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魔鬼的顫 @ 年初一(下)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傳到了中隊管教辦公室,只有張指導員在那裏。訓斥一番自然免不了,可是語氣中聽得出帶有幾分讚許。他說他已經知道昨夜發生的事,還說我沒有破相。很明顯他對於“老警”的專橫跋扈早就不滿,礙著陳指導員的面子不說而已。現在見我把他收拾了,張指導員當然樂意。訓完話,他隨即命令我去總部警民聚餐大會擔任跑堂。見我不解,他說,“這份好差使本來屬於張國鈞,如果他不把自己的鴨子給煮了的話。” 他的意思是“老警”把自己的肥差砸了。

每年這時候勞改隊總部就邀請島上所有的重要人物來總部聚餐。島上所有的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從鎮長,書記到小學老師,到郵遞員以及他們的家眷都屬於邀請對象。聚餐不是一頓,而是一天,以豐盛的午餐作為高潮。

今年的宴席按四百人的規模準備,由五個犯人擔任廚師,以及二十來個從各中隊抽調來的犯人做下手。這種場合不是人人能去的,因而選去總部宴會做跑堂一向被看作是榮譽,此外還有實惠:能夠帶些食物回來,當然只是些殘羹剩肴,但即便是殘羹剩肴也比我們大夥房燒出來的強十倍。還有,去那裏能夠聽到見到許多監房裏聽不到見不到的人和事。

昨晚將止瀉藥充跌打丸給我服的江湖郎中宋書孝和我同去。雖然他用假藥騙我,可是他去年春節去過總部一次,從他高昂的情緒可以看出:這是份美差使。這一點,我想不會有假。我們遲到了一會兒,因此當我們趕到總部大樓的後院的時候,其它中隊來的犯人們已經忙開了, 我們兩站在一邊根本插不上手。大院的一角,一群犯人正在洗新鮮蔬菜:白菜,菠菜,青菜,蘿卜等等不用說全來自女犯農場;大院的另一角,三個女犯人正沙沙地刮魚鱗,一邊談天說地。從面對著我們的廚房裏傳來了大蒜,洋蔥和其它香味,伴隨著笑聲,講話和快速的刀切聲。從聲音中可以判斷廚房裏面至少有兩把刀在同時工作。和這種節日氣氛相配是蔚藍的天空和碧綠,寧靜的湖面。但是這些組沒有一個表示出對我們有興趣,正猶豫著繼續留在場上還是去找管事的幹部派活給我們的時候,一個身穿灰色單衣褲的犯人從廚房裏走出來。他看了我們一眼,就叫我們跟他走。他看上去四十出頭。強壯的犯人見過不少,像他這樣強壯的還是頭一次見到:光他的頭就有宋書孝的兩個頭那麽大,而他的脖子更粗,因此頭和脖子連在一起使我聯想起一只銅鐘扣在他寬厚的、大猩猩般的肩膀中間。垂在兩邊的雙手松松地握拳,盡管這樣,它們使我腦子裏立即出現了宣傳畫上無產階級鋼鐵戰士的鐵拳,一下就能把牛鬼蛇神、地富反壞右砸得靈魂出竅的那種。當他自我介紹叫老鐘的時候,所有的犯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對他敬畏地看著,仿佛他是英雄。事實上老鐘只是個屠夫,他要我和宋書孝跟他去離總部不遠的殺豬場。一路上他告訴我們今天有六百多來客,比預計多了兩百,但是準備的肉卻只夠四百人食用。為了滿足增加出來的需要,政委親自簽發加殺一頭豬的命令。

還不到八點,可是總部前面的廣場上已經熙熙攘攘,聚了眾多的島民。其中一大半尾隨著我們去了殺豬場。大堂裏一頭豬已經被倒掛在由兩根碗口粗的竹桿固定的滑輪架上。豬好像已經習慣了被這樣吊著,只是輕輕地做一些象征性的掙紮,伴隨著嘴裏不痛不癢的呻吟,可是見到老鐘握住尖刀上前,它就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老鐘沒有下刀,卻翹起一只腳,把自己的大腿當成了理發師的皮條,將刀口當著倒懸的豬頭在上面夾著褲子來回喳喳地刮了三五下,難怪他的褲腿一邊的內側油光光的。轉身剛要動手卻見人群一陣騷動,有人高呼政委來了。頓時人們自動擠出一條通道,讓宴會主人走進來。政委,除了新括去的絡腮胡子明顯留青以外,滿臉紅光,身披海軍呢長大衣,所有的銅扣都敞開著,因此可以看見他裏面的黑色摩爾登呢毛式制服扣得嚴嚴實實,連風紀扣都不例外,腳蹬一雙黑長統皮靴,擦得凈亮,像鏡子似地映射出屠夫碩大的腦袋和豬身的一部分。

“等等,”政委用低沈的嗓音說。他看了看豬,又轉過頭看看老鐘,問道:“知道在哪裏下刀子?”

屠夫點了點頭,隨即用他跟斧頭柄一樣粗的食指量了量豬脖子,向政委示意他下刀之處。政委看了他一眼,然後轉向邊上一對年輕情侶 —— 男的穿一件深灰色呢大衣,女的是一件棕色呢大衣。不用看她嬌嫩的臉,她的發式就使她明顯區別於當地的婦女。政委向他們解釋說殺豬的下刀處十分講究,稍有偏差,豬血就會倒流,形成“殺嗆豬頭”,而這樣一來,整個豬頭就基本上報廢。

“報告政委,這我懂,”老鐘說,一面再次舉刀接近豬脖子,可是,似乎突然間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轉過頭,滿臉疑惑地對政委說。“報告首長,你怎麽知道這些事?”

“想當年我也是屠夫出生,”政委和顏悅色地回答,一邊用眼梢瞄著身穿棕色大衣的女青年的臉。

“我猜你們是從上海來的吧,是不是?”他問男青年。

“是,”男青年回答。

“以前看過殺豬嗎?”

“這是第一次,”女青年紅著臉回答。

政委回過臉跟屠夫交談開了。他們說的全是關於殺豬,由於用的全是行話,切口,在場的其他人沒有一個聽得懂他們說些什麽。譬如,政委說他覺得三七就可以,而屠夫卻說:“我覺得四六更好。”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