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紫薇(上)

如果它是一個人,我們從他的模樣上,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如此敏感的人,但這個家夥就是這麽敏感它的枝干看起來很剛硬,我們的經驗中,剛硬與敏感是不互通的。

不在成都一個多月,已經錯過好多種花的開放與雕謝了。

行前,蓮座玉蘭剛剛開放,女貞飽滿的花蕾也一穗穗垂下來,準備把花香散布了。在南非看世界杯,打電話回來問,說扼子花已經開了。回國後,又在深圳停駐一段,還有來自外國的電郵,問我是不是該寫到梔子花了。這位去了異國的朋友說,想成都時就聞到梔子花香。等到世界杯完結,半夜里回來,拖著行李箱穿過院子時,下意識也在搜尋梔子花那團團的白光,鼻子也聳動著嗅聞那裊裊的香氣。可這一切都未有結果,不在成都這一個多月中,我是錯過桅子的花期了。

早上醒來,我就想,錯過了桅子,那些紫薇呢?應該已經開放了,並且還沒有雕謝吧。印象中紫薇花期是很長的,有詩為證:“誰道花無紅百日,紫薇長放半年花。”這詩句是宋代詩人楊萬里寫下的。而且,不止他在詩中留下這樣直白的觀察記錄,明代一位叫薛蕙的人也有差異不大的記錄:“紫薇花最久,爛熳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續放枝。”也正因為紫薇這個花期漫長的特點,紫薇在一些地方還有百日紅這麽一個俗名。

在南非旅行,常常驚嘆其自然環境的完整與美麗,引我贊嘆的,就有廣闊稀樹草原上兩種樹冠開展華美的樹,一種是長頸鹿伸著長脖子才能覓食其樹葉的駝刺合歡;一種,羽狀復葉在風中翻覆時,上面耀動的陽光真是漂亮無比。在克魯格國家公園外的度假酒店,清晨出來散步,看見兩只羽毛華麗的雄孔雀棲息在高而粗壯的枝上。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