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 China Sea 南中國海

The South China Sea is a marginal sea that is part of the Pacific Ocean, encompassing an area from the Singapore and Malacca Straits to the Strait of Taiwan of around 3,500,000 square kilometres (1,400,000 sq mi). The area's importance largely results from one-third of the world's shipping transiting through its waters, and that it is believed to hold huge oil and gas reserves beneath its seabed. 

It is located:

south of mainland China, including the island of Taiwan, in the east;
east of Vietnam and Cambodia;
west of the Philippines;
east of the Malay peninsula and Sumatra, up to the Strait of Malacca in the west; and
north of the Bangka–Belitung Islands and Borneo

The minute South China Sea Islands, collectively an archipelago, number in the hundreds. The sea and its mostly uninhabited islands are subject to competing claims of sovereignty by several countries. These claims are also reflected in the variety of names used for the islands and the sea.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57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September 15, 2016 at 6:08pm

葛全勝 何凡能:中國南海諸島主權歸屬的歷史與現狀

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我國的神聖領土。事實證明,我國人民最早發現這些島嶼礁灘,長期以這些島嶼礁灘為基地進行漁業捕撈生產和居住,世代相繼對這些島嶼礁灘進行辛勤的開發和經營,我國政府最早對這些島嶼礁灘實行管轄和行使主權。

一、中國歷代發現、經營並轄制南海諸島的歷史淵源

我國現存上古典章《尚書·禹貢》中即有“南海”名稱。《詩經·江漢》中也出現“南海”之名,雲:“於疆於理,至於南海。”《山海經·海內南經》中亦載有:“郁水出湘陵南海”,等等。可見,南海之名早即有之,但因所載情況不詳,其指代和範圍可能與後世所講的南海並不一致。

秦時,中國先民已發現南海諸島。秦始皇統一嶺南,在今廣東地區設置南海郡,臨南海邊緣,自然對其附近海域實行政治管理和防守。1992年,我國學者在南沙群島最大島嶼——太平島上,發現了秦漢米字壓印紋硬陶片,表明上古時代中國人最早發現南沙群島。當時南沙尚屬無主土地,是中國人“原始取得”,這具有重要的法理意義。

兩漢時期,漢武帝在地處南海海域的海南島置珠崖、儋耳二郡,更註意對南海的防守,而當時周圍尚無今日南海周邊各國;據《海南省況大全》記載:西漢伏波將軍馬援在南征交趾過程中到過西沙群島;可見,西漢時南海諸島已與我國大陸的關系日漸密切。東漢人楊孚著《異物志》,已對當時或以前中國人對南海及南海諸島的認識做了原始性的地理記載:“漲海崎頭,水淺而多磁石”,第一次稱南海為“漲海”,並將南海諸島泛稱為崎頭,將南海暗礁、暗灘、沙洲等稱為磁石。這是中國人在公元一世紀前發現南沙群島的有力證據。

三國時,中國古代人民對南沙群島航行的方位、距離和海況已有詳細記錄。如吳國人萬震著《南州異物志》,其中記載:“句椎去典遨遊八百裏,有江口,西南向,東北行,極大崎頭,出多磁石”,同時還記載了:“玳瑁如龜,生南海”等內容;這是古代中國人民在南海經營活動(航行、捕撈等)的重要記錄。

東晉時,著名高僧法顯從印度返中國時,曾穿行整個南中國海。在他撰寫的《佛國記》中,詳細記載了從印度、斯裏蘭卡返回廣州的航程,其中從爪哇取道南海只需50天。這表明中國人在東晉時已開辟了穿越南海的航路。

南北朝時期,大陸人民已在西沙群島一帶活動。據《海南省況大全》,近年我國考古學工作者在西沙群島的永興和九礁等11個島嶼和礁盤上,發現了南北朝(主要是南朝)的六耳罐、陶環及隋、唐、宋、元、明、清的陶瓷器2000余件,產地多為今廣東、福建、江西等地。

隋唐時期,從南海諸島發現的考古遺存看,此時中國人不但在西沙群島有活動,在南海其他島嶼上也有大量活動。從文字記載看,隋煬帝時,曾派常駿、王君政等經南海海域抵達赤土國;《舊唐書·地理志》明確記載:“振州(今海南三亞)……南至大海……東南至大海二十七裏,西南至海千裏”,其所指範圍包括南海及其諸島。這是我國從唐代起南海諸島正式歸入版圖的又一證據,從此確立主權。

兩宋時,隨著航海實踐的增多,南海諸島又有新稱,並趨於細化。如《宋會要輯稿·占城國》記載:“……數日,主占城界,十日過洋情,東南有石塘,名曰萬裏,其洋或深或淺,水急礁多,舟覆翻者十七八”,以“石塘”專指南沙群島。此後史書多用“千裏長沙,萬裏石塘”以及類似的稱呼泛稱或專指南海諸島。宋人周去非在其《嶺外代答》一書中,寫明了南海有“長沙、石塘數萬裏”,“歷上下竺與交洋,乃至中國之境”,明確指出交趾洋(今北部灣)與昆侖洋(今越南昆化島附近海域)一線為中越海域分界線。這對確立南海諸島主權屬中國具有重要意義。此外,據考證南宋端宗皇帝曾逃到西沙群島避難。

元代,據記載,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元皇帝派遣大將史弼領兵5000,遠征爪哇。該艦隊經西沙海域,可能對包括今南沙海域發動進攻;雖未達目的,但這是中國古代人民對於征服南海邁出的一大步。我國著名天文學家郭守敬曾奉元世祖之命,在至元十六年(1279年)主持全國性“四海測驗”,往南海某島嶼上觀測其緯度,並取得卓越成果。這在天文測量史上和南海開發史上均是大事。

明代,據明王佐《瓊台外記》記載:萬州在明時轄有“長沙”、“石塘”,海軍指揮僉事“統兵萬余,巨艦五十艘”,巡邏南海,確立明政府對南海諸島及其海域的主權和管轄。《廣東通志》記載:“督發兵船出海防禦……自東莞南亭門放洋,至鳥瀦、獨瀦、七洲三洋,星盤坤未針,至外羅。”我國著名航海家鄭和等率領數十萬人馬,分乘幾十艘巨艦,橫越南海航線,出使西洋各國,遠達西亞和東非;在《鄭和航海圖》中標繪的“石塘”和“萬生石塘嶼”,就是今西沙和南沙群島。

