 

像成吉思汗的頭發

古馬的詩·倒淌河小鎮…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7 at 8:56pm — No Comments

古馬的詩·羅布林卡的落葉

羅布林卡只有一個僧人:秋風

羅布林卡只我一個俗人:秋風

用落葉交談

一只覓食的灰鼠

像突然的楔子打進談話之間

寂靜,沒有空隙



古馬的詩·青海的草



二月呵,馬蹄輕些再輕些


別讓積雪下的白骨誤作千里之外的搗衣聲…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1:09pm — No Comments

古馬的詩·油燈

我有一把 

黃金的鐵鍬 

在我淚水的陰影里 

我徹夜挖掘

我尋找一粒豆子 

它如何忘了發芽 

我詛咒一粒蓖麻 

它偷走了我紅色的毒藥

我把這 

黃金的鐵鍬 …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1:07pm — No Comments

傅維·從自由呈現到深度敘事

一組《下揚州》共十七首,每首在二十五行之間,這不到四百行詩花了陳東東近一年的時間,今年春節我們在杭州的時候,他說,這是他寫得最慢的一組詩,甚至到現在已是五月了,他還沒有寫出一首新詩。幾個月乃至幾年不寫詩,都是很正常的,反映在陳東東的寫作中,寫作周期也不是問題,突出而值得關注的是變化,與他過去的詩相比,這組詩發生了震動性的變化。

過去詩歌對陳東東而言,不是創作、是呈現。他寫詩,不需要絞盡腦汁。我確信,他的詩別有來源,另有出口。這種勢態,可以列出一系列無關:無關他人和他人的詩;無關主題與教化;無關俗世的邏輯和演繹;無關文明(或俗世文明,當然最終也難逃文明的囊括);甚至無關他自己………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1:00pm — No Comments

冰馬·詩劇:崔鶯鶯與張生的後現代愛情生活

——湖北青蛙兩首詩作的研讀筆記



崔鶯鶯和張生,這兩個湯顯祖時代的戲劇人物,竟然得以再生。當我在《或者詩歌論壇》上以稀奇的眼光讀完湖北青蛙(龔純)的《月色下的崔鶯鶯》,我被詩人的智慧折服了。沒想到,時隔幾天,他又貼出了“連續劇”《星空下的張生》。我當時就激動地在帖子後面續上跟貼:“我聽到了久別重逢的天沔三棒鼓,公安魚鼓,或者張民智的湖北大鼓。”我的這個簡單評價並沒有引起任何人包括青蛙自己的重視,我不知道是什麽原因。…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吳銘越·詩人心中的蘋果樹——黑龍江六詩人印象

《詩潮》雜志要做一期黑龍江詩人專輯,於是,張曙光、桑克、馮晏、文干義、朱永良、吳銘越等六位詩人的詩歌,有了一次小小的“碰面”。詩歌如同他們心中的蘋果樹,枝繁葉茂,芳香各異,而我作為品嘗者,既是一次向前輩們汲取營養的過程,又是一次自我審視的過程。我想表達的,是我咀嚼出的味道。…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森子·城市生活的借口

今天我們怎樣建築,

明天我們就將怎樣拆除。

因為,我們並不了解

未來的尺度。

——拙作《城市·1990》…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15pm — No Comments

耿占春·敘事的轉喻——讀森子的詩(上)

盡管這些年我個人的閱讀興趣總是見異思遷,我仍然如同領受最敏銳的感覺賜福般地持續地閱讀一些詩人的作品。森子的作品即是其中的一道獨特景觀。當代詩歌寫作最具魅力之處是:這種在文明中似乎已經延續了過久的寫作模式,如何能夠在詩歌語境已經面目全非的現代經驗中再次實現它?它在現代生活世界中的功能是什麽?詩歌寫作所面臨的困難,是整個人文知識系統所面臨的困境。只是後者的反應要遲鈍些。當代最優秀的詩歌寫作的意義,不在於這些詩歌的技藝如何地嫻熟,甚至思想怎樣地深刻,而在於它面對人文困境時所體現出來的對寫作真實性的尋求,它尋求與詩學傳統的相切點,也尋求與變化著的生活世界的切點。在於它進入寫作的困境而不是繞開了困境。

在森子近年的詩中,出現了一些對寫作活動本身進行反省的作品。《夜布谷》、《懸崖》、《不與它干杯》、《卡夫卡日記》等等,它們是詩人對寫作的復雜性質的一種自我注釋。《卡夫卡日記》的開始就是焦慮的自白,“什麽都沒寫,幾乎什麽都沒寫,/…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08pm — No Comments

耿占春·敘事的轉喻——讀森子的詩(下)

在《鄉間公路》中,長期在報紙工作的詩人坦然承認:“電腦損害了視力,電視和報紙 / 奪走了我的想象,還有噪音改變了耳朵的內部構造”,詩人意識到他的聲音與書寫已經與訓導聲、電氣聲、服從聲、城市的聲音“混聲”,成為非連續性和多義性的片段,森子詩歌中的自然事物的語言與商業社會的語言煉金術般地結合在一起,完美的詩學象征變成了曖昧狀況的寓言:

哦,時代

像個隨意嫁人的新娘,自從我娶了她,就跟了她娘家的姓

還是說說春天吧,我走在鄉間公路上,部分地讚同

現代文明……

我坐汽車用最短的時間來鄉間做一次心靈的漫步,希望…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08pm — No Comments

阿赫瑪托娃·關於《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中)

