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研究網路新媒體的學者早已指出,在這個時代社會的動員性變得更為容易,政治人物只要抓對了議題,就很容易透過新媒體一夕爆紅;但反而言之,當他失去了議題的主導權,卻可能快速的變黑。這種紅得快、黑得也快的政治人物近年來全世界並不在少數。

而最近這種事情已在台灣發生。2014年底,台灣地方大選,由於時間是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台灣的反國民黨頓成主流,於是台大醫院的名醫柯文哲遂在新舊媒體的造勢下,快速崛起,並在選舉時取得壓倒性勝利,當了台北市長。他在2015年就任之初,民調滿意度高達八成,當時他是台灣的天之驕子,人們廣泛的認為,他是將來台灣總統的當然人選。柯文哲不但走紅台灣,他到中國及美國訪問也倍受重視。他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個一夕爆紅的政治人物,從無前例。


不過,政治人物著重的應該是長期的努力及因此而形成的功績,如果缺乏了功績,那以前的暴紅就會折舊,這種折舊最先是緩慢的,到了後來就會加速。柯文哲的民調滿意度在就任之初高達八成,但就職周年後已降到六成以下,到了最近的3和4月,他的滿意度已降為42%,而不滿意度則升到39%,就是滿意度和不滿意度這兩個曲線已快交叉,就是術語上所說的“死亡交叉”。當一個行政首長,就任才一年多,民調就下跌到如此程度,就顯示柯文哲的一夕暴紅,已快速的變黑,他的麻煩已開始了:


——當時柯文哲因為一夕暴紅,聲勢如日中天,所以民進黨在選舉時遂不提名自己的人,而寧願禮讓,由於民進黨沒有提名,所以柯文哲遂單打國民黨提名的連戰,因而大勝。但現在柯文哲已經勢頭由紅翻黑,這代表了他在2018年要競選連任時已增加了困難。所以民進黨內已出現聲浪,主張2018年時要提名自己人。2014年選舉時,民進黨本來已有個準候選人姚文智,但民進黨為了禮讓柯文哲卻沒有提名姚文智,所以姚只得去選立法委員。但現在柯文哲由紅翻黑,民進黨內已主張2018年必須提名姚文智,而國民黨內最近有個以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轉任立委名聲不錯,已成了國民黨的明日之星,國民黨內也出現應讓曾銘宗去選台北市長。一個行政首長就任才一年多,兩個大黨就已在虎視眈眈,柯文哲的麻煩開始了。


——當柯文哲開始由紅翻黑,兩個大黨都在選人準備接棒,可見他在未來的兩年多任期內,無論藍綠兩方都會對他日益疏離。以前民進黨的市議員對他還視為盟友,護航有加,但最近民進黨的市議員也開始公開的反柯。當兩大黨都開始反柯,我們即可預估到,柯文哲可能將面臨藍綠夾殺的命運,搞不好他只能幹一任市長就政治生命結束,他崛起時那種如日中天的勢頭早已消失。


這時人們就要質問一個最核心的問題了,為何才一年多,他就聲勢急轉而下,他這個市長甚至連任都有困難,為何會發展到如此局面?


政治乃是集體的志業,所以政治才會形成政團或政黨,集合各種精英,一旦當權,就有大批人可以參政,形成團隊。但柯文哲卻是靠著個人的機會而崛起,這種人被稱為“政治素人”,他沒有政治班底,而是有了勢頭後,各種反國民黨的雜牌力量才介入他的選舉,所以柯文哲的幕僚乃是個雜牌軍,這種雜牌軍可以打選戰,卻無法形成條理清晰可以治事的團隊。所以柯文哲就任後,就以清算台北市的前朝作為重點。尤其台北大巨蛋球場案乃是重點。為了這個涉及台幣300多億的公共工程案件,柯文哲打從一開始就認定它是弊案。柯文哲打這個案子一年多,毫無進展,台灣百姓已經愈看愈煩,柯文哲的民調快速下降,台北大巨蛋肯定是主要因素。


於是最近柯文哲民調下降,他遂決定要把大巨蛋案結束,4月14日台北市政府決定要和遠雄解除契約,希望用鐵腕手段來顯示他的魄力,拉抬聲望,但可能更弄巧成拙。台北市要解除契約,就要賠償遠雄集團370億元,這麼大的賠償金額,台北市哪裡有錢?而且國民黨及民進黨議員已表示不會同意這筆預算,費用更無著落;如果大巨蛋還要維持,那就必須找新的財團來接手。現在騎虎難下,別的財團可能也不敢接手。這個案子已成了柯文哲的致命傷。4月18日他向民進黨團報告時,民進黨市議員對他也不支持,柯文哲還一度痛哭流泣,可見大巨蛋案已使他手足無措,柯文哲如果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他的聲望可能還會下跌,到最後會自尋死路。(收藏自 2016-05-06 星洲日報)

南方朔‧政治明星紅得快黑得也快

在政治上,一個人如果時來運轉就會爆紅,成為偶像救星;但成了偶像救星後,如果不能自我證明,黑得也會特別地快。所以,偶像型的政治明星,遂格外需要警惕努力,因為偶像的特色就是來得快,去得也快!

我早年研究張愛玲的家世,因而讀了許多晚清的筆記和他們家傳,就發現到張愛玲的祖先張佩綸就是個紅得快、但黑得更快的悲劇英雄。


人們讀晚清歷史都知道“同光中興”這個階段,慈禧太後當時也想有所作為,而張佩綸就是同光中興時的第一號偶像。


根據晚清藏書出版家葉衍蘭和葉恭綽所出的《清代學者象傳》中的張佩綸畫像可知,他年輕時長得儀表堂堂。他是同治十年辛未科進士,後來成為翰林院編修、翰林院侍講。

同治時年輕官吏主張改革,當時年輕改革派頭頭就是張佩綸和張之洞。張佩綸對軍事改革提了很多意見,左宗棠也很欣賞,後來張佩綸調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這些年輕的御史勇於糾彈大官,中國的讀書人都甚為崇拜。


當年張佩綸穿甚麼衣服,北京年輕人都會模仿,可見他已成偶像人物,後來他又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兼任,儼然已成了年輕輩的國家救星偶像。


當時法國海軍在孤拔(Amedee Courbet)率領下入侵福建馬尾,慈禧太后很想提拔張佩綸,於是任命他為船政大臣。


如果當時能打勝仗,他一定揚名立萬,成為民族英雄,也會成為晚清大人物。可是,張佩綸會抓別人缺點,但自己的領導統御和作戰部署極差,馬尾一戰慘敗,狼狽而逝。


張佩綸的戰敗,乃是晚清被人醜化得最嚴重的事件,他再也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從張愛玲公開的照片,可以看出他後來成了一個半痴呆老人。


張佩綸的故事,顯示出偶像型人物崛起時,鋒芒畢露,時代的光環集於一身;但批評別人容易,自己立功則難,當他證明自己不行,人們對他的失望就會變得格外強烈,強烈到恨之欲其死。


張佩綸最紅的時候,聲望在張之洞之上,但人們讀晚清歷史,知道張佩綸其人的,已經不多。


偶像型政治人物,一定要以張佩綸為鑑。柯文哲無疑是個偶像型人物,但他只會抨擊別人的弊端,自己卻拿不出成績,偶像地位遂快速折舊。這種例子也值得其他偶像級政治人物警惕!(星洲日報/指南針‧作者:南方朔‧台灣評論人,收藏自 2015-09-21 星洲日報)

Views: 28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