時至清代,有關我國南海諸島主權與歸屬的記載已不絕於書。從清初流傳於民間的《更路簿》看,其中記錄了南沙群島73個地名及其方位。雖然地名是用海南方言拼寫的,但外國人據此拼寫標註在他們出版的航海圖上。清康熙《瓊州府志》中已將南沙群島籍入中國版圖;康熙四十九年至五十一年間(1710~1712年),廣東水師副將吳陛曾率領水師巡視西沙群島海域。雍正時高涼總兵陳倫炯著《海國聞見錄》,內附有《四海總圖》,是現在能見到的關於南海諸島較早的地圖,明確把南海諸島劃分為四大群島,並為以後各類著作所轉載。乾隆《泉州府志》記載:“吳陛,……擢廣東副將,調瓊州。自瓊崖,歷銅鼓,經七洲洋(今西沙群島海域)、四更沙,周遭三千裏,躬目巡視,地方寧謐。”當時西沙群島海域由廣東省海軍負責巡邏。道光《瓊州府志》明確指出:“萬州有千裏石塘、萬裏長沙,為瓊洋最險處”。宣統元年(1909年)四月,兩廣總督張人駿派遣廣東水師提督李準率領海軍官兵170多人前往西沙群島視察,逐島查勘,並在永興島上升旗鳴炮,重申我國對西沙群島的主權。

民國時期,我國曾二次正式公布南海諸島各島嶼的地理名稱:1935年公布南海諸島132個地名的中英文對照表;1946年中國政府從日本侵略者手中收覆南沙諸島後,於1947年再度公布南海諸島159個地名的新舊中外地名的對照表,並註明其中一些地名的意義,再次標繪東沙、西沙、中沙和南沙群島屬中國版圖。從古到今,世界上沒有哪一個國家如此系統地對南海諸島實行具有主權管轄意義的地名命名事宜。

新中國時期,中國政府進一步對南海諸島實施管轄。1959年3月海南行政區在西沙群島的永興島設置西、南、中沙群島辦事處,屬海南行政區管轄;1969年改為廣東省西沙、中沙、南海群島革命委員會。1981年7月經國務院批準在永興島設立西沙、南沙、中沙群島辦事處(為縣級),作為廣東省人民政府的派出機構,由海南行政區公署直接領導。1984年5月31日,第六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關於設立海南行政區政府的決定,再次明確規定海南行政區政府統一管轄西沙、南沙、中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1988年4月13 日,在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關於設立海南省的決定》中,再次重申西沙、南沙、中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歸海南省管轄。

上述史實可以看出: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神聖的領土和國家主權的一部分。兩千多年來大量的歷史事實表明,是我國古代人民最早發現、命名,並開發經營南海諸島,遲至唐宋時期,中國歷代政府即將南海諸島正式列入版圖,確立主權,並對南海諸島實施管轄,這是中國擁有南海諸島及其海域主權無可辯駁的法理依據(表1)。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September 15, 2016 at 6:08pm

二、南海諸島主權歸屬爭端的由來及現狀

(一)主權歸屬爭端的由來

南海諸島是指分布在我國海南島以南和以東南中國海上所有島礁的總稱。按其分布形勢,分成四大群島,即東沙群島、中沙群島、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圖1)。據中國地名委員會1983年發表的公告,南海諸島被標準化處理的島、洲、暗沙、暗礁、灘共252個,其中被稱為島的有25個。

南海諸島及其海域自古就是我國的神聖領土,這是無可爭辯的歷史事實。然而,自鴉片戰爭失敗後,根據1841年清政府簽訂的《南京條約》,中國割讓香港給英國;1885年和1886年根據中法和中英條約,越南和緬甸分別淪為法、英殖民地。至此,南海沿岸政治地圖發生了根本變化,中國不再是南海沿岸諸國的宗主國和強大國家,反而成為西方殖民主義國家企圖瓜分的對象。在這樣的背景下,西方列強開始謀奪我國南海諸島,由此帶來了我國南海諸島及其海域主權歸屬的爭端。

1867年,法國派調查船進入南沙群島繪制地圖,作侵占南沙群島的準備;1885年法國殖民者預謀侵占南海諸島(特別是南沙群島);並於1933年派艦艇侵占了南沙群島的一些島礁,制造了震驚中外的南中國海“九小島事件”,遭到國民黨政府及各界人民強烈反抗。1947年法國政府企圖派軍艦在西沙登陸,遭國民黨駐軍拒絕後離去。

1876年,英國水路調查船來福曼號進入南沙群島測繪地圖,並認為南沙群島“有長亙十英裏之礁湖,為水上飛機、潛水艇、小艦艇等理想的臨時休息及避難所”。1883年,德國人擅自在南沙群島進行測繪活動,清政府向德國政府提出抗議,加以制止。

圖1 中國南海諸島分布圖


1917年,日本人平田未治與日本海軍以“探險隊”之名,到我國南沙群島進行所謂的考察,並將其新登6小島,立上“日本屬領”的標柱;1923年始,開采南沙群島磷礦資源。中日戰爭爆發後,1938年日本以武力占領了南沙群島的一些島嶼,擅自定名為“新南群島”,並於1939年宣布占領。

但是,所有這些侵略行徑都隨著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而終結。1946年,當時中國政府指派高級官員赴南沙群島接收,在島上舉行接收儀式,並立碑紀念,派兵駐守。從1933年法國殖民主義者制造“南中國海九小島事件”起,到1946年我國政府再度收覆南沙群島止,其間經歷了13年的時間。

新中國成立後,1951年我國政府在《關於美、英對日和約草案及舊金山會議的聲明》中嚴正指出:“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主權和整個東沙群島、中沙群島一樣,自古以來,為中國領土。”並得到包括越南政府在內的不少國家政府和國際會議決議的公開承認。因此,戰後相當長的時期內,並不存在所謂的南海問題,南海周邊地區也沒有任何國家對中國在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權提出過異議。

