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情城(下)

她們認為:情城的存在只會讓女性淪為男人的附庸,成為“妻子、性伴侶、母親、家庭主婦”,而非一個真正獨立的有價值的人。淡雅等詞語之所以美好,並不是它們真的就美好,是女人天生就有,真的是女人命名了它們,而是男人需要消費它們,並通過電影、電視、雜誌、心理學教材、網絡等催眠女人,使她們誤以為這些詞語是自己內心的創造,是靈魂最真實的需要--猶如樹需要水。這是光天化日下明目張膽的欺騙,是陰謀。

她們告誡每個胸脯上有一對半圓球體的人:不管那種液體有多麼神奇,那個造了情城的人是一個殺死二十六名少女的徹頭徹尾的謀殺犯。所謂的男性氣質與女性氣質,並非不可更改的自然的本質,而是一個被馴養的過程。只有拋棄那些由男人所定義的“好”的與“壞”的女性氣質,讓它們統統見鬼,女人才能顯示出她們最早擁有的力量與美。

但對於這一小撮女性而言,情城還具有一種奇異深邃的特性。它提供了一個自以為是的夢幻空間,一面隱秘的自我觀照之鏡。她們本想通過對情城的批判與唾罵,抵達彼岸,或者說能盡情遨遊在幻想與現實的國度之間,卻擺脫不了帶刺的玫瑰、窘境、汙穢的土與無法言說的挫折感,最終向下墮落的肉體之眼還是在無盡的虛空中看見了虛妄的自戀、愚蠢、不可理喻、原罪以及不可避免的禁閉與懲罰。

為女性主義奮鬥了終生的容顏蒼白的女人在床上支撐起身體,脫去黑色的蕾絲胸圍,憂心忡忡地打量著滿屋子的香水瓶。這是她耗費一生走遍情城所收集來的。每個瓶子的表面都覆蓋著一縷不同的香味,那是她過去的某段日子。在暗夜裏,仿佛是一片片閃光的樹葉。現在,她病了,快要死了,她能把它們帶到哪裏去?是否可以把它們傾倒於自己的墓穴中?就像男人把酒倒入自己的喉嚨。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