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time SilkRoad's Blog (262)

巴黎評論·散文的藝術—E.B.懷特訪談(上)

《巴黎評論》:太多的評論家將一個作家的成功歸結於擁有一個不幸的童年。您能談談您自己在弗農山莊的童年生活嗎?…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October 16, 2018 at 8:50pm — No Comments

欣賞E.B. 懷特隨筆

譯:黃勇民/文:[美]克里斯托弗·萊曼-豪普特 (Christopher Lehman-Haupt)

他們時常會給我們評論家一個機會,這個星期就是這樣的一個機會。他們推出了《E.B.懷特隨筆》作為最近出版的《E.B.懷特書信集》的姊妹集。作者在他的前言里寫道 “為了收集這些隨筆,我翻閱我的許多其他書籍,首次在兩個集子中增加了一些的作品。”這意味著一個評論員得反復閱讀《別了,T型福特!》(譯註:Farewell to Model T,有人將之譯為《別了,我的至愛!》。)和《這里是紐約》(譯註:Here is New York,有人將之譯為《這就是紐約》。),這兩篇隨筆分別發表於1935年和1949年;《一人的肉》(1944)一書中除三章以外的全部章節;《從角落數起的第二棵樹》(1954)一書中的幾個選段;《我指南針的指針》(1962);《美國幽默的一個分庫》導言(譯註:A Subtreasury…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October 10, 2018 at 2:29pm — No Comments

文景·拉美文壇常青樹巴爾加斯·略薩半世紀的小說創作(下)

繼《世界末日之戰》之後,另一部歷史題材的長篇小說《公羊的節日》的問世是在將近二十年後,該小說被認為是略薩的又一部力作。作品通過一個家庭的遭遇來再現多米尼加共和國前獨裁者特魯希略對人民長達三十多年(1930-1961)的“精神”專制統治。小說有三條互相穿插的敘述線索:A. 三十多歲的烏拉尼亞在消失很多年之後回到祖國,並向她的阿姨和表姐妹回憶自己十四歲前在秘魯的遭遇,B. 獨裁者特魯希略生前最後一天的活動, C.一群密謀刺殺特魯希略的人的行動及行刺後被追捕的情況。小說題目引用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俗語“他們殺死了小羊羔”,來暗指特魯希略被殺的事件。…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9, 2018 at 8:16pm — No Comments

《城市與狗》:秘魯版德雷福斯事件

略薩相信薩特承諾文學的主張,不過波伏娃的男人最動容之言無疑是“存在先於本質”。左拉的《萌芽》被看做是自然主義的登峰造極之作——而在我看來,左拉一生最偉大的一刻是憤怒寫下《我控訴》的那一刻。自然主義與存在主義,類似於長安街與新華南街的關係——一種伸張,一種延長,一種在法蘭西緊湊氣息下的蕩氣回腸。之所以提到左拉,是因為德雷福斯事件——於是,薩特,左拉和略薩形成了穩固的三角形。兩位法國人和一位秘魯人,他們的生命哲學在某些方面是一脈相承的。…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9, 2018 at 8:04pm — No Comments

文景·拉美文壇常青樹巴爾加斯·略薩半世紀的小說創作(上)

上海譯文出版社於近期出版了拉美作家巴爾加斯·略薩的《城市與狗》、《公羊的節日》和《天堂在另外那個街角》,這對於一名西班牙語工作者來說,真是個好消息。拉美作家中作品被翻譯成中文最多的恐怕要數這位“拉美文學爆炸”健將了,而筆者認為,譯文這次推出的三本著作,正好是略薩最為優秀、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這三部作品中文版的發行,讓我不禁想回顧一下這位至今仍屹立於拉美文壇頂峰的文學爆炸代表作家近半個世紀的小說創作歷程。…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9,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少年心境 評《城市與狗》

非常好看!結構風格對話心理描寫都很棒!敘事順序很奇特也很吸引人

嗯我評論還是習慣列情節,不想被劇透就別往下看了。

軍隊里的官僚式黑暗和士官生們私底下的胡作非為暫且放一邊,我更偏愛少年心境~

寫得非常混亂,大致上按角色一個個來。

“美洲豹”給我極其鮮明的真實感;阿爾貝托則是劃清界限似的遊離,因為他本質圓滑?博阿是個算得上義氣的普通少年;對卡瓦和魯羅斯等印象不深,阿羅斯畢德作為班長起初也是凝結團體的一員——…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9, 2018 at 7:58pm — No Comments

羅豫·黑色青春物語 城市與狗的評論

在風雲變幻歲月中長大的一代,總喜歡將自己的經歷視作財富,另一面又懷著羨慕或者妒忌,理所當然認為生活在和平時期的孩子應當“幸福地成長”。在絕大多數年輕人必須經歷的“社會化”過程中,貧窮、腐敗、麻木、殘忍等社會病以其無可阻擋的勢頭對少年進行的“成人洗禮”,他們應該比誰都不陌生。

秘魯當代文學大師巴爾加斯·略薩動筆寫《城市與狗》的時候,年方二十二歲。書中引用了法國左翼作家保爾·尼桑的一句話:“我曾有過二十歲。我不同意任何人說那是最美好的年華。”如果說我們在1990年代的美劇里為“成長的煩惱”會心一笑,那麽從年輕的略薩筆下看到的,恐怕更接近日本電影《關於莉莉周的一切》中那種成長的無從言表的劇痛。…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9, 2018 at 7:53pm — No Comments

