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喂!外層空間人,有閑再來坐

我常常在想,唉,不知那張CD現在怎麼樣了?那張鍍金的CD。

什麼CD?誰唱的?不,不是流行歌曲的唱片,那時候是一九七七年,我不知道那時候有誰灌CD唱片。我說的那張CD是當年美國太空總署(NASA)出資灌制的。

一九七七年,八月二十日,轟然一聲,在加州的範德堡空軍基地,推進器把航海者二號(Voyager2)送進了太空,到現在,航海者二號還在太空裏翩翩散步呢!

我說的那張CD,便藏在這艘船裏,是個搭便船的乘客。

一九七七年是什麼意思呢?有個朋友,他的女兒恰巧便在一九七七年八月二十日這天清晨呱呱墜地。而今年,那如花似玉的女兒進了大學一年級——我這樣說,你大概就懂一九七七年的意思了。

十八年來,請原諒我好奇心的毛病不時要發作一下。那張唱片至今也在太空裏飄呀飄的,飄了十八年,漸漸地離銀河系愈來愈遠了。當年假定的外層空間聽眾,有誰聽過那張唱片嗎?聽過的家夥,請記得給我打個電話。

選那一年發射,是美國科學界精打細算以後的決定。那一年碰上“五星聯珠”。也就是說,土星、木星、天王星、海王星加上地球全站成一排。這種機會三百多年才碰上一次,此刻發射太空飛船,可以一石四鳥,把其他四顆星上的數據一下子全照回地球來。

當時康奈爾大學有位沙岡教授(Corl Sagan)一向致力於太空科學推廣教育,他認為航海者二號趕在吉日良辰出門去攝影固然不錯。不過,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焉知宇宙飛船在茫茫大化中走著晃著不會碰上什麼奇怪的生物呢?如果碰上了也算有緣,我們應該想個法子和他們互通聲氣一下。怎麼通呢?他們於是想了幾個辦法。

第一、是拍些地球圖片,其中包括萬里長城啦,中國餐館啦。

第二、是弄些音樂給太空生物聽聽,老外的音樂,是哪一首我不知道,老中的國樂,則是“高山流水”(哎呀,就是鐘子期聽到伯牙彈的那一種)。

第三、是錄一張CD唱片,包括六十五種地球語言,其中德語、法語、英語當然在內,屬於中國的語言居然一口氣塞了三個進去,分別是國語、粵語和閩南語。前兩者的話是這樣問的:

“太空朋友!你們都好嗎?我們都很想念你們!”

這段話當年是由一個可愛的、口齒稚拙的小孩說的。錄音的地點,則安排在康大校長室。

至於閩南語呢?哈!閩南語更可愛了,那段話是這樣講的:

“太空朋友!呷飽沒?有閑架擱(再)來坐!”

啊!翹首雲空,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在何星何座,有何物親自來打開那宇宙飛船?當他拿起那六十五種人類的聲音,不知他聽得懂的是法文、西班牙文還是中文、日文?如果是中文,又是國語,粵語,或閩南語裏的哪一種呢?啊,這三種語言我都極愛,但願那生物,好好“聽CD,學中文”,我們有朝一日,就可以彼此對話了。

——不過,想想也要失笑,我總該先跟同公寓的人說一說:“呷飽沒?”然後再去揣想那張CD的下場吧?

寂寞的“航海者二號”啊!但願你載去的那聲問候,早早碰到前來聆聽的那一位。

(本文數據蒙簡建堂博士提供並親為訂正,特此致謝。)

——原載1995年6月5日《人間副刊》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