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淡景》石黑一雄(8)

「可是我學東西很快的。妳說我這個年紀是什麼意思?我還沒老到那個地步!我這個年紀照樣能學很多新東西的。」

「您真打算當廚子嗎?爸?」

「這沒什麼可笑的。我越來越能欣賞廚藝了。這是門藝術,就跟繪畫和詩一樣。大家不能領略到這一點,只是因為成品消失得太快。」

「我看您還是致力於繪畫吧!爸,您比較拿手些。」

「繪畫,」他嘆了一口氣。「已經不能像從前那麼令我滿足了。我想我該學煎蛋,煎得跟妳一樣好,悅子。我回去之前,妳一定要教我。」

「等您學會了,您就不會認為這是門藝術了。也許女人該把這些祕訣藏起來。」

他彷彿是對自己微笑起來,仍然安靜地看我做事。

「妳心裡想要男孩還是女孩?」隔一陣後,他問。

「都一樣。如果是男孩,我們可以用您的名字。」

「真的?這話可算數?」

「我又有些猶豫了。我一時記不清爸爸的大名,現在想來,誠次,實在不怎麼好聽。」

「那只是因為我人長得難看,悅子。我記得有一班學生說我像河馬。可是你不必因為這些外在因素而改變主意呀!」

「也對。好吧,不過我還得問問次郎。」

「噯。」

「不過,我喜歡男孩能取您的名字,爸。」

「那我可會很開心的,」他微笑著,微微欠身鞠躬。「不過,我曉得親戚們堅持小孩該用誰誰誰的名字有多煩人。記得我和次郎他媽媽為他取名字的爭執。我原先要取我一個叔叔的名字,他媽不喜歡用長輩名字這種習慣。當然最後還是聽了她的,惠子不是個好惹的女人。」

「惠子是個好名字,也許生女孩的話,可以叫惠子。」

「妳不該這麼隨口許諾,要是日後不兌現,會教我這老頭子失望的。」

「對不起哪!我只是想到就說。」

「還有哪,悅子,一定還有其他跟妳親近的人,妳會想把孩子取他們的名字。」

「也許。不過,要是男孩,我要他用您的名字。因為您曾經就像我親生父親一樣。」

「我現在不像妳親生父親了嗎?」

「當然像。但是那是不一樣的。」

「我希望次郎是個好丈夫。」

「他不錯呀!我很快樂。」

「孩子會帶給妳更多快樂。」

「嗯。時間也恰當不過。我們現在生活安定,次郎的工作很好。這時候有孩子是很理想的。」

「所以妳很快樂囉?」

「很快樂。」

「那就好,我聽著也開心。」

「行了,便當做好了。」我把漆製的便當盒遞給他。

「哦,給我的剩飯剩菜。」他很戲劇化的深深鞠躬,接過便當,隨即掀開一角。「可是,看起來挺好吃的。」

我回到客廳時,尾形桑正在穿鞋子。

「哦,悅子,」他的頭並沒有抬起來。「妳見過繁男嗎?」

「一兩次。我們婚後他來過。」

「可是他同次郎現在不大往來了?」

「很少。就是寄寄年卡而已。」

「我打算要次郎寫信給他。繁男應該道歉。不然,我不會讓次郎同他往來。」

「哦?」

「本來我早餐時就要說的,後來想想這些話還是晚上談比較合適。」

「那倒是。」

尾形桑走之前又謝我給他預備便當。

※※※

結果那晚他並未重提那件事。他們兩人回來都很累,整晚只是各看各的報,沒有怎麼交談。尾形桑只提了一次遠藤博士,是在晚餐時。他只簡單地說:「遠藤看來還好。只是很懷念他的工作。到底那是男人生活的重心。」(冷步梅譯 待續)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