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是年初七上燈時分,“坐聽著遠遠近近漸漸稀落下去的爆竹聲”,心中念佛——年終於過去了。雖然到正月十五這世上還會有一點熱鬧和忙碌,但那已是過年的尾飾,比不得年來如山倒那陣子的氣勢。沒有興致鬧什麽元宵的人,是可以不必管它的了。

說來慚愧,年歲漸長,興味非但沒有與時俱增,反倒常常地寥落起來。連過春節也會覺得累贅和乏味。其實,世上的事,你不在意它,它也就不能左右於你。但每每歲尾年終,看著臘月將盡,寒梅戴雪而開漸入佳境;看著馬路上行人日日增多,街頭新擺了賣各色花炮的攤子;茶葉店的櫃台上,有了第一盆用紅絲線綰束起碧葉銀花的水仙;商賈販夫將“春節大酬賓”幾個金字和大紅燈籠一齊挑上門楣的時候,心中便開始無端地騷動:要過年了!再環顧左右,個個都仿佛在接拜頭等大事似的。往往離著新年還有十天半月,空中的喜慶鑼鼓就已穩穩前來。連廣播裏,報紙上,電視中也屢屢報道:春節貨源如何充足,文藝節目如何逗樂,交通車輛如何做了周密安排……。上班的人,相互間胳膊一碰,你問:哎,年終獎金有多少?她說:會餐怕是不夠了,板鴨和魚或可分得一些吧?走過會計室緊閉的門前,只聽得裏面一片大珠小珠落玉盤的聲響。有人在傳達室得了迎新茶會的請帖。管治安保衛的幹部在院墻內鄭重貼上“防火防盜”之類的字畫。走在路上,只見到處是一派吃相。真的,這也許與我操持家中庖廚有關,在我感覺中,什麽過年,簡直就是一個吃字罷了!

你看那滿載雞鴨魚肉的卡車,可謂“冠帶巍峨”,白天黑夜運出運進。老奶奶們不到下午三點就挎起籃子往菜市場去了。一些有資格的門戶,庭前常有辛勞的小車停下,將那遠方的美味,家鄉的特產,從後艙拖進院子裏去。一般人家,今天這個分到三斤雞蛋,明天那個搬進半簍蘋果。傳說某某商店可以買到某某價格合宜的稀罕物,主家婆或是親自出馬,或是遣了夫君高舉“大團結”沖出門去。在公寓或樓房的樓梯上,常有人收腹舉手緊貼堆積的雜物,,讓這喘籲籲拎了肥魚大鴨奔上來的芳鄰。各家的陽台晾滿衣裳被單,又相繼地多了些懸掛的腌臘制品。如果是晴天,五色的人流在嗆人的灰霧中摩肩接踵,嗡嗡營營,熙來攘往;如果是天不作美,人們就在雨水與泥漿中推推搡搡,你頂我抗,擠擠擦擦。如果冰雪漸緊,青菜今天賣五分,明天賣一角,後天可賣一角五,小販們的菜蔬是隨年之愈迫價之愈高的。何況這家已有茴香牛肉之味飄出,那家也有刀砧齊鳴之聲可聞。殷實活絡的單位,向職工們最後一次頒發實物。街頭時見手塗蔻丹,發挽漢唐之式的摩登女子很不美貌地用大網兜、破報紙拖了帶魚、豬肝、大骨頭……擠上車去。瓷器店的碗碟寸寸變矮,糕將盡,年之將近,到了小年夜那天,這份熱鬧達到高潮。滿世界裏的人如過江之鯽,如聚食之蝦,如粘漿之蟻……這時節,誰要是還有幾分鐘空閑看書也會坐不安定;由不得地要蹦起身來再去添補點料酒味素之類的回來不可。

直到大年三十近午過分,這烈火烹油的陣勢才倏地冷清下來。街上的行人都已是倉皇之色了。家家戶戶儲備停當開始了,烹、煎、蒸、煮、炒、爆、燉……,單等華燈大放,向口中清掃那一桌豐盛饌肴。爾後,磕點瓜子,用點清茶,看那人間萬姓仰頭囑目的電視文藝晚會,商量著明日,後日,大後日,太後日,太太後日吃的節目和吃的人員!”“年啊,年啊,你不過是一個日月更新的計算日程吧,怎得能以排山倒海的氣勢,包攬乾坤的自信,福蔭天下的仁慈,腆著大腹,張著哈哈大口,將十多億炎黃裹進你的大紅袍中去濃醉幾日?!你好不客氣啊!

年三十的深夜,我聽著傾城的鞭炮聲,嗅著空氣裏的硫磺味,看著花炮用迷離的色彩將人們的祝福與希望塗在暗藍色的天幕上,我揉著天亮要下鍋的糯米粉,想:難道這樣就叫普天同慶,萬象更新嗎?

民以食為天本是不錯的,然而,難道我們可以據此將它溶化為“人以吃為樂”嗎?

我們真是太重視口福了,我們過去有個竈王爺,可見吃的地位之重要。結婚、祝壽、添子要大擺宴席不說,就是死了人,墳前供供倒也罷了,偏偏還有路祭。受尊敬的亡錄在半路上要受用好幾頓。親朋送行要設宴餞別;遠道而來要擺酒接風或曰洗塵。布衣百姓相互致意:“吃過了?”“吃過了。”“還沒吃啊?”“還沒吃。”帝王們有帝王們的華宴,梁山泊好漢打了勝仗也是要在聚義廳大啖一回的。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故事發生在吃上:孔融讓梨;鴻門宴;曹操煮酒論英雄。乃至於貴妃醉酒,呂布戲貂嬋;武松在獅子樓殺了西門慶……也都發生在食桌上。我們的老祖宗,幹脆把青銅炊器——鼎,升華為王權的象征。“鼎之輕重,未為問也。

“當個宰相,被稱為“調和鼎鼐”,可見本事之大。稱讚君主有政治才能,則說他“治大國若烹小鮮。”發展到現在,以吃為名,舉行各種暗地交易的事就不勝枚舉了。民間有歌謠道曰:“筷子一提,可以可以;酒杯一端,好辦好辦……”。有時我覺得,“吃”字的魅力之大竟如傳染病一般。比方,我們說人有辦法,叫“吃得開”。嘲人無能,叫“吃蹩”。走運,叫“吃香”。倒黴,叫“吃苦頭”。還有什麽吃驚,吃緊,吃罪不起等之類的詞兒。最妙的莫過於罵人太笨,大吼一聲:“你是吃屎的啊?!”連屎都沒得吃的時候還有一句精彩的預備著,叫做:“喝西北風去啵!”那是有吃之人對無吃之人十分得意地嘲弄和鄙視了。

唉,吃吧,吃啊,這吃字如此生動,如此傲慢,又如此低賤。中國向以吃字甲天下而驕喜不禁,這新春大節之時,這辭舊迎新之際,吃,大吃,變著法子吃,任勞任怨地吃,豈有疑哉?

怕只有如我這樣的不省之人才無事而煩惱,有福而哀嘆。我真想解脫身上的圍裙,甩掉臂上的袖套,從油香辣嗆,五味調和,箸勤杯滿,暈乎乎,迷澄澄的重圍中沖出,跑到一處高高的山崗,讓四野的長風吹我一個眼明心徹!讓我在清明與堅韌中,開始我新的一年裏的生命!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