然而,隨著亞太地區戰略地位和經濟地位的上升,南海諸島的地位日益重要。1956年,南越西貢政權派海軍占領南沙群島,入侵西沙。至1974年西沙海戰,我國海軍才將西貢南越軍趕出西沙。1975年,越南又非法侵略南沙群島一些島嶼,還提出對西沙、南沙的領土要求。在南海諸島爭端中,以越南同我國對南沙群島的爭議最為激烈,但越南對南沙群島的領土要求是無理的,因為它並不是最早發現、最早經營、最早管轄南沙群島的國家。元代我國搞“四海測驗”的結果,已確定南海西部所過之處在外羅山(今越南廣東群島)附近的分水洋作為中國與占城(今越南中部)“以域華夷的分界”,緯度正好在北緯15°,這是元朝留下的歷史鐵證,這一直為世界各國所承認。

素有“千島之國”之稱的菲律賓,1946年才成為獨立國家,其同南海諸島無任何歷史淵源。20世紀70年代以前,菲律賓並沒有任何法律文件或領導人講話提及本國領土範圍包括南沙群島。美國與西班牙1898年簽訂的巴黎條約和1900年簽訂的華盛頓條約也明確規定了菲律賓的領土範圍,並未包括南沙群島。1953年菲律賓憲法、1951年菲美軍事同盟條約等也對此作了進一步確認。然而,菲律賓因其國境鄰近我國南沙群島,知道南沙海域油氣資源豐富,才推行“保護南沙海域油氣資源”的海洋新戰略,強行侵占我國南海諸島的部分島嶼。1996年,菲海軍在中國南海黃巖島舉行兩棲登陸演習,其中許多演習是針對我國南沙群島的。1999年,菲律賓軍艦撞沈中國漁船,使我國漁民造成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我國已向菲提出嚴正交涉,抗議菲律賓非法行徑(表2)。

而馬來西亞1979年在發布的一份新地圖中,劃定其大陸架和領海疆域,公然將我司令礁、簸箕礁、南海礁、安波沙洲、南樂暗沙、校尉暗沙一線以南的海域劃歸馬來西亞,我國政府對此提出抗議,但馬來西亞的解釋為:“安波沙洲和彈丸礁一直是馬來西亞領土的一部分。”但證據何在,沒有提出任何說明。

20世紀70年代以後,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以軍事手段占領南沙群島部分島礁,在南沙群島附近海域進行大規模的資源開發活動並提出主權要求,根源在於這裏發現了豐富的油氣資源。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September 15, 2016 at 6:07pm

(二)周邊國家侵占南海島礁的現狀

目前,南海周邊國家侵占南海諸島的現象主要發生在南沙群島,對我國南沙群島全部或部分島礁提出主權要求的國家主要有: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文萊。其中,越南侵占島嶼和礁石30個;菲律賓侵占6個;馬來西亞侵占3個,巡視監控4個;文萊占領1個;印度尼西亞雖未占領島礁,但對鄰近海域有主權要求;而我國本身僅實際控制8個(包括台灣駐軍的太平島和中洲島),巡視監控21個。


1.越南

非法占領島嶼和珊瑚礁30個,島嶼總面積約0.67km2,同時將南沙群島及其附近大約100多萬平方公裏的海域納入越南版圖(圖2),並聲稱對西沙也擁有主權。越南是除中國外,唯一對西沙和南沙同時提出主權的國家。其論據主要有三個:

1) 1933年和1975年,對法國殖民當局和南越西貢政權南沙群島主權的“國家繼承”,特別是南越西貢政權於1958年和1959年發布的關於把南沙群島劃歸福綏省管轄的法令。

2) 《舊金山和約》對南沙群島的處置條款,即提出“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列島、南沙及西沙群島的一切權利和要求”,但只字未提這些領土的歸屬問題。

3) 一些越南“古籍資料”,但這些島嶼的最早歷史記錄是1802年才開始的。

圖2 中國南海周邊國家聲稱南海主權界線


2.菲律賓

菲律賓對南沙群島的領土要求基於專屬經濟區,沿海大陸架公約及1956年探險隊的遠征考察。菲律賓占領6個島礁,總面積約0.8km2,基本上控制南沙東北部海域。其依據主要有兩個:

1) 這部分島嶼原為“無主島嶼”。

2) 這些島嶼離菲律賓最近,對菲律賓的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至關重要。


3.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占領島礁3個,巡視監控4個,基本上控制南沙群島西南部及海域。領土要求限於大陸架和專屬經濟區,其侵占和分割南沙島礁和海域的主要借口是這些小島位於馬來西亞的大陸架上。


4.文萊

文萊占領1個島礁,領土要求基於專屬經濟區。對外宣布200海裏專屬經濟區,並發行了標明海域管轄範圍的新地圖,聲稱對南通礁擁有主權,並分割南沙海域3000平方公裏。文萊是對我南沙部分島礁提出主權要求而唯一未派兵進占的國家。

綜上可知,南海諸島(特別是南沙群島)的政治地位經歷了三個階段:一是從漢代直至19世紀中葉,南海沿岸或籍入版圖,或為藩屬,或長期友好相處,南海為中國的內海;二是19世紀中葉到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西方列強將南海沿岸諸國變為他們的殖民地,並開始染指南沙群島;三是二次世界大戰後,南海沿岸諸國先後獨立,有關國家出於各自目的,或對南沙群島提出非法領土要求,或出兵搶占南沙群島。

作者單位: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2:03pm

蔡曉穎·分析:南海仲裁案裁決如何影響東南亞各國

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周二(7月12日)就南海仲裁案宣佈裁決,指中國在南海領域「九段線」並享有「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加上南沙群島面積不足以構成島嶼,所以中國在南沙群島上面建造人工島等行為等同侵犯菲律賓主權。

