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49)第2卷 第三章·群體領袖及其說服的手法

(1)群體的領袖


有群體的地方,就有領袖。

不管組成群體的是人還是動物,也不管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只要他們組成了群體,就會弄出一個頭領,並且本能地讓自己處在他的統治之下。

對於人類來說,這個頭領被稱做領袖。有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個小頭目或煽風點火的人,但即便如此,他的作用也相當重要。

這個人的意誌幫助群體形成意見,再將意見匯成一致,可以說,他是核心,他是各色人等形成組織的第一要素。

這個人為群眾組成派別鋪平了道路,假如沒有這個人,一群人就像是失去了頭羊的溫順羊群,變得茫然而不知所措。

這個人讓精神力量在群體中產生影響,然後把它有效地轉變成實踐的力量,盡管這種力量可能意味著破壞、殺戮,甚至是毀滅。

現在,就讓我們展開新一輪的研究,看一看這個對群體至關重要的人,究竟是如何產生,又有著怎樣的特征,以及他是如何發揮作用的。


(2)領袖是如何煉成的



只有最極端的人,才能成為領袖。


在最初的時候,領袖可能和你我一樣,混雜在蕓蕓眾生之中,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接下來,他本人被一些觀念所迷惑,然後變成了它的使徒。然而在這個時候,往往會產生一點變化,就是他對這些觀念十分著迷,以至除此之外的一切事情都消失了。正是這一點區別,才賦予了這個人成為領袖的條件。因為在他看來,一切相反的意見都是謬論或迷信。

當這樣的人出現後,他就成為了群體中最極端的那個,而群體偏偏又最歡迎這樣的人。於是,群體越是歡迎,他就越是極端;而他越極端,群眾就越是歡迎他。當他贏得了大多數人的擁戴時,也就順理成章地獲得了領袖的地位。

與其說在群體中存在著一個惡性循環的怪圈,還不如說是熱愛偏激的群體造就了它們的領袖。

無論采用怎樣的說法,這位領袖都會采取最偏執、最專橫的態度對付那些反對者。而在他懂得利用群體的破壞力之後,這種態度就會付諸實踐,做出為人不齒的暴行來。

在這方面有一個很好的例子。法國大革命中的雅各賓派黨魁羅伯斯庇爾,他本人在學習了一些哲學知識後,開始對盧梭的哲學觀念如醉如癡。當雅各賓黨人掌握了權力之後,他為了把盧梭的觀念傳得更廣,用到的手段就連宗教法庭的劊子手看見都要自愧不如。

在這裏,我們所說的領袖,更有可能是個實幹家而非思想家。他們並沒有頭腦敏銳、深謀遠慮的天賦,他們也不可能如此,因為這種品質一般會讓人猶疑不決。

那麼,究竟是什麼人最適合成為領袖呢?

根據我們的經驗,在那些容易興奮的、半癲狂者、神經有毛病的以及一切處於瘋子邊緣的人中,尤其容易產生這種人物。

他們強烈的信仰使他們的話具有極大的說服力。蕓蕓眾生總是願意聽從意誌堅強的人,而他也知道如何迫使他們接受自己的看法。聚集成群的人會完全喪失自己的意誌,本能地轉向一個具備他們所沒有的品質的人。

不管領袖們堅持的觀念或追求的目標有多麼荒誕,但只要他們保持著堅定的信念,就使得任何理性思維對他們都不起作用。他們往往心如鐵石,他們對於別人的輕蔑和保留態度無動於衷,而且這只會讓他們更加興奮。

他們會毫不猶豫地犧牲自己的利益和家庭,甚至犧牲自己的一切。

自我保護的本能在他們身上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孜孜以求的唯一回報就是以身殉職。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