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古都》7.5 松林的翠綠

秀男將紙繩系好。

「請你愉快地接受吧。雖說是我答應給你織,其實是千重子委託我的。你只當我是個普普通通的織布工就是嘍。」秀男對苗子說,「不過,我是誠心誠意為你織的呀。」

苗子把秀男遞給她的那包腰帶放在膝上,默不作聲。

「我剛才講過,千重子小姐從小就很會挑選和服,她送給你的和服,同這條腰帶一定配得上……」

他們倆跟前那條淺淺的清瀧川,純潺潺的流水聲隱約可聞。秀男環顧了一下兩岸的杉山。然後說:

「杉樹的樹干就像手工藝品般整整齊齊地排列著,這個我想象到了。可是杉樹上方的枝葉這樣像素淡的花,卻沒有想到。」

苗子的臉上泛起了愁容。說不定父親是在砍樹梢枝椏的時候,想起了被拋棄的嬰兒千重子而傷心,以致從一棵樹梢盪到另一棵樹梢時不慎摔下來的?那時候,苗子和千重子都還是個嬰兒,自然什麼也不懂。直到長大以後,才從村裡人那裡聽說。

因此,苗子對於千重子——其實她連千重子這個名字也不曉得——只知道她同自已是雙胞胎,但她是死是活,是姐姐還是妹妹,都不曉得。因此她想:哪怕見一次也好;如果能見面,從旁瞧瞧也願意。

苗子那間破陋的像棚子似的家,至今依然在杉村裡荒廢著。因為一個單身少女,是無法呆下去的。長期以來,由一對在杉山勞動的中年夫婦和一個上小學的姑娘住著。當然也沒有收他們稱得上房租的錢,況且這也不像是能收房租的房子。

只是上小學的這位小姑娘出奇地喜歡花,而這房子旁邊又有一棵美麗的桂花樹,她偶爾跑到苗子這兒請教修整的方法。於是苗子告訴她:

「不用管它好嘍。」

然而,苗子每次打這間小房子門前走過,總覺得自己老遠老遠就比別人先聞到桂花香。這毋寧說給苗子帶來了悲傷。

苗子把秀男織的腰帶放在膝上,感到沉甸甸的。它激起了她萬千思緒……

「秀男先生,我已經知道千重子小姐的下落了,以後我盡量不再同她來往。不過,承你的好意,和服和腰帶,我穿一次就是……你會理解我的心意嗎?」苗子真誠地說。

「會理解的。」秀男說,「時代節你會來吧。我希望看到你繫上這條腰帶。不過,不邀千重子小姐來。節日的儀仗隊是從御所出發。我在西蛤御門等你。就這樣決定下來好嗎?」

苗子臉頰泛起了淡淡的紅暈。好一陣子,她才深深點了點對岸河邊的一棵小樹,葉子呈紅色,映入水中的影子在蕩漾著。秀男抬起臉來問:

「那葉子紅得很鮮艷的是什麼樹呀?」

「是漆樹。」苗子拾起目光回答。這一瞬間,不知為什麼,梳理頭髮的手一顫抖,把黑髮結弄散了,長發一直垂落在雙肩上。

「噯呀!」

苗子候地滿臉誹紅,趕緊把頭髮捋在一起,卷了上去,然後準備用銜在嘴裡的髮夾別上,可是夾子散落一地,不夠用了。

秀男看見她的這種姿態和舉止,覺得實在動人。

「你也留長發嗎?」秀男問。

「是啊。千重子小姐也沒有剪掉嘛。不過,她很會梳理,所以男人家幾乎看不出來……」苗子慌裡慌張地連忙戴上頭巾,說:「實在對不起。」

「在這兒,我只給杉樹修飾,而我自己是不化妝的。」

儘管這麼說,她也淡淡地塗上了口紅。秀男多麼希望苗子再把手巾摘下來,讓他看一眼她那長發垂肩的姿態啊。可是,怎麼好開口呢。這點,苗子慌忙戴上頭巾的時候就意識到了。

狹窄的山谷西邊的山巒開始昏暗了。

「苗子小姐,該回去了吧。」秀男說著站了起來。

「今天也快歇工了……白天變得短啦。」

山谷東邊的山巔上,聳立著一排排參天的杉樹。秀男透過杉樹樹干的間隙,窺見了金色的晚霞。

「秀男先生,謝謝你,太謝謝你了。」苗子愉快地接受了腰帶,也站起身來。

「要道謝的話,請向千重子小姐道謝好嘍。」秀男嘴上雖這麼說,但是他為能給這位杉村姑娘織腰帶,心中充滿了喜悅,感情激動不已。

「恕我嘮叨,時代節那天請一定來,別忘了,我在御所西門——蛤御門等你!」

「好吧!」苗子深深點頭,「穿上過去從未穿過的和服,繫上腰帶,準會很難為情的……」

在節日甚多的京都,十月二十二日的時代節,同上賀茂神社、下賀茂神社舉辦的葵節、祇園節一起,被公認為三大節日。它雖然是平安神宮的祭祀,然而儀仗隊卻是從京都御所出發的。

