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義:《西遊記》:中國神話文化的大器晚成(6)

其二,觀音奉佛旨東來尋找取經人的途程,成了唐僧取經途程的逆向概觀。這條逆行線至少起了三種結構性作用:事先介紹了唐僧的三徒一騎的身世、來路和下落;同時由於觀音普經舉薦二郎神成為孫悟空大鬧天宮時勢均力敵的對手,其後又成了取經四眾排難解厄的最得力者,又由於觀音把佛祖托付的錦斕袈裟、九環錫仗傳給唐僧,這番逆向行程也就成了大鬧天宮、唐僧出世與四眾取經等三個超級情節單元之間的騎縫線。最後,佛祖給觀音的三個緊箍兒成了後來收伏孫悟空、黑熊怪、紅孩兒的法寶,因而這條逆行線又拋出幾條分支線索,遙遙聯結著取經諸難。

其三,牛魔王家族也成了聯結大鬧天宮和取經諸難,而又與觀音線索(第三個緊箍兒)有所粘連的貫串線索。《西遊記》的神魔多有家常禽獸,十二生肖之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應有盡有,除猴、豬之外,以牛最為突出。牛魔王原是花果山七兄弟之長,其後又是火焰山降雨滅火之關鍵,隱喻著農耕社會中對牛的尊崇和對風調雨順的渴思,牛魔王的家族倫常,除了無君無父之外,父子、妻妾、叔侄、朋友皆備。孫悟空在火雲洞與紅孩兒認叔侄而不受,對紅孩兒的收伏成為以後諸難中倫理情感的心理障礙。唐僧、豬八戒喝了子母河的水,腹疼成胎,孫悟空就到聚仙庵向如意真仙求取落胎泉水,卻被稱紅孩兒為舍侄的真仙百般留難,這位老叔責問那位“老叔”:“我舍侄還是自在為王好,還是與人為奴好?”三調芭蕉扇之役,是取經群體與牛魔王家族沖突的高潮。孫悟空聽聞鐵扇公主是牛魔王妻,連稱“又是冤家”,知道心理障礙又會作怪。這里又寫了牛魔王喜新厭舊,以萬年狐王遺女玉面公主為妾,釀成妻妾猜忌,使孫悟空有隙可乘。於真真假假中騙扇和反騙扇,使牛魔王要在妻妾面前賣弄英雄主義,引起一場震天撼地的大搏鬥。又因牛魔王曾到亂石山碧波潭赴宴,孫悟空在那里偷了辟水金睛獸,所以其後由祭賽國佛塔失寶而引起的與碧波潭萬聖龍王、九頭駙馬之戰,也成了與牛魔王家族交鋒的余波。取經群體與牛魔王家族水水火火地交往和交鋒的四個情節單元,涉及取經八十一難中的十難,不僅自成系統,相互呼應,而且與大鬧天宮的總鋪墊、觀音東來的逆行程相互交織,更重要的是它們把神魔鬥爭家常化和人情化了。

總之,一部《西遊記》以神奇的形象和神秘的數字相交織,在超宗教的自由心態和遊戲筆墨中隱喻著深刻的精神哲學,從而以小說文體寫成了一部廣義上的“文化神話”和“個性神話”的典范之作。


注釋:


①《孟子•盡心上》。

②張書紳:《新說西遊記總批》,晉省書業公記藏板。

③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第十七篇“明之神魔小說(中)”。

④清道光刻本《西遊證道書》第二十二回回首汪批。

⑤《素問天元紀大論》有“九星懸朗,七曜周旋”,注曰:“九星謂:天蓬、天內、天沖、天輔、天禽、天心、天任、天柱、天英。”

⑥《答聶文蔚》、《答顧東橋書》,均見《王文成公全書》。

⑦《古今圖成集成•神異典》卷九一引唐盧弘正《興唐寺毗沙門天王記》。

⑧西陵殘夢道人汪淡漪箋評《西遊證道書》第四十九回批語。(愛思想網站2015-04-02)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