此項裁決被視為深具標誌性,將會對東南亞各國國內政治、與中國的關係造成影響。

菲律賓總統面臨三項選擇


馬尼拉德拉薩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凱特利安(Richard Javad Heydarian)對BBC中文網說,對菲律賓來說,南海仲裁案的裁決是「很少人認為可能發生的最佳情況」。


菲律賓新上任總統杜特爾特曾多次表明有意與中國就南沙群島主權爭議與中國循談判解決,被外界視為對中國立場較為溫和。

菲律賓民眾在南海仲裁案裁決後,舉行反中游行。

不過,南海仲裁案裁決之後,反中國情緒在菲律賓蔓延,杜特爾特面對的情況有點棘手。

凱特利安說,杜特爾特現正面臨壓力,要求菲律賓政府發出言辭強硬的聲明。不過,他認為杜特爾特會否這樣做,仍是未知之數。這樣的聲明令加劇矛盾的風險很高,而中國也可能再做出具侵略性的行為。

凱特利安認為,杜特爾特也可選擇不發出強硬的聲明。「裁決結果(對菲律賓)很有利,杜特爾特政府利用裁決結果要求中國退讓,例如要求中國不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中菲雙方不再於斯卡伯勒淺灘(中方稱黃岩島)活動、中方不再於具爭議的海域中騷擾菲律賓漁民及軍人等等。」

凱特利安指出,中菲兩方還有第三個選擇: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五第一條成立和解委員會。這樣的處理方法,令雙方可以顯示出他們對國際法的尊重、保留外交渠道。和解委員會亦可令兩國在雙方皆可接受的法律專家的指導下,處理南沙群島的主權爭議。不過,這樣會貶低常設仲裁法院的裁決。

假如杜特爾特選擇較溫和的方式處理南沙群島主權爭議,會否降低菲律賓民眾對他的支持度?凱特利安說:「杜特爾特仍然處於蜜月期。他是幾十年內最強勢的總統,而且在國會中有絕對多數的支持。現時他仍有能力去面對爭議。」

越南或仿效菲律賓提出仲裁

越南政府邊界委員會前主任德蘭從(Tran Cong Truc)接受BBC越南語部的採訪時說,仲裁案結果證明法治在實行。

他說歡迎及稱讚仲裁庭正義、透明、令人尊敬的裁決結果。

德蘭從亦說,越南會繼續利用外交途徑嘗試解決問題。不過假如外交途徑無效,或談判過程拖延,越南「可能考慮法律途徑」。

黎洪和指出,菲律賓在仲裁案中取得勝利,很有機會鼓勵越南仿效。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ISEAS - Yusof Ishak Institute)研究員黎洪和(Le Hong Hiep)指出,菲律賓在仲裁案中取得勝利,很有機會鼓勵越南仿效。本次的仲裁案未有包含西沙群島(越南稱黃沙群島)。


黎洪和說:「越南有可能要求仲裁庭裁定黃沙群島沒有資格成為享有經濟專屬區的島嶼。越南亦有可能要求仲裁庭裁定中國於1996年在黃沙群島公布的領海基點基線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不過,新加坡國立大學助理教授莊嘉穎指,假如越南申請仲裁,仲裁結果對哪方有利屬未知之數。


莊嘉穎指,中國與西沙群島的距離遠比南沙群島靠近,對越方來說,是其中一個帶來風險的因素。


「越南高官曾公開承認中國擁有(西沙群島)主權(在70年代),雖然河內現時指是因為戰爭帶來的壓力,所以當時才承認中國主權。」


「中越雙方亦曾經就北部灣的劃界達成協議,假如越南申請裁決,案件對越南一方來說,將會變得複雜。」


經過近三十年的談判,中國與越南在2000年12月達成中越北部灣劃界協定,協定涵蓋總體面積比例、漁業及油氣等問題。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2:03pm

越南民眾反中情緒熱烈

黎洪和對BBC中文網說,南海仲裁案裁決結果出爐,結果超出越南大眾的期望,所以不少越南人亦認為裁決結果對越南也算是一場勝利。


此外,越南反中國情緒持續高漲。BBC越南語部報道指,有越南網民在更新支持「九段線」的中國明星名單。


越南網民詳列支持中國在南海群島主權的明星,並截取他們在微博或instagram上的言論在「K Crush Vtrans - News & Gossip」的臉書專頁上,越南網民詳列支持中國在南海群島主權的明星,並截取他們在微博或instagram上的言論。其中包括韓國男子組合Super Junior-M的周覓、EXO-M的Lay(張藝興)等等。

帖文截至截稿時,已有10,000讚好,近五千人分享。「K Crush Vtrans - News & Gossip」的臉書有約13萬人讚好。


有讀者在BBC越南語的臉書專頁留言:「現在越南的影迷會看美國或歐洲電影,我們不會再看中國電影。」


南海仲裁案也會影響東盟的合作關係

老撾、泰國、柬埔寨及緬甸等國家未有涉及南海爭議,估計裁決並不帶來太大的直接影響,但中國有可能向這些國家施加壓力。


莊嘉穎說:「東盟或許更難齊心合作、協調,東盟在地區的角色或會受到質疑。」

周一(7月11日)新加坡有國會議員問到,東盟會否就南海仲裁案裁決結果發出聯合聲明。新加坡外交部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答覆質詢時候,他說共識是東盟達成決定的基礎,所以未能確認東盟會否就裁決發表聯合聲明。

由於新加坡現時擔任東盟與中國的協調國,莊嘉穎認為維文的反應,顯示東盟各國政府尚未有清晰的應對,並觀望中國對裁決後的反應。(2016年7月13日 BBC中文網記者 香港報道)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1:52am

中國:海牙法庭南海仲裁無效及無約束力

中國對海牙法庭對南海仲裁案作出裁決做出回應,稱該裁決無效,沒有拘束力。

海牙法庭在裁決中指在九段線內,中國沒有「歷史權利」宣稱主權。

該案由菲律賓單方面提起仲裁,菲律賓稱中國在南海區域的活動違反了國際法。

中國外交部發表聲明稱,該裁決是無效的,沒有拘束力,中國不接受、不承認。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會見歐盟官員時也對海牙法庭的裁決做出評論。中國媒體引述他說,中國致力於維護南海和平,但是他說「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在任何情況下不受所謂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裁決的影響。中國不接受任何基於該仲裁裁決的主張和行動。」

