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五章)3

新生的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滿周歲的時候,馬孔多突然又出現了緊張的空氣。霍.阿卡蒂奧第二和其他的工會頭頭是一直處於地下狀態的,周末忽然到了鎮上,並且在香蕉地區的城鎮裏組織示威遊行。警察只是維持社會秩序。然而,星期一夜間,一夥士兵把工會頭頭們從床上拖了起來,給他們戴上五公斤重的腳鐐,投進了省城的監獄。被捕的還有霍·阿卡蒂奧第二和洛倫索.加維蘭上校;這個上校參加過墨西哥的革命,流亡到了馬孔多,說他目睹過他的朋友阿特米奧·克魯斯的英雄壯舉。可是不過三個月,他們就獲釋了。因為誰該支付犯人的夥食費,政府和香蕉公司未能達成協議。食品質量惡劣和勞動條件不好又引起了不滿的浪潮。此外,工人們抱怨說,他們領到的布是真正的錢,而是臨時購貨券,只能在香蕉公司的商店裏購買弗吉尼亞(注:美國地名)