NULLAND·敘事家略薩

作為拉美文學爆炸的一枚炸彈,略薩先生(西班牙語:Jorge Mario Pedro Vargas Llosa,1936年3月28日-)既不想在小說中販賣南美洲的玉米、咖啡豆和橡膠,也不想兜售歐洲殖民主義者遺留下來的孤獨、迷宮和斗蓬,更不想因此而穿上一件南美土著人的獵裝,拉出一頭南美野驢來和讀者們見面。略薩先生小說中的人物幾乎讓我們感覺不出他們生於何處,他們也許在秘魯吧,不過在他筆下,秘魯的利馬就象我們所有曾經到過的地方,因為它們有樓有街道也有小商店,小商店里不僅賣酒還賣煙。也就是說略薩先生的小說沒有以拉美特有的物質和人文環境來吸引人,他的小說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在於他出神入化的架馭那些既複雜又巧妙的敘事技巧,也正是因為此他不僅當了一屆國際筆會的會長,而且獲得了各種各樣的文學大獎。…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9, 2018 at 7:49pm — No Comments

田原·夢遊症患者在平房的醫院墻外狂奔

深夜



樹木們假寐著生長

星星的絮語依舊璀璨

像一樁透明的往事



夢遊症患者在平房的醫院墻外

狂奔。像一匹剽悍的野驢

他的高喊使醫生病倒

如同患了絕症



漁火明滅在夢的盡頭…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3, 2018 at 11:41pm — No Comments

拜倫·普羅米修斯

巨人!在你不朽的眼睛看來

  

人寰所受的苦痛

  

是種種可悲的實情,

  

並不該為諸神蔑視、不睬;

  

但你的悲憫得到什麽報酬?…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September 3, 2018 at 11:39pm — No Comments

(美)弗羅斯特:繁 星

在我們喧囂的雪地之上

他們聚集成無限,

刺骨的寒風在吹

他們以樹的形式在湧動——

仿佛給我們的命運帶來敏銳,

我們蹣跚的腳步很少落在

白色的空隙,一個休息的位置

在拂曉時不被看見,——…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9pm — No Comments

(美)弗羅斯特:熟悉黑夜

我早就已經熟悉這種黑夜。

我冒雨出去——又冒雨歸來,

我已經越出街燈照亮的邊界。

我看到這城裏最慘的小巷。

我經過敲鐘的守夜人身邊,

我低垂下眼睛,不願多講。

我站定,我的腳步再聽不見,

打另一條街翻過屋頂傳來…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9pm — No Comments

(美)弗羅斯特:熟悉黑夜

我早就已經熟悉這種黑夜。

我冒雨出去——又冒雨歸來,

我已經越出街燈照亮的邊界。

我看到這城裏最慘的小巷。

我經過敲鐘的守夜人身邊,

我低垂下眼睛,不願多講。

我站定,我的腳步再聽不見,

打另一條街翻過屋頂傳來…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8pm — No Comments

(美)弗羅斯特:遲到的散步

當我沿路穿過收獲的田野,

那些被收割後沒了頭顱的莊稼,

平坦地躺著,好像露水打濕了茅草屋頂,

幾乎遮沒花園裏的小徑。

當我來到花園中的空地,

肅穆的鳥的呼呼聲

從枯草的混亂之上傳來

要比任何話語都悲傷。…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7pm — No Comments

(法)普呂多姆:裂縫的瓶

枯萎了插著的馬鞭草,

扇子一下碰傷了花瓶;

只不過剛好輕輕觸著,

並沒有響出一點聲音。

但那條細微的裂痕,

每天都在蝕著玻瓶,

雖不現形跡,而是準定

慢慢地在逐漸延伸。…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5pm — No Comments

(美)桑德堡:也 許

也許他信任我,也許不,

也許我會嫁給他,也許不,

也許草原上的風,

海洋上的風,也許。

某個地方某個人,也許會說出。

我會把頭擱在他肩上,

當他問我,我會說:好的。

也許。

申奧…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3pm — No Comments

(美)羅伯特·勃萊:聖誕駛車送雙親回家

穿過風雪,我駛車送二老

在山崖邊他們衰弱的身軀感到猶豫

我向山谷高喊

只有積雪給我回答

他們悄悄地談話

說到提水,吃橘子

孫子的照片,昨晚忘記拿了

他們打開自己的家門,身影消失了…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11pm — No Comments

(美)桑德堡:思緒之束

我想起了海灘,田野,

眼淚,笑聲。

我想起建造的家——

又被風刮走。

我想起聚會,

但每一次聚會都是告別。

我想起在孤單中運行著的星星,

黃鸝成雙成對,落日慌亂地,…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美)桑德堡:夕 陽

有一種低聲道別的夕陽。

往往是短促的黃昏,替星星鋪路。

它們均勻地踱過草原和海的邊緣,

睡眠是安穩的。

有一種舞著告別的夕陽。

它們把圍巾一半投向圓穹,

於是投上圓穹,投過圓穹。

耳朵邊掛著絲絹,腰間飄著緞帶,…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美)桑德堡:霧

霧來了,

踮著貓的細步。

他弓起腰蹲著,

靜靜地俯視

海港和城市,

又再往前走。

趙毅衡 譯…



Continue

Added by Maritime SilkRoad on May 24,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