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朋友,到歐洲去作為期一個月的旅行。臨行前,特地買了一公斤肉乾、一公斤肉絲,沿途準備以此夾面包,當午餐和晚餐。

另一位朋友,一口氣買了好幾十包快熟面,放在手提旅行袋裏;旅途上,一日三餐,都有了著落。

“有備而去”的這些朋友,一方面想在飲食上節省一些不必要的開支。另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擔心自己腸胃適應不了異鄉異國的食物。

然而,就我個人認為:飲食也算是異國文化的一環,倘若入其門而不嘗其食,未免遺憾。當然,話說回來,要讓異國一些古靈精怪的食物“堂而皇之”地進入口腔,是需要一定的勇氣的。萬一適應不來,上吐下瀉,大好的一趟旅行,便會因此而搞得烏煙瘴氣。

這些年來,采取自助的方式旅行,入鄉隨俗,吃得隨意,也吃得愜意。豪華的餐館,我去;簡陋的攤子,也去。正餐,我吃;野食,照吃不誤。

在荷蘭,嘗那氣派萬幹的“帝王餐”。兩個人,坐在長長的桌子前,幾十道菜,葷的素的盤盤碟碟嫣紅姹紫擺得滿桌都是,每樣只夾一筷,便已吃得腦滿腸肥了。這一餐,不但滿足了口腹欲,而且,在記憶裏繪成了一幅絢麗恒永的圖畫。

到了亞馬孫叢林,土著指著拴在木屋旁的猴子和籠子裏的鸚鵡,問我要選哪一樣做晚餐,我兩樣都不忍吃,盡管嘴裏說“隨便吧”,可是,眼神卻出賣了我。結果呢,他煮了當天下午抓到的一只長相醜惡的大土蛙。有兩斤來重,燙熟了。做成糜爛的肉餅,每人一大塊,配著淋了酸柑汁的棕櫚樹心一起吃。那肉。綿軟苦澀,吃得我全身每一根汗毛都豎得直直直直的,隔了幾年之後回想,還是有一種翻胃的感覺。但是,一這奇特的一餐,也和那回的叢林之旅結合成一個美麗的整體。倘若當時我吃的是自己帶去的快熟面,留下的記憶,肯定會有一種殘缺不全的感覺。

我素來深懂“人間美食多在尋常陋巷”的道理,所以,每到一國,總要擠到當地人趨之若鶩的地方去,嘗美食、吃氣氛。

美味的食物很快便會被消化得一幹二凈,可是,美麗的氣氛卻會永生永世地活在腦海裏!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