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毅·如今何去何從的金邊

金邊剛開放給外資,老城看似繁華,但建築形態萬象叢生、街道忙亂,顯然有點把持招架不住。


中國「一帶一路」行動早就抵達金邊。或許應該說:「一帶一路」強力的號召尚末公諸天下之前,中國人民早就帶著企業和生意,大規模地到此進駐紮營。金邊,柬埔寨的首都,因為經久戰亂,隨後又落入強腕政權,與外界隔絕了多年。國內民不聊生,七八十年代沒聽聞有外國人來金邊參與投資。現在乘搭上東盟(亞細安)的架構終於迎頭趕上,城中城外放眼看去,到處都充塞著在進行中的建設與建築工程,汽車高架橋、新酒店、新豪華公寓、新商場等雨後春筍般冒現。

(網摘照片)


全城像個大工地,因而灰塵撲撲自不在話下。加上原有的舊道路不堪負荷新車輛的快速增長,空氣污染指數超高。熾熱的六月天氣潮氣又重,來到法國宮廷式圓形交通島,數道馬路驟然匯集一處,原本就已經龜速前進的車輛再次緩慢下來,大家團團在轉。對外開放後不消數年的光景,金邊交通的擁擠已堪與曼谷相比。

耀眼的招牌和項目廣告不僅是中文簡體字,其間也不乏台式繁體名稱、新馬式英語,和日文商標,但大都是日本平民廉價的成功連鎖品牌如:「東橫Inn」商業酒店、「Aeon Mall」商場等。難以和柬埔寨文字分辨的泰語招牌,亦隨處可見。也許與「一帶一路」無太大直接關係,亞洲諸地早已自我串成一個迷你經濟環,嗅到商機大家都會一湧而上,搶先佔有一席之位爭分一杯羹。剛開放給外資的金邊顯然有點把持招架不住,老城市看似繁華,四下建築形態萬象叢生、街道無比忙亂。

剛經過歷年政治動亂烽火蹂躪的金邊,原本就有種戰火剛熄尚未喘過氣來的支離破碎感。柬埔寨雖有河有湖山色明媚,無奈國運向來坎坷,在暴君之前更經歷過法、日、中、俄、美等異國輪流主宰。市中心樓房殘破不全,路邊房屋無故忽又是光禿禿的空置地塊,像遭人毀容的面貌,不難聯想到不久前烽火連天的恐怖。只是,現在前來填補這些空置地塊的新建築物無顧周遭或大局,二三十層高樓霸道平地突起,和原有四五層樓老排屋形成強烈的對比,這樣的急就章將老城市現代化,實在不是個漂亮的景象,很是教人擔憂不安。

偶爾經過一兩段林蔭大道,又看到這城市的另一段歷史。兩旁長滿棕櫚或其他熱帶樹的長型綠地公園,以及沿河一帶出奇寬敞的行人步道,兩者都有著法國藍色海岸尼斯城的味道——是十九世紀法國殖民政府留下來浪漫的遺跡?

倖存的老街和民宅,南洋式店屋樓下店舖還存有六十年代鐵柵門,樓上法式陽台窗戶還附配木造百葉窗,既熱帶又法式的混合體,即便在大熱天,老房子感覺特別的悠閒涼快。從越南到泰國都常會遇見這類房子,只希望它至今挨得過戰亂,不要挨不過另一波現代經濟發展帶來的衝擊才好。

亞洲有不少老好城市,建築物的消失並非因為戰亂,而是在一片叫好的新規劃底下明目張膽遭受破壞。例如長江源頭、上海西北邊既近又遠的南通舊城,以前因為長江水上交通耗時,少有外人進入。老城內明代濠河環繞著更不易抵達,巷子裏住的都是南通人。南通話比上海話、蘇州話難懂,對外因此又添多了保護層。濠河邊連綿不絕的百姓磚瓦老房子,僥倖逃過文革一劫,絲毫沒受破壞,卻逃不過八十年代的經濟開放為追隨國內現代化,一大片老房子竟然被拆掉,取而代之的城市博物館、商店等不見得很出色,興頭過後又沒甚麼作為,成了一群過時建築。南通城市歷史的青花瓷,便從此崩缺了一大片,再補也補不回原貌了。

經濟發展中的文化氣息

金邊的某個街巷裏藏有一棟法殖民時代的大四合院房子,它面積雖大,卻比不遠處的皇宮建築端莊低調,更具文化氣息,恰如其份是當地的「國家博物館」。柬泰式建築的高聳瓦蓋屋頂,柱子牆面都塗成傳統粉紅色,前後園地都是覆蔭大樹,可見已生長了多年。大門拾級而上,四合院環繞著中央大庭院的四廊建築都擺滿了古文物。入門後無不放輕聲量,滿牆滿室的浮雕、雕塑、石碑、銅像、木雕、器皿、茶壺等敘述了這國家自公元數百年前至今的宗教和古文明遺產。有些來自吳哥窟,有些來自其他偏僻地點,望著這排山倒海般、形態各異花紋富裕的文物收藏,無不肅然起敬。誰要到金邊發展,誰都必須先到此一遊學習學習。(2017年7月9日《亞洲周刊》 第31卷 27期)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