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銀海千秋》在港設海燕公司

燕姐說她跟王豪到香港之後,雖然都是永華的基本演員,也都是每月出糧不做事,無功受祿,寢食不安。所以不久自願和公司解約了。

那時圈裏人誰都知道陳燕燕是影壇富婆,王豪當然更清楚,所以提議組織一間公司,燕姐也覺得坐吃山空不是事,於是就以燕字為名,開了一間公司,至於燕甚麼公司或是甚麼燕公司,倒是考慮了兩天才決定。結果以海燕影業公司的名字,在香港註了冊。我想海燕的意思,可能是上海來的陳燕燕開的公司,燕姐說:“不是,王豪說,我們這間公司將會一炮而紅,有道是,生意興隆通四海,將來賺的鈔票可海了去了。”這個“海”字是他們天津話,在北方和“蓋”字差不多,如今還挺流行。

譬如說有人問“最近生意怎麼樣?”如果答稱好,或者很好,都不大夠意思,一定說“海了”、“海了去了”或者“蓋了,蓋了帽了”,所以,王豪說:“海燕公司一開就那麼一海。”

海燕的第一部戲,片名叫《戀歌》,燕姐和王豪分任男女主角,王豪演一位音樂家。燕姐說:“你瞧,他像個音樂家麼?”我想音樂家的形象倒也沒有一定,不過叫王豪演個運動家或者演一個京劇演員更合適,因為他雖然不像裘盛戎,還真有點像袁世海。

《戀歌》拍成公映之後,燕姐形容得好,“人家影片老板是到戲院分錢,我們是拿著錢去贖拷貝”。檢討下來,王豪雖沒有當著面說陳燕燕過氣了,沒票房……但看那副神情就是那個意思。”

燕姐說,“我又不是小孩子,何必等人家公仔畫出腸。其實以王豪的導演功力,不用我說,大家也都明白,不過我還勸他,失敗是成功之母,再接再厲吧。

“有道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好運或者不濟,都是共同的際遇,那還有甚麼好抱怨的。

“如果你總是想著是我不成,我想著是你不好,那到頭來還算甚麼是夫妻,倒是湊合了一句俗語:‘大難臨頭各自飛了’!

“於是我們又拍了一部文藝片,《海角芳魂》。這回我沒演,另外請的女主角,拍完之後,比《戀歌》更差,這回他沒的怨了,拿錢贖了拷貝之後,在家裏閉門思過,一下恍然大悟。

“他說:‘不行,當然不行了,現在是武俠世紀,咱們還拍文藝片怎麼行?對,咱們也拍武俠片。’於是我們又拍了一部《連環劍》;他本來要我演一個老尼姑,我說算了,要等咱們這部戲再失敗,您王豪一邊去放聲大嚎,我只好看破紅塵,削發為尼就不必在銀幕上演了。

“結果《連環劍》還是和前兩部戲一樣,“連環賤”,仍就連環上戲院去贖拷貝,又閉門思過了幾天,覺得片名有問題,《戀歌》是兩個字,《海角芳魂》是四個字,自己公司明明叫“海燕”,怎麼可以再起個海什麼魂片名!《連環劍》的名字最糟,上兩部都賠了錢,還緊接著打甚麼連連,您看,他是不是北方人所說的‘拉不下屎,賴毛坑臭?’

“我跟他說事不過三,算了吧。王豪還不服輸,剛好發生了‘一萬四千個證人’的事,那是韓戰結束之後,有十三萬中韓戰俘,其中一萬四千人,自願選擇去台灣,所以這新聞轟動一時。

“王豪馬上靈機一動,即刻籌備劇本,馬上開始拍攝,我當時無可無不可,拍就拍吧。結果好,《一萬四千個證人》在戲院放映,大概也就是一萬四千個觀眾,因為他們都親目所賭,親身證明,那部戲不怎麼樣。你瞧,咱們經常說:“可一不可再,可二不可三,”海燕是可三又以四,還說甚麼“生意興隆通四海”,只好“海宴河清”清理賬目關門大吉。”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