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3)

神甫跑進了儲藏間,桌上的紙染滿血跡,布尚從側門退走,渾身是血,神甫轉身猛然發現盛水的大圓桶有水溢出,瞎子媽媽摸到桶邊,神甫從水裏撈出美黛蓮……

布尚被關進了醫生特制的人形鐵籠。醫生對院長說,布尚不守紀律、無良心、不講道德,但不怪他,他是受了故事的影響,重演故事的情節。醫生拿出一張染滿血跡的紙放到院長面前,說,你在天主面前接受審判時,如何解釋這張紙?

院長舉著火把下到地窖,斥責侯爵害死了無辜的女孩。侯爵無所謂地說,從來沒有一部作品像我的作品這樣具有實效。

是嗎?院長問,你為什麼不和她上床?

侯爵說,上過無數次,她總嫌不夠。院長說,你撒謊,你無能,你是因為愛,我檢查過,她仍然是處女。

這時,侯爵跨掉了,癱軟在地上,泣不成聲。“好好安葬她。安葬在教堂的墓地,我付款。別讓她美麗的身軀,同這裏的魔鬼、同那些骯髒的肉體葬在一起。”院長說,終於揭露了你的秘密,你畢竟還是一名男子漢。侯爵狠狠地朝院長的臉上吐了一口唾沫。

(電影《鵝毛筆》劇照)


最後的懲罰開始了。院長安排割掉侯爵的舌頭。侯爵在門裏面撕裂地喊叫,院長在門外面靠著門用頭一次一次地撞擊。回到靈修室脫光上衣,跪在地上,一鞭一鞭地抽打著自己地脊背。當他把侯爵的舌頭用瓶裝著拿到醫生面前時,醫生也驚訝了,我都沒有想到這樣做,你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院長冷漠地回答,簡單地說,我已不想再睡。

神甫來到停放美黛蓮的殿堂,跪在美黛蓮的旁邊,又是那一雙側視著的眼神。他的眉眼之間為何沒有立面支撐的距離?眼是那樣深藏的深邃,使放射的光具有收攝的引力,但它閃爍著一絲的遊離,在凝視的射線之外撩撥。

神甫輕輕拉下覆蓋美黛蓮的白布,露出仍然白皙的身體。神甫的嘴唇慢慢觸摸著兩峰之間的溝壑,向上移動至臉頰。美黛蓮突然睜開了眼睛,用手捧著神甫的頭,讓神甫匍匐在自己的身上,兩腿勾著神甫的臀,說,“別趕我走”。殿堂裏回蕩著“院長”的叫聲,是從美黛蓮在高潮時喊起的,殿堂上的耶穌在流血,從眼裏一直流到嘴角。叫喊聲愈來愈大,門開了,管理叫院長到侯爵那裏去看。


地窖內,墻壁上,塗滿了侯爵用大便寫成的字。侯爵躺在中間已不省人事。院長拿過管理手上的刀,要管理走,說生前不能拯救侯爵的靈魂,臨終時一定要為侯爵向上帝祈禱。管理走了,院長割斷了鉗口的繩索,掏出了塞在口中的布屑。侯爵蘇醒過來,伸出一根食指,示意墻上。神甫望著滿墻的糞便文字,說,我們天上的父啊,請發慈悲,打開天上的門……人都有美善,也有缺點,寬恕他,寬恕我們……神甫拿起十字架懸在侯爵的口上,吻十字架吧。突然,侯爵睜開眼,張開口,咬住十字架,扯斷練珠,吞了下去,窒息而死。

輪到神甫崩潰了。他狂喊起來,瘋子們一個一個地應和著。

……

一年後,來了新院長。醫生告訴他,每年捐獻的錢愈來愈少得可憐,成了巴黎的醜聞。幸好我們能自己生產自救,開了印刷所,為收藏家印制精品。病人們有條不紊地工作著。新院長忽然發現,印制的竟是薩德侯爵的作品。醫生說,自從薩德侯爵釋世之後,很多人願意出很高的價錢收藏他的作品,使我們有不菲的收入養活自己。這時,進來了原先那個告密的女人,向醫生報告預定的清單。醫生拿過她手中的書,告訴她,看看205頁,我摺了的那頁。

醫生帶他去查房,走到原來薩德侯爵的房間,裏面關著的卻是院長神甫。“你是來接替我的嗎”你若有善心,給我羊皮紙和筆墨,我看見過魔鬼的臉面,我要繼續寫沒寫完的故事。醫生說這個病人已無可救藥,他暴力,傷別人也傷自己。新院長在老院長要紙筆的狂喊中隨醫生倉皇地離去。神甫頹唐地坐了下來,鐵門下面的孔打開了,美黛蓮的瞎子母親遞進來了床單,裏面包裹的是紙和筆,又遞進來墨水,說,好好用,要把她寫出來。

神甫顯然體會到了侯爵面對紙筆的心情,他開始寫了:

親愛的讀者,下面的故事是由院長寫的。這故事很血腥,人物墮落,主題也不健康。要尋找真理,就要認識罪惡,這樣才能全面了解人生。


院長神秘地笑著。

本事完。 2001年12月2日



二、重敘者解讀

1

在薩德之後,在弗洛伊德之後,在勞倫斯之後,在福柯之後,總之,在今天看了《鵝毛筆》之後,仍然有一個問題橫在面前:

性,是否使人墮落了,或,是否使人獲救了?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