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頭一天,菲立到巴生城南舊區。他把車停在吉隆坡中央車站,跳上往巴生港口方向開的電動火車。一路上,腦子盤旋著老趙說過的一句話:“比起十九世紀中,那些初到巴生的英國精英,你們幸福多了;他們當時來去吉隆坡和巴生一趟,耗時三天。”

為何不創作自己的東西?

奔馳在初建於1886年的鐵路上,菲立覺得,過去三年在電視攝制公司上班,本身已經變成了一列電動火車。固定的軌道,固定的作息表,不外就是照著香港、新加坡以前拍過的連續劇,在馬來西亞找一班發明星夢的年輕人,加上幾個已經沒有知覺的過氣演員,重新“煮一鍋”。

他曾經嘗試和老板溝通:“我們的文化資源那麽豐富,為什麽不拍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

老板一幅“這點你不明白”的模樣說:“哎呀,抄襲就是最大的贊美嘛!何況,你看看,有雙子塔的背景,演員又過來一句客話,過去一句印度話,這不就是馬來西亞風格?那位馬來領袖用華語問候一聲‘你好嗎’,媒體還不是感動得紛紛報導?我們的‘文化消費’很簡單的啦。”

和這樣的管理人共事,菲立的才華能發光嗎?老趙對他說:“不開心就出來吧,和我一道搞《巴生創意節》。這裏的旅遊要起跑了,是好漢總能開天辟地。”

想著想著,火車開進了巴生老城區。菲立步出全馬第二古老的火車站,拐右行走一分鐘,就看見老趙坐在橋底老店等著他。李老板捧上的肉骨茶,正在沙煲裏熱滾著冒煙。

吃過早飯,走二十來步,穿過老店右側的橋下,望著巴生一級歷史文物阿都拉倉庫,老趙對菲立說:“比起十九世紀中,那些到巴生來幹活的葉亞來部下,我們此刻應該感覺到很幸福。”菲立說:“是啊,烈日當空,這大橋成了大陽傘,我覺得很舒服。”

挖掘不盡的上好故事

老趙作狀要踢他一腳說:“幸好你離開了舊公司,你的想象力都快死了!我跟你講,1867,諾貝爾發明炸藥的那一年,一位落難的猶太哲學家,在倫敦發表了一種思想意識的炸藥叫《資本論》,那個人叫馬克思。同一年,也有一群炮兵,在葉亞來領導下,在巴生這地方的烽火中博運氣。

“他們當中,有些原是追隨廣東洪秀全起義的農民。他們血拼出來的太平天國,曾統治過華南六百多個城鎮,威風了十四年。後來,面對大清皇朝配合英、美、法軍的圍剿,他們發現到,洪秀全一直在宣揚的上帝,始終沒有伸出愛的援手,便逃到南洋來了。

“在南洋,碰上也是來自廣東的葉亞來,日子雖然一樣苦,至少還有工作做,上吉隆坡開礦去。這座阿都拉倉庫,就是當時儲藏錫米、繳納礦稅的機關。那年頭,代表雪州蘇丹主政巴生的總督阿都拉,其實並非雪蘭莪皇室成員。他獲得這迅速致富的優職,是因為他從老家盧骨下馬六甲去,為蘇丹籌來三萬元,作為引進八十七位中國苦力采礦的本錢。

“阿都拉過了十幾年好光景,華南苦力也漸漸不愁沒飯吃,偏偏碰上雪州的一位皇親馬哈狄,因為沒繼承老爸當上巴生酋長,和雪州公主的婚事又告吹,心一橫造反了。阿都拉一家子逃去馬六甲,馬哈狄便封鎖巴生河,坐地抽稅。蘇丹的女婿顧丁,從吉打奔喪趕回來率軍反擊,兩幫人馬便打了七年仗。

“菲立,你想想,比起那時為顧丁賣命的葉亞來部隊,我們此刻是不是很好?”

菲立想了一陣子說:“老趙,真正讓我覺得幸福的,不僅僅是享受了美食來看人文古跡。我想起十九世紀中,英國的一位女作家伊莎貝拉勃德,在巴生待了一陣子觀察到,雪蘭莪的錫礦好像是開發不盡的財富。今天,真正讓我感到幸福的是,在我們面前,有挖掘不盡的上好故事。

“這些,應該是推動我們旅遊、零售、土產、房地產、農業休閑和電視電影的資源。大家一直在嚷嚷吸引中國人、歐洲人來玩,為何不和他們說一說,跟他們祖上有關的歷史?老趙,讓《巴生創意節》成為我們說巴生故事的起點吧。”

Views: 3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