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窗台處放養著一棵小玉樹!它雖然稱作樹,卻更像草,莖稈比筷子還細些,高也僅及我的中指。我喜歡玉樹的葉子,卵圓形的,指面大,邊緣泛著紅暈,關鍵是厚實,很有肉感。由於“玉”和“肉”寧波話發一個音,我曾一度管它叫“肉樹”呢,倒也貼切。
去年春節過後的半年裏,老家接連有事,無暇照顧,小玉樹真的可以稱為“放養”。起先,也擔心也掛念。後來,看它長得歡實,我走得一次比一次踏實。
去年夏天,寧波逢六十年來的最高溫。我被幾件要事絆住,等回到家中,小玉樹盆中土塊雖已開裂,但玉樹只是癟塌,葉子雖成了褐色,已薄如蟬翼,但莖稈還有些肉。我趕緊送它到水龍頭下淋個痛快,三五個泡泡從裂縫中吐出來。
我隔一兩天澆點淘米水,才半個月,它的葉子就肉滾滾了,恢覆了翡翠本色。這以後,我又近乎忘記了它的存在,直到一個入冬的晚上,北風吹得緊,我忙跑去窗台。此時,玉樹的顏色已暗得使我心顫!我用手指一撚,一片便成了兩片,葉內的汁水已快幹竭了。我的罪過啊!在兩三日後,我要處理掉它的時候,卻另見了新跡,頂端新抽了兩片很細微的嫩芽,竟是在這極寒之日!我翻出一件舊毛衣,裹住了花盆;在有太陽的周末,我會帶它上樓頂曬太陽。
兩片新芽綠意漸濃!已到春暖花開,我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了。某晨起,見稈子旁落了兩片葉子,也好,落葉化春泥!過幾日,又新增了兩個芽點,對了,它的葉子一直維持在十片。
與其讓那幾片枯葉虛耗養分,不如盡快剝掉,然而,最後剝第三片時我用力過猛,莖稈子斜裏扯下了三分之一,還好,它依然挺拔著。
懷著愉快的心情出門,待下班回來時,心竟仿佛被錘了一記,樹冠掉了,完全垂下了。用膠帶固定,顯然不行;就這麼歪著,稈子也承受不住。但我已有了主意,拿起剪刀,“哢嚓——”這下,玉樹只剩一根光禿禿的稈子了。
半個月來,我只是靜靜候著,卻沒有等到玉樹再度吐芽,難道這回——?又過了幾日,我見到刀口處鉆出了點點粉紅色的小顆粒,這是什麼?疑惑了一周,我終於盼到了新的變化,粉紅的點長大了,而中心處呈現了一絲極淡極淡的新綠!
“是葉子!這是葉子!”我幾乎驚叫出來。
有它,真好!生命努力向上的波動,震撼著我。這小小的生命值得仰望!此等涅槃重生,何等偉岸!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