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晚上,坐在院子里的大樹下,聽叔叔、嬸嬸、舅媽們講故事,是我們最高興的事了。

在各式各樣的故事里,鬼故事最好聽,無論重復多少次,我們都不嫌多。

我知道,你也喜歡聽鬼故事。

有一個最好聽的鬼故事,是發生在蔡公公的家里。

在鎮的盡頭,通到田里的路上,有一棟紅磚的樓房,據說那是蔡公公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蓋的。樣式雖然古老而陳舊,但是院子里有幾棵老榕樹,一個絲瓜架和一口古井,房子四周用竹籬笆圍著,倒是一個干干凈凈的小田莊。

事情就發生在去年春天。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的,蔡家的人常常在半夜里,聽見有人在這棟房子里走來走去;聲音很清楚,像是穿著皮鞋,又像是木展。有時走得很快,有時又很慢。

最初蔡公公以為是蔡伯伯,蔡伯伯以為是蔡姑姑,蔡姑姑以為是蔡伯母。到後來知道誰都不是,大家才害怕起來。

這走路的聲音,鬧了很久,最後大家認定是——

鬧鬼。

蔡家用了許多方法來驅鬼,但是一點兒用處也沒有。

鬼還是在每天半夜里,穿了不知什麽鞋子,來到蔡家,就毫不客氣地在樓上、樓下、樓前、樓後走動。害得蔡家的人,每聽到走路聲,就躲在各人房里不敢出來。

蔡家鬧的鬼只有一個,但是卻有幾個不同的傳說。

叔叔是這樣說的:

蔡公公年輕的時候,一個人到省城去讀書,在那里認識一個美麗而溫柔的蘭姑娘,蔡公公偷偷地和她結了婚,沒有告訴父母。過了幾年,蔡公公的父母叫他回來,原來是要給他娶一房媳婦。

蔡公公不敢違背父母的命令,也不敢說出他已經娶了一個蘭姑娘。

幾年以後,聽說蘭姑娘因為憂郁而病死了。

蔡公公每天晚上都要讀書到深夜,這是他幾十年來的習慣。他讀書的時候,還喜歡一邊讀一邊剝著花生吃,所以常常留在書桌上一堆花生殼。

那些日子雖然在鬧鬼,蔡公公照樣讀他的書。

有一天,他很疲倦,竟坐在書桌前朦朧地睡了一覺。醒來時,桌上的花生殼忽然不見了,而他所坐的椅子後面,響起了大家所傳說的走路聲!他不敢回頭去看是什麽人,但是那“咯噔咯噔”的皮鞋聲,使他想起了一個女人。

他終於忍不住地對那走路聲說:

“蘭姑娘,謝謝你把花生殼收拾干凈。這些日子鬧得我們一家人不安寧的,原來就是你啊?我知道當初我很對不起你,但是你也一定知道我的苦衷。現在我明白你的來意了。”

第二天,蔡公公就給蘭姑娘立了一個牌位,供在祠堂里,算是正式把蘭姑娘迎進來,做了蔡家的人。

所以叔叔說,這個鬼,就是省城來的蘭姑娘。

嬸嬸說的不一樣,她這樣說:

從蔡家往前走幾十步,不就是種菜的慶妹家嗎?

慶妹真是一個好孩子。她長得漂亮,又乖巧,又健康,嘴也甜,見了人總是叔叔、嬸嬸的叫。大家都很喜歡她。

蔡家姑姑可就是不同了。她很驕傲,不喜歡理睬人,誰要是比她強一點點,都會惹起她的嫉恨。

蔡家姑姑就是看不得慶妹對人這麽有禮貌;大家都對慶妹這麽好,她也生氣。她用不屑的眼光看慶妹,慶妹還是對她笑瞇瞇的。人家都說慶妹一定會嫁一個好丈夫,誰又知道她是這麽短命呢!

去年春天,水很缺乏,菜園的灌溉都成了問題,所以慶妹每天都挑兩個竹筒,到蔡家來打水。井水也很淺,每次慶妹都要彎下身子,向井里探望探望。

那一天慶妹又來打水,她正向著井口探望的時候,蔡家姑姑忽然大聲地喊:

“又來我們家打水!”

