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小狗的悲歌

三個月大的小狗生皮膚病,它的主人用煙蒂灼它的耳朵,說是替它消炎,小狗不會投訴,只會嗚鳴悲鳴。讓人發現時,它的耳朵已讓的穿了個洞洞,洞洞裏還插著根煙蒂。

多麽像我們呢。

我想。

有問題的時候,親愛的人說:“你真麻煩,讓我替你消炎。”便一個煙蒂灼過來。

痛咧。

“不,”親愛的人說:“痛什麽,我們是為你好。”又一個煙蒂灼在你處,直至穿了個洞洞。

多少人像耳朵掏了個煙蒂灼的小狗啊?只不過煙蒂是插在心上,別人看不見的。

悲鳴,談何容易?都啞掉了。

不叫,繼續笑看人生,至少那可免掉再受煙的的痛。

同情心,只是個幻影,實際上是不存在的。

嘴裏表示同情,行動卻是沒有。

那是幻影式的同情。叫人家幫忙,人家便實際起來了:“我沒有這個能力,試試看替你找別人吧。”

“目前幫不上什麽忙,一年之後吧。”都是但求脫身不想牽涉的答案,別倚賴那種答案。

小時,我們會相信,長大了,便知道那是說了等於沒說。

都是心裏插著煙蒂的上路人,於是,我們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