中國外交部在聲明中說,「仲裁庭無視菲律賓提起仲裁事項的實質是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問題,錯誤解讀中菲對爭端解決方式的共同選擇,錯誤解讀《宣言》中有關承諾的法律 效力,惡意規避中國根據《公約》第298條作出的排除性聲明,有選擇性地把有關島礁從南海諸島的宏觀地理背景中剝離出來並主觀想像地解釋和適用《公約》, 在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上存在明顯錯誤。」

聲明指出,「仲裁庭的行為及其裁決嚴重背離國際仲裁一般實踐,完全背離《公約》促進和平解決爭端的目的及宗旨,嚴重損害《公約》 的完整性和權威性,嚴重侵犯中國作為主權國家和《公約》締約國的合法權利,是不公正和不合法的。」

聲明還說,「菲律賓單方面提起仲裁,目的是惡意的,不是為了解決與中國的爭議,也不是為了維護南海的和平與穩定,而是為了否定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 洋權益。」

中國宣稱擁有南海島礁和島嶼90%的主權。但其它國家也宣稱對其擁有部分主權。
中方此前宣稱不接受、不參與南海仲裁案,不承認、不執行仲裁結果。

海牙法庭的裁決公布之後,包括新華社在內的很多中國官媒都重申了這一點。

新華網稱這是無效裁決,中方多次聲明,菲律賓共和國阿基諾三世政府單方面提起仲裁違背國際法,仲裁庭沒有管轄權,中國不接受,不承認。

另外新華社發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聲明》聲明中包括五點,其中包括中國南海諸島包括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和南沙群島和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包括的內容,其中有中國在南海擁有歷史性權利。

中央電視台也發佈快訊說,菲律賓南海仲裁庭作出非法無效裁決 中方聲明:不接受,不承認。這項裁決具有約束力,但沒有執行力。

中國外交部和國防部都做出了回應。中國國防部網站在仲裁案裁決之前表示解放軍鑒定捍衛國家主權。

其中國防部在裁決稍早前發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答記者問的話說,關於菲律賓南海仲裁案,中國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

他說,不論仲裁結果如何,都不影響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和權益。不論仲裁 結果如何,中國軍隊將堅定不移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海洋權益,堅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應對各種威脅挑戰。(2016年 7月 12日 BBC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1:48am

國際常設仲裁庭南中國海案裁決全文

南海仲裁案

(菲律賓共和國v. 中華人民共和國)

海牙,2016年7月12日

仲裁庭發布裁決

今日,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公約》”)附件七組成的仲裁庭就菲律賓共和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提起的仲裁案作出了一致裁決。

該仲裁案涉及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的作用和海洋權利的淵源、某些島礁的地位及其能夠產生的海洋權利,以及菲律賓聲稱違反了《公約》的中國某些行為的合法性問題。考慮到《公約》對強制爭端解決的限制性規定,仲裁庭強調,它既不對任何涉及陸地領土主權的問題進行裁決,也不划定當事雙方之間的任何邊界。

中國反複申明“其不接受、不參與由菲律賓單方面提起的仲裁”。然而,《公約》附件七規定,“爭端一方缺席或不對案件進行辯護,應不妨礙程序的進行”。附件七同時規定,在爭端一方不參與程序的情況下,仲裁庭“必須不但查明對該爭端確有管轄權,而且查明所提要求在事實上和法庭上均確有根據”。因此,在整個程序中,仲裁庭採取了一些步驟驗證菲律賓訴求的正確性,包括要求菲律賓提交進一步的書面論證,在兩次庭審之前及庭審過程中對菲律賓進行詢問,指定獨立的專家就技術性問題向仲裁庭報告,以及獲取關於南海島礁的歷史性證據並提供給當事雙方予以評論。

通過2014年12月發布的《立場文件》和其他官方聲明,中國明確表示,仲裁庭對本案涉及的事項缺乏管轄權。《公約》第288條規定:“對於法院或法庭是否具有管轄權如果發生爭端,這一問題應由該法院或法庭以裁定解決”。據此,仲裁庭於2015年7月就管轄權和可受理性問題進行了開庭審理,並於2015年10月29日作出了《關於管轄權和可受理性問題的裁決》,其中對一些管轄權問題進行裁決並推遲對其他問題進行進一步審議。2015年11月24日至30日,仲裁庭接著對實體問題進行了開庭審理。

今日的裁決審議了《關於管轄權和可受理性問題的裁決》未決的管轄權問題和仲裁庭有權管轄的菲律賓訴求的實體性問題。根據《公約》第296條和附件七第11條的規定,該裁決具有終局性和拘束力。

歷史性權利和“九段線”:仲裁庭認為,它對當事雙方涉及南海的歷史性權利和海洋權利淵源的爭端具有管轄權。在實體問題上,仲裁庭認為,《公約》對海洋區域的權利作了全面的分配,考慮了對資源的既存權利的保護,但並未將其納入條約。因此,仲裁庭得出結論,即使中國曾在某種程度上對南海水域的資源享有歷史性權利,這些權利也已經在與《公約》關於專屬經濟區的規定不一致的範圍內歸於消滅。仲裁庭同時指出,儘管歷史上中國以及其他國家的航海者和漁民利用了南海的島嶼,但並無證據顯示歷史上中國對該水域或其資源擁有排他性的控制權。仲裁庭認為,中國對“九段線”內海洋區域的資源主張歷史性權利沒有法律依據。