無論如保,上述這封信並未落到一位令人感激的後人手中,如果等待著目前這封信的也是同樣的命運,那你就不必驚訝於看到它在洛杉磯或廷巴克圖7出版,且附有神聖的聲明:版權所有。甚至我也不得不對這種關於我的未經轉讓的作品的聲明表示欽佩……但這些都是細枝末節。這首詩為它自己帶來的遠為糟糕。關於它的謠言說它力圖超過我的其它與此毫無干系的作品,而且,從這一意義上來歪曲我的文學生涯(它不過爾爾)和我的傳記。



此外,我不止一次地被勸告說,對於一個女人,當她40歲上還不錯8時做一個賣弄風情的女子要比其它方式更好。但是,罪人如我,且完全不是賣弄風情,我在那封注定要倒霉的信里已煞費苦心地向你詳盡敘述了我的這首詩遭受厄運的所有時刻。很顯然,就一位作者而言,相信這樣的“直言不諱”是很有誘惑力的。…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程文超等·是民間保存了詩歌的火種——廣州四人看詩歌的民間沈浮(上)

時間:2001年11月22日

地點:廣州

主持人:程文超(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參加者:楊 克(詩人,《中國新詩年鑒》主編)

謝有順(文學批評家,《中國新詩年鑒》編委)

張 檸(文學批評家,《中國新詩年鑒》編委)



一、“民間”產生於自由被壓抑的地方…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阿赫瑪托娃·關於《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下)

科馬羅沃,1961年8月26日



除了使這首詩進入郊區(弗雅澤姆斯基隱修院,二手書店,教堂庭院的圍墻等等)的嘗試之外,使它接觸底層的過程也需要試著給出這位龍騎兵的某種傳記、某種歷史背景(他在斯莫爾納學院的未婚妻,這位表妹後來進了女修道院——那“莊嚴的封地”,以及那位因為他的背叛而刺死自己的吉普賽女人)。她們倆都來自這支芭蕾,也都未能進入這首詩中(“兩片心愛的陰影”)。或許她們會在一段音樂中重現。但這兩位姑娘對於這首詩本身而言是完全多余的。關於他真正的傳記的別的部分我知之不多,所有這些原本都將以他的一本詩合集(米哈伊爾·庫茲明)為依據的。






女主人公(一半是奧爾加,一半是達吉亞娜·維切斯洛娃…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阿赫瑪托娃·關於《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上)

冷霜譯

要確知我是從何時開始在我內心深處聽到這首詩,已經是不可能了。那也許是在1917年2月25日,在一次《假面舞會》1的彩排之後,我和我的同伴站在涅夫斯基大街,而一支哥薩克騎兵軍沿路沖鋒的時候,或者是有一次,當我一個人站在利泰內橋上,在遼闊的日光中,它突然被提升起來(絕無僅有的一件事),以使一艘掃雷艦為支援那些布爾什維克而向著斯莫爾納進發(1917年10月25日)。我真的不知道!



* * * * * *



這首詩是事物的特殊的反叛。奧爾加…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蔡天心·四城記: 從雅典到羅馬(上)

第一天·米蘭

1. 巴爾干半島

在現代漢語里, 歐洲各國的主要城市名字大多采用音譯, 

雅典是僅有的少數幾個例外之一, 雅典與希臘語 (Athinai)或

英語 (Athens) 里的發音有著較大的差異, 可以說中國人把最

高貴的名字留給了雅典, 而把最美麗的名字留給太平洋彼岸的

新世界。上午十點,…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9:58pm — No Comments

蔡天心·四城記: 從雅典到羅馬(中)

9. 初到威尼斯

穿過一條寬闊的大堤, 就進入威尼斯島, 聖露西亞車站到

了。走在廣場上, 隨即被撲面而來的歡樂氣氛感染, 大運河上

船只穿梭往來, 人們習慣把它們叫做水上公共汽車。遊客們個

個興高采烈的, 仿佛是在歡度重大的節日, 威尼斯真是個人間

天堂, 即便巴黎的塞納河畔也無法相比, 那兒堤岸和水面的差

距造成一種疏離感。米蘭遇見的那位巴里少女說得沒錯, 威尼…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9:57pm — No Comments

蔡天心·四城記: 從雅典到羅馬(下)

17. 匈牙利情侶

菲波那契流傳下來的畫像很像拉斐爾, 他常常以旅行者自

居, 人們喜歡稱他是“比薩的萊昂拉多”, 而把《蒙娜麗莎》

的作者稱為“芬奇的萊昂拉多”。應該說我與菲波那契頗有緣

分, 在我出世的那年, 一群熱衷於研究兔子數列的人成立了國

際性的菲波那契協會, 並在美國出版《菲波那契季刊》, 三年

前, 我又有幸在同一期雜志上兩次露面。我試圖在地圖上尋找…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9:56pm — No Comments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上)

我自己到現在還沒有讀過阿堅在報刊上公開發表過的詩,我所讀的只是手頭一些他自印的集子,他那時贈詩時多自署“大踏”,未看到署名前卻聽成“大塌”。但這里還是循例叫他較響亮的名頭“阿堅”。 

我手里有的這些詩稿一共有21輯,印在便宜的泛黃的白紙上,最早的一輯是87年6月《多余的日子》,收詩32首,如果加上“代序”是33首,最晚的一輯是91年5月的《自然的風》,無序,也是32首,標明是第41輯,也就是說,我手頭有的21輯、600多首詩,只是從87年到91年中印出的、他的詩歌的大致一半。阿堅這位自認的“懶人”,實際上夠高產的了。 …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9, 2017 at 9:5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