不知道是喊得太突然,嚇著慶妹了,還是慶妹自己不小心,跟著蔡家姑姑的喊聲,她的身體失去了平衡,就掉到井里去了。

蔡家姑姑住在樓上。有一天晚上,她的衣服放在床邊的凳子上,竟隨著那奇怪的走路聲,拖到樓下的地板上去了。

蔡姑姑說那一定是慶妹,挑著那副打水的竹筒子來了;竹筒子打著樓梯,所以才發出了那種聲音。

她又說,慶妹一定是因為浸在井里太冷了,所以拿走她的衣服穿。

於是,蔡家為慶妹糊了許多紙的冥衣,在井邊燒給她,並且請了道士來做法,說是可以把慶妹的鬼魂,引回她自己的家去。

所以嬸嬸說,那個鬼,就是來打水的慶妹。

舅媽說的跟他們都不一樣,她說:

蔡家伯母結婚時,從娘家帶來一個陪嫁的丫頭,叫杏花;但是蔡伯母並不喜歡杏花。

杏花整天站在蔡伯母的身邊挨罵,她沒有一件事能做得使女主人滿意的。

杏花炒的菜,不是太鹹,就是太淡;杏花鋪床疊被,不是太早,就是太晚;蔡伯母嫌杏花太饞,認為她到廚房去,就是偷東西吃;蔡伯母嫌杏花太笨,認為她洗的衣服都不干凈,已經晾到竹竿上,也要拿下來重洗。

十六歲的杏花,被折磨得生了病。誰又能伺候一個生病的丫頭呢?所以蔡伯母叫杏花家里的人來把她接回去;可是杏花並不願意回她那貧苦的家里去,那樣會增加父母的負擔。杏花走時哭哭啼啼的,回家不久就病死了。

自從蔡家鬧鬼以後,蔡伯母就心神不安。她說她聽得出來,那一定是杏花穿木屐走路的聲音。又說杏花做了鬼,還是和生前一樣笨手笨腳;到了廚房里,就把碗櫥里的碗碰到地上摔碎。又說杏花還是一個饞鬼,偷飯偷菜吃,撒得滿桌子的飯菜。

從前不肯讓杏花吃飽的蔡伯母,現在竟用滿桌的飯菜祭供杏花,說是請杏花吃飽了,趕快離開這里,不要再來廚房搗亂了。

所以舅媽說,那個鬼,就是蔡伯母的丫頭杏花。

但是不管哪個人說得對,蔡家的鬼並沒有趕走,反而鬧得更兇了。最後,他們全家不得不搬離開這棟住了幾代的紅磚樓房。

本來就陳舊的樓房,現在變得更破爛了,它孤立在路邊上,顯得很荒涼。

籬笆吹倒了,野草長高了,滿地落葉沒人掃,井邊布滿了鳥糞。

這樣一來,就更像是鬧鬼的房子了。

大表哥新從省城的大學畢業回來,也加入了聽鬼故事的隊伍。

大表哥聽了幾次蔡家的鬼故事以後,有一天,他忽然對大家說,要到蔡家的空樓去看看鬼!

叔叔、舅媽們聽說,都嚇壞了。他們警告大表哥說:去不得!去不得!那是個年輕的女鬼,會把英俊的大表哥的魂勾了去。

大表哥認為不會的,因為他們所說的鬼,在生前都是善良的女孩子。他預備去看看到底她是誰?是蘭姑娘?是慶妹?還是杏花?

大表哥問我們,誰願意跟他去捉美麗的女鬼?起初我們很害怕,誰也不肯去,但是後來還是被大表哥說動了心。

那天晚上,我們向各人的媽媽撒了一個小小的謊,說是到另一個同學家去做功課,並且要住在同學家。

其實,我們都跟著大表哥到蔡家的空樓房去了。

破舊的老屋,到處都是灰塵和蜘蛛網,地板定起來,咯吱咯吱地響,說話也有了回聲,好一個恐怖的地方!

大表哥提著燈走在前面,我們輕輕地跟在後面,一步一步地上了樓。

我們停留在原來蔡公公的書房里。

大表哥把燈放在書桌上。他告訴我們說,如果聽見有走路聲音,不用害怕,也不要喊叫,一切都聽他的命令。

大家很緊張,很害怕,也很興奮。

過了很久很久,這棟樓房竟一點鬼的動靜也沒有。大家原來緊張害怕的心,也松了下來。我們竟覺得很失望,這里並沒有鬼可看,還不如回家去睡覺呢!

可是就在這時候,那“咯噔咯噔”的走路聲,終於從樓下傳來了!

她一步一步地上了樓,她一步一步地走向書房里來!

門是開著的,我們都躲在門後面。

真害怕!我們擠成一團圍住大表哥。

這時候我們倒希望她不要進來,希望她到別的房子去!

可是,那走路聲越來越近了,她真的進來啦!

砰!

大表哥關上門了!

我們不敢看她是誰,閉上眼睛,胳臂緊抱著自己的頭和臉。

大表哥哈哈地大笑:

“快看哪!是誰來了?歡迎蘭姑娘!歡迎慶妹!歡迎杏花!”

原來是它!

它的尾巴被捕鼠器夾住了,所以它每天夜里拖著這塊小木板到處走,弄出奇怪的走路聲來。

大表哥說:

“世界上實在並沒有鬼,只是因為蔡家的每一個人都做了慚愧的事,心中時時不安,所以才疑心生暗鬼。但是鬼故事確實很好聽。走,咱們趕快回去,現在還趕得上給他們講一個更有趣的鬼故事!”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