島礁的地位:仲裁庭接下來審議了海洋區域的權利和島礁的地位。仲裁庭首先評估了中國主張的某些礁石在高潮時是否高於水面。高潮時高於水面的島礁能夠產生至少12海裡的領海,而高潮時沒入水中的島礁則不能。仲裁庭注意到,這些礁石已經被填海和建設活動所嚴重改變,重申《公約》基於島礁的自然狀態對其進行歸類,並依據歷史資料對這些島礁進行評估。然後,仲裁庭考慮了中國主張的任一島礁能否產生超過12海裡的海洋區域。根據《公約》,島嶼能夠產生200海裡的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但是“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仲裁庭認為,這項規定取決於一個島礁在自然狀態下,維持一個穩定的人類社群或者不依賴於外來資源或純採掘業的經濟活動的客觀承載力。仲裁庭注意到,現在很多島礁上駐紮的政府人員依賴於外來的支持,不能反映這些島礁的承載力。仲裁庭認為歷史證據更具有相關性,並註意到歷史上小規模的漁民曾經利用南沙群島,且有若干在其上建立日本漁業和肥料開採企業的嘗試。仲裁庭認定,這種短暫的利用並不構成穩定的人類社群的定居,且歷史上所有的經濟活動都是純採掘性的。據此,仲裁庭得出結論,認為南沙群島無一能夠產生延伸的海洋區域。仲裁庭還認為南沙群島不能夠作為一個整體共同產生海洋區域。在認定中國主張的島礁無一能夠產生專屬經濟區之後,仲裁庭認為它可以在不划分邊界的情況下裁定某些海洋區域位於菲律賓的專屬經濟區內,因為這些區域與中國任何可能的權利並不重疊。

中國行為的合法性:仲裁庭接下來審議了中國在南海行為的合法性。在認定特定區域位於菲律賓的專屬經濟區的基礎上,仲裁庭裁定中國的以下行為違法了菲律賓在其專屬經濟區享有的主權權利:(a)妨礙菲律賓的捕魚和石油開採;(b)建設人工島嶼;(c)未阻止中國漁民在該區域的捕魚活動。仲裁庭還認為,菲律賓漁民(如中國漁民一樣)在黃岩島有傳統的漁業權利,而中國限制其進入該區域從而妨礙了這些權利的行使。仲裁庭進一步認為,中國執法船對菲律賓船隻進行攔截的行為非法地造成了嚴重的碰撞危險。

對海洋環境的損害:仲裁庭考慮了中國近期在南沙群島七個島礁上的大規模填海和人工島嶼建設對海洋環境的影響,查明中國對珊瑚礁環境造成了嚴重損害,違反了其保全和保護脆弱的生態系統以及衰竭、受威脅或有滅絕危險的物種的生存環境的義務。仲裁庭還查明,中國官方對中國漁民在南海(使用對珊瑚礁環境造成嚴重損害的方法)大量捕撈有滅絕危險的海龜,珊瑚及大硨磲的行為知情,卻未履行其阻止此類活動的義務。

爭端的加劇:最後,仲裁庭審議了中國自本仲裁啟動之後的行為是否加劇了當事雙方之間的爭端。仲裁庭裁定,它對菲律賓海軍與中國海軍和執法船隻在仁愛礁的對峙可能造成的後果沒有管轄權進行審議,因為此項爭端涉及軍事活動,因此為強制爭端解決所排除。但是,仲裁庭認為,中國近期大規模的填海和建設人工島嶼的活動不符合締約國在爭端解決程序中的義務,因為中國對海洋環境造成了不可恢復的損害,在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內建設大規模的人工島嶼,並破壞了構成雙方部分爭端的南海島礁自然狀態的證據。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1:48am

下文為仲裁庭裁決的擴展摘要。

本案仲裁庭於2013 年6 月21 日根據《公約》附件七規定的程序組成,以對菲律賓提交的爭

端進行裁決。本案仲裁庭由加納籍法官Thomas A. Mensah,法國籍法官Jean-Pierre Cot,

波蘭籍法官Stanislaw Pawlak,荷蘭籍教授Alfred HA Soons 和德國籍法官Rüdiger

Wolfrum 組成。Thomas A. Mensah 法官擔任首席仲裁員。常設仲裁法院擔任本案的書記處。

關於本案的更多信息,包括《關於管轄權和可受理性問題的裁決》、《程序規則》和早先新

聞稿以及庭審記錄和照片,請見www.pcacases.com/web/view/7。程序令、菲律賓的訴求、

仲裁庭專家的報告和仲裁庭裁決的非官方中譯文將在之後適時發布。

常設仲裁法院背景資料

常設仲裁法院是根據1899 年海牙《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成立的政府間組織。常設仲裁

法院共有121 個成員國,總部位於荷蘭海牙的和平宮。常設仲裁法院為國家、國家實體、政

府間組織、私人主體間的仲裁、調解、事實調查以及其他爭端解決程序提供服務。常設仲裁

法院國際局目前為8 個國家間仲裁案件,73 個國際投資仲裁案件,以及34 個涉及國家或其

他公共主體的合同仲裁案件提供書記處服務。常設仲裁法院共管理過12 個主權國家在《聯

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下提起的仲裁案。

2013 年7 月,南海仲裁案的仲裁庭指定常設仲裁法院作為案件的書記處。仲裁庭的《程序

規則》規定,常設仲裁法院應當“為仲裁程序提供檔案管理,並根據仲裁庭指令提供適當的

書記處服務”。這些服務包括協助查找和指定專家;發布關於仲裁案的信息和發布新聞稿;

組織在海牙和平宮進行庭審;管理案件財務,包括管理案件費用保證金,例如支付仲裁員,

專家,技術支持人員和庭審記錄員的費用等。書記處也為當事方,仲裁庭和觀察員國之間提

供官方交流渠道。

圖片: 庭審中,2015 年7 月,和平宮,海牙。順時針左上開始:常設仲裁法院高級法律顧問兼書記官

Judith Levine, Stanislaw Pawlak 法官,Alfred HA Soons 教授,Thomas A. Mensah 法官(首席

仲裁員), Jean-Pierre Cot法官, Rüdiger Wolfrum法官,常設仲裁法院高級法律顧問Garth Schofield,菲律賓前外交部長Albert F. Del Rosario先生,前總檢察長Florin T. Hilbay先生,菲律賓律師Paul S. Reichler先生,Philippe Sands 教授,Bernard H. Oxman教授,Alan E. Boyle教授,Lawrence H. Martin先生。

仲裁庭關於管轄權和菲律賓訴求的實體問題的裁決摘要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1:47am

1. 仲裁案的背景

菲律賓和中國間的南海仲裁案涉及菲律賓對其與中國在南海關係的四個事項進行裁決的請求。第一,菲律賓請求仲裁庭對當事雙方在南海的權利和義務淵源,以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公約》”)對中國在所謂的“九段線”內主張的歷史性權利的效力作出裁決。第二,菲律賓請求仲裁庭裁定某些被菲律賓和中國同時主張的島礁能否被恰當地定義為《公約》下的島嶼,礁石,低潮高地或者水下地物。這些島礁在《公約》下的地位決定它們所能產生的海洋區域。第三,菲律賓請求仲裁庭裁定中國在南海的某些活動是否違反了《公約》的規定,包括妨礙菲律賓行使《公約》下的主權權利和自由或者進行損害海洋環境的建設和漁業活動。最後,菲律賓請求仲裁庭裁定中國的某些行為,尤其是自本仲裁啟動之後在南沙群島大規模填海和建設人工島嶼的活動,非法地加劇並擴大了雙方之間的爭端。

中國政府在此前進行的一系列程序中堅持不接受、不參與仲裁的立場,並在其外交照會、2014年12月7日發布的《中華人民 共和國政府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中國《立場文件》”)、中國駐荷蘭王國大使至仲裁庭成員的信函以及多次的公開聲明中 重申了這一立場。中國政府同時明確表示,這些聲明和文件“決不得被解釋為中國以任何形式參與仲裁程序”。

《公約》的以下兩個條款規定了爭端一方反對法庭的管轄權但是拒絕參與程序的情況:

(a) 《公約》第288條規定:“對於法院或法庭是否具有管轄權如果發生爭端,這一問題應由該法院或法庭以裁定解決”。

(b) 《公約》附件七第9條規定:“如爭端一方不出庭或對案件不進行辯護,他方可請示仲裁法庭繼續進行程序並作出裁決。爭端一方缺席或不對案件進行辯護,應不妨 礙程序的進行。仲裁法庭在作出裁決前,必須不但查明對該爭端確有管轄權,而且查明所提要求在事實上和法庭上均確有根據”。

在整個仲裁程序中,仲裁庭採取了一些步驟以履行查明其是否具有管轄權以及菲律賓的訴求是否“在事實上和法庭上均確有根據”的義務。關於管轄權,仲裁庭決定將中國的非正式函文視為等同於對管轄權的異議,並於2015年7月7日至13日進行了管轄權和可受理性問題的開庭審理。仲 裁庭在庭審之前及庭審過程中就管轄權問題向菲律賓提問,其中包括中國非正式函文中沒有提出的潛在問題,並於2015年10月29日發布了《關於管轄權和可 受理性問題的裁決》(“《管轄權裁決》”),對一些管轄權問題作出了裁決並推遲將其他問題進一步與菲律賓訴求的實體問題一同審議。關於實體問題,為了驗證菲律賓的訴求的正確性,仲裁庭要求菲律賓提交進一步書面陳述,於2015年11月24至30日對實體問題進行開庭審理,並在庭審之前和庭審過程中就菲律賓訴求向其提問。仲裁庭還指定獨立的專家就技術性問題向仲裁庭報告,從英國水文辦公室、法國國家圖書館、法國國家海外檔案館的檔案中獲取南海的歷史記錄和水文測量數據,並與其它公共領域的相關資料一起提供給當事雙方進行評論。

2. 雙方立場

菲律賓在仲裁過程中共提出了15項訴求,請求仲裁庭裁定:

(1) 中國在南海的海洋權利,如菲律賓一樣,不能超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明文允許的範圍;

(2) 中國主張的對“九段線”範圍內的南海海域的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以及“歷史性權利”與《公約》相違背,這些主張在超過《公約》明文允許的中國海洋權利的地理和實體限制的範圍內不具有法律效力;

(3) 黃岩島不能產生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架;

(4) 美濟礁、仁愛礁和渚碧礁為低潮高地,不能產生領海、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架,並且為不能夠通過先佔或其他方式取得的島礁;

(5) 美濟礁和仁愛礁為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一部分;

(6) 南薰礁和西門礁(包括東門礁)為低潮高地,不能產生領海、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架,但是它們的低潮線可以作為分別測量鴻庥島和景宏島的領海寬度的基線;

(7) 赤瓜礁、華陽礁和永暑礁不能產生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架;

(8) 中國非法地妨礙了菲律賓享有和行使其對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生物和非生物資源的主權權利;

(9) 中國非法地未曾阻止其公民和船隻開發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內的生物資源;

(10) 通過妨礙其在黃岩島的傳統漁業活動,中國非法地阻止了菲律賓漁民尋求生計;

(11) 中國在黃岩島、仁愛礁、華陽礁、永暑礁、南薰礁、赤瓜礁、東門礁和渚碧礁違反了《公約》下保護和保全海洋環境的義務;

(12) 中國對美濟礁的佔領和建造活動:

(a) 違反了《公約》關於人工島嶼,設施和結構的規定;

(b) 違反了中國在《公約》下保護和保全海洋環境的義務;以及

(c) 構成違反《公約》規定的試圖據為己有的違法行為;

(13) 中國危險地操作其執法船隻給在黃岩島附近航行的菲律賓船隻造成嚴重碰撞危險的行為違反了其在《公約》下的義務;

(14) 自從2013年1月仲裁開始,中國非法地加劇並擴大了爭端,包括:

(a) 妨礙菲律賓在仁愛礁海域及其附近海域的航行權利;

(b) 阻止菲律賓在仁愛礁駐紮人員的輪換和補給;

(c) 危害菲律賓在仁愛礁駐紮人員的健康和福利;以及

(d) 在美濟礁、華陽礁、永暑礁、南薰礁、赤瓜礁、東門礁和渚碧礁從事挖沙填海和人工島嶼的建造和建設活動;以及

(15) 中國應該尊重菲律賓在《公約》下的權利和自由,遵守其在《公約》下的義務,包括保護和保全南海海洋環境的義務;同時,在行使其在南海的權利和自由時,應該對菲律賓在《公約》下的權利和自由予以適當考慮。

關於管轄權,菲律賓請求仲裁庭宣布菲律賓的訴求“完全在其管轄權範圍內並且具有完全的可受理性”。

span>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July 14, 2016 at 11:46am

中國不接受不參與仲裁,但已經表明了其認為仲裁庭“對此案不具有管轄權”的立場。在其《立場文件》中,中國闡述了以下立場:

- 菲律賓提請仲裁事項的實質是南海部分島礁的領土主權問題,超出《公約》的調整範圍,不涉及《公約》的解釋或適用;

- 以談判方式解決有關爭端是中菲兩國通過雙邊文件和《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所達成的協議,菲律賓單方面將中菲有關爭端提交強制仲裁違反國際法;

- 即使菲律賓提出的仲裁事項涉及有關《公約》解釋或適用的問題,也構成中菲兩國海域劃界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而中國已根據《公約》的規定於2006年作出聲明,將涉及海域劃界等事項的爭端排除適用仲裁等強制爭端解決程序;

儘管中國未對菲律賓主要訴求的實體問題作出同等的聲明,但在整個仲裁程序中,仲裁庭力圖通過中國同時期公開發表的聲明和外交函件確定其立場。

3. 仲裁庭關於管轄權範圍的裁決

關於仲裁庭對菲律賓訴求的管轄權的範圍,仲裁庭在《管轄權裁決》中闡述了可作為初步事項決定的管轄權問題,並在2016年7月12日的裁決中闡述了與菲律賓訴求中與實體問題相交織的管轄權問題。仲裁庭2016年7月12日的裁決包含並確認了《管轄權裁決》中關於管轄權的裁決。

為保證完整性,此摘要包括仲裁庭在兩個裁決中關於管轄權的決定。

a. 初步事項

在《管轄權裁決》中,仲裁庭闡述了一系列關於管轄權的初步事項。仲裁庭注意到菲律賓與中國均為《公約》締約國,以及《公約》不允許締約國一般性地將自身排除出《公約》規定的爭端解決機制。仲裁庭認為中國的不參與並不剝奪仲裁庭的管轄權,仲裁庭依照《公約》附件七的規定(其中包括在一方缺席的情況下組成仲裁庭的規定)正當組成。最後,仲裁庭認為僅僅單方面提起仲裁這一行為不能構成對《公約》的濫用,因此未同意中國《立場文件》中相關的該項反對意見。

b. 涉及對《公約》解釋和適用的爭端的存在

在《管轄權裁決》中,仲裁庭審議了當事雙方的爭端是否涉及對《公約》的解釋和適用,因其是訴諸《公約》的爭端解決機制的必要條件。

仲裁庭不支持中國《立場文件》中關於當事雙方的爭端實際上是關於領土主權的爭端因而不是涉及《公約》的事項的意見。仲裁庭接受當事雙方存在關於南海島嶼主權的爭端,但是認為菲律賓提交仲裁的事項並不涉及主權問題。仲裁庭認為,審議菲律賓的訴求並不需要隱含地判定主權問題,並且審議這些問題並不會促進任何一方在南海島嶼主權上的主張。

仲裁庭同樣不支持中國《立場文件》中關於當事雙方的爭端實質上是關於海洋劃界的爭端,並因此被《公約》第298條和中國在2006年8月25日據此作出的聲明排除出爭端解決程序的意見。仲裁庭注意到,一項涉及一個國家對於某海洋區域是否可主張權利的爭端與對重疊海洋區域進行劃界是不同的問題。仲裁庭注意到,權利主張以及許多其他問題在邊界劃分中常常被審議,但是他們也可能在其他一些情況中出現。仲裁庭認為,這並不意味著一個爭端一旦涉及其中一項問題則必然地成為一個關於劃界的爭端。

最後,仲裁庭認為菲律賓的每一項主張均反映了一個涉及《公約》的爭端。據此,仲裁庭強調(a)一個涉及《公約》和其他權利(包括任何中國的“歷史性權利”)相互關係的爭端為涉及《公約》的爭端以及(b)在中國未明確陳述其立場的情況下,可以通過國家行為或者

沉默來客觀地推斷爭端的存在。

c. 必要第三方的參加

在《管轄權裁決》中,仲裁庭考慮瞭如果其他對南海島嶼提出主張的國家不參與本仲裁是否會構成對仲裁庭行使管轄權的障礙。仲裁庭提出其他國家的權利不會成為“裁決的主題事項”, 這也是判定必要第三方的標準。仲裁庭進一步指出,在2014年12月,越南向仲裁庭提交了一份聲明,聲稱其“不懷疑仲裁庭對這些程序的管轄權”。仲裁庭還指出,越南、馬來西亞以及印度尼西亞以觀察國的身份參加了關於管轄權問題的庭審,而在庭審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提出其自身的參與是必要的。

在2016年7月12日的裁決中,仲裁庭指出其在2016年6月12日收到了來自馬來西亞的函文,回顧了馬來西亞在南海的主張。仲裁庭比較了馬來西亞的權利主張和其針對菲律賓訴求的實體問題裁決,確認了其關於馬來西亞不是必要第三方以及馬來西亞在南海的權利不妨礙其審議菲律賓的訴求的結論。</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向演講家致敬》Fair Game 不公平的戰爭

Speech by Sean Penn in "Fair Game" 「不公平的戰爭」每個好公民都有追求真相與為自己辯護的權力!! 改編自真人真事事件,CIA指派曾經當過大使的喬瑟夫威爾森(西恩˙潘飾演) 前往尼日調查是否有跟伊拉克作大規模毀滅武器的買賣。喬瑟夫威爾森查不出任何東西、證據,甚至認為美國政府擁有的情報(指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是錯誤的情報。一個禮拜過後,喬瑟夫威爾森的妻子 Valerie Plame Wilson(娜歐蜜˙華玆飾演)的身分被媒體曝露出來──因為…
6 hours ago
Uta no kabe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Spratly Island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思潮 庫 posted a blog post
12 hours ago
鮮拿哥 posted a blog post
14 hours ago
Suan Lab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