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58)

(4)形形色色的意見


我們已經知道了牢固信念的力量,然而在這個基礎的表面,有時還會派生出一些生滅不定的意見,觀念和思想。


其中一些也許朝生暮死,較重要的也不會比一代人的壽命更長,但是它們同樣會對群眾產生影響。

在前面的研究中我們知道,群眾意見的變化有時不過是些表面現象,它們總是受到某些種族意識的影響。

比如說,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幾乎在一夜之間,形形色色的派別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這裏面有保皇派、激進派、帝國主義者、甚至還有社會主義者。從表面上看,這些政黨是絕不相同的,但實際上,它們卻都有著一個絕對一致的理想——建立一個強大的專制法國。

這個理想完全是由法蘭西民族的精神結構決定的,因為凡是那個革命時代的人,無一不飽受拉丁文學的熏陶,他們從心底裏崇拜古老的羅馬共和國,幻想著采用它的法律、它的權標、它的制度。然而法國最終沒有成為羅馬,因為後者是處在一個有著強大的歷史意義的帝國的統治之下。

在另一些民族中,在相同的名稱下會看到一些完全相反的理想。

比如說,在南美洲的許多民族中,都存在著大量名目不一的政黨,這裏面有農工黨、小農黨、天主教民主黨、人民解放陣線,它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都打出了民族解放、民族獨立的旗號,然而在這旗號下面,卻有著種種不同的政治主張。

於是我們終於知道了,無論是給那些意見所起的名稱,還是其騙人的用法,都不會改變事物的本質。

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研究古代的信念在其表面變化背後有什麼東西支撐著它們,在不斷變化的意見中找出受普遍信念和種族特性決定的成分。


(5)意見的循環過程


人們普遍認為,群眾經常隨意改變他們的政治或宗教信念。但是只要我們做一下深入探討,就知道這是完全錯誤的。


群眾的意見確實會改變,但那只是暫時的現象。

一切歷史,無論是政治的、宗教的、藝術的或文學的歷史,似乎都證明了事情就是如此。作為例證,讓我們來看看法國歷史上非常短暫的一個時期,看一下在1790到1820年這30年的時間裏究竟發生了什麼。

在這一代人的時間裏,原本忠心擁戴波旁王室的群眾,忽然在一夜之間由保皇派變成了最堅定的革命派。

當拿破侖出現之後,他們又開始追隨他,妄圖將法蘭西的旗幟遍插歐非兩洲,從而成為了極端的帝國主義者。

最後又隨著拿破侖的垮臺,重新變回了君主制的支持者。

在宗教問題上,法國民眾在這段時間從天主教倒向了無神論,將上帝拋棄得一幹二凈。隨著科學上不可解釋的事情逐漸增多,他們又倒向自然神論,進行著原始的自然崇拜,而最後又回到了最堅定的天主教立場。

這樣的變化不只發生在群眾之中,甚至發生在他們的領導者中,就連那些最高層的議員和革命領導者也不能例外。

我們吃驚地發現,那些國民公會中的要人,曾經是國王的死敵,他們既不信上帝也不信君主,到最後竟然會變成拿破侖恭順的奴仆。而在路易十八的統治下,這些人居然又手持蠟燭虔誠地走在宗教隊伍中間。

在以後的幾十年中,群眾的意見又發生了無數次變化。即使在國際關系方面,也是這樣。

在本世紀初,那些曾經與法國發生過兩次戰爭,被法國民眾痛聲斥罵為“背信棄義英國佬”的英國人,忽然又在一夜之間成為了友好鄰邦、最值得信賴的盟國。而兩度遭到法國入侵的俄國,懷著滿意的心情看著法國人內訌不已,最後也變成了法國人的盟友。

在文學、藝術和哲學的領域,這種意見變化更為迅速。諸如浪漫主義、自然主義、神秘主義、懷疑主義等各大流派輪番登場,生滅不息,一位昨天還受盡吹捧的藝術家或作家,可能在第二天就會被人痛加責罵。

假如我們對這些表面的變化進行深入的分析,我們會發現什麼呢?

一切與民族的普遍信念和情感相違背的東西,都沒有持久力,就像一條分叉的逆流,最終還是會回到主河道一樣。它們只能是在暗示和傳染的作用下形成的一種暫時現象,它們匆匆成熟,又匆匆消失,就像海邊沙灘上被風吹成的沙丘。


(6)繚亂的當代形勢


目前,群體中易變的意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這裏面存在著三個不同的原因。


第一點原因,昔日的信仰正在日甚一日地失去影響力。

因此它們再也不像過去那樣,能夠形成稱雄一時的短暫意見。由於那些傳統信仰的衰落,一大堆既無歷史也無未來的偶然意見便得以百花齊放。

第二個原因,群眾的勢力在不斷增長。

由於政府的軟弱無能,群眾勢力越來越沒有制衡力量。這使得我們已有所了解的群體觀念的極其多變這一特點,得以無拘無束地表現出來。

第三個原因,由於報業最近的發展,使得它們不斷地把完全對立的意見帶到群眾面前。關於這一點,我們後面還要談到它。

由於有這三大原因的存在,群眾的意見層出不窮,其變化的速度也令人目不暇接,從而使得我們這個時代呈現出空前的繚亂態勢。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現象,是因為每出現一種個別的意見,總是會出現一種對立的意見。而當它開始產生暗示作用的時候,很快就會受到對立意見的暗示作用的破壞。

有了這種互相制約的關系,其結果是任何意見都難以普及,最終使它們全都成了過眼煙雲,以至於一種意見甚至還來不及被足夠多的人接受,來不及成為普遍意見,往往已經壽終正寢。

就在過去的時代裏,政府的政策、少數作家和寥寥幾家報紙的影響,常常能夠成為民眾輿論的導向,而在今天,這種影響力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作家已經喪失了全部的影響力,他們一個個地淪為賣文為生的普通勞動者。

報紙出於經營需要,真正地做到了百家爭鳴,然而這就意味著,它們只會把形形色色的意見印在紙上,卻拿不出一個自己的觀點。

對於政府來說,政客們別說是引導各種意見,就是追趕意見還怕來不及。政客們琢磨不透某種意見究竟會引發什麼後果,這使得政府開始害怕來自民間的意見,有時甚至變成了極度的恐懼,這使得政府的政策不能穩固,往往飄忽不定。

由於缺乏引導與制約,群體的意見開始左右社會風氣,左右人的行為準則,左右政府的政策運行,甚至越來越傾向於成為政治的最高指導原則。它已經發展到了一種空前的地步,竟然能夠迫使國家之間結盟。

比如說,最近的法俄同盟,就幾乎完全是一場大眾運動的產物。當德國人大肆造艦,幾十艘萬噸級戰艦航行在大西洋時,法國民眾對此大感恐慌,一封封信函如雪片般飛往政府內閣,一場場的集會在全國各地舉行。

這種輿論迫使政府急急忙忙地調整了戰略,通過與俄國結盟,使歐洲的整個格局發生了改變。目前甚至出現了這樣的情形,就連教皇、國王和皇帝們也同意接受記者的采訪。我們常常可以看到,當社會上出現一條大新聞後,王室和教皇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表明意見,仿佛他們也願意把自己在某個問題上的看法交給群眾評判。

我們常說,在政治事務上不可感情用事,過去這種說法也許還算正確,但是當政治越來越受到多變的群眾沖動的支配,而群眾又不受理性的影響,只受情緒支配時,這種說法恐怕就很難再成立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