苗子一大早心情就不平靜,她比約定時間提前半個鐘頭就到達御所西邊的蛤御門陰涼處等候秀男。在她來說,等候男朋友這還是頭一回。

多虧天氣晴朗,萬里無雲。

平安神宮是為紀念遷都京都一干一百年而於明治二十八年興建的,因此不消說是三大節日中最新的一個。但是由於這是慶祝京都建都的節日,所以盡量把千年來都城風俗習慣的變遷在儀仗隊中表現出來。而且為了顯示各朝代的不同服飾,還要推出為人們所熟悉的各朝代的人物來。

比如:和宮、連月尼、吉野大夫、出雲阿國、淀君、常盤御前、橫笛、巴御前、靜御前、小野小町、紫式部、清少納言。

還有大原女、桂女



①和宮(1846一1877),仁孝天皇的第八皇女,下嫁德川家茂將軍。

⑦連月尼(1791—1875),即太田垣蓮月,江戶末期女詩人,丈夫死後削髮為尼。

③吉野太大,日本南北朝(1336—1393)的官吏o

④出雲阿國(?一1607年以後)日本古典戲劇「歌舞伎」的創始人。

⑤淀君(1567—1615),戰國安土桃山時代名將豐臣秀吉的側室.名茶茶。


此外還有妓女、女演員、女販等也混雜其中。以上列舉了婦女,當然還有像楠正成⑦、織田信長⑧、豐臣秀吉等王朝公卿和武將。

這活像京都風俗畫卷的儀仗隊,相當的長。

據說從昭和二十五年起,儀仗隊才增加了女性、從而增添了節日的鮮艷和豪華的氣氛。

儀仗隊領先的是明治維新時期的勤王隊、丹波北桑田的山國隊,殿後的是延歷時代的文官上朝場面的隊伍。儀仗隊一回到平安神宮,就在鳳輦⑨前致賀詞。

儀仗隊是從御所出發,最好在御所前的廣場上觀看。因此,秀男才邀苗子到御所來。

苗子站在御所門陰涼處等候秀男,人群進進出出,十分擁擠,倒也沒人留意她。不料卻有一個商店老闆娘模樣的中年婦女,大大咧咧地走了過來,說:「小姐,您的腰帶真漂亮。在哪兒買的?同和服很般配……讓我瞧瞧。」婦女說著伸手去摸:「能讓我看看背後的帶子嗎?」


①常盤御前(生歿年不詳),平安宋朝武將源義經之母,美貌無比,御前是貴族夫人之尊稱。

⑦橫笛,日本古典文學(平家物語)中的女主人公。

②巴御前(1154—1184)、平安末朝武將源義仲之妾,擅長武功。

④靜御前(1159—1189),源義經的愛妾,擅長歌舞。

⑤小野小町,平安前期女歌人。被稱為六歌仙之一。

⑥桂女,傳誦特殊風俗的巫女,因住京都佳鄉,故叫桂女。

⑦楠正成(1254—1336),即楠木正成,南北朝時代的武將,幼名多聞丸。

⑧織田信長(1534—1582),戰國安土挑山時代的著名武將。

⑨鳳輦,指天皇所乘的鸞輿。


苗子轉過身來。

聽見那婦女「啊!」地一聲讚歎,她心裡反而覺得踏實了。因為她穿這身和服,系這種腰帶,還是有生以來頭一道。

「讓你久等啦。」秀男來了。

節日儀仗隊出場的御所附近的座位都被佛教團體和觀光協會佔去了。秀男和苗子只好站在觀禮席後面。

苗子第一次在這麼好的位置上觀禮,只顧觀看儀仗隊,差點連秀男的存在和自己身上穿的新衣裳也都給忘了。

然而,她很快就發覺,便問:

「秀男先生,你在看什麼呢?」

「看松樹的翠綠。你瞧,那儀仗隊有了松樹的翠綠作背景,襯托得更加醒目了。寬廣的御所庭園裡凈是黑松,所以我太喜歡它啦。」

「我也悄悄看著苗子小姐,你不覺得嗎?」

「瞧你多討厭呀!」

苗子說著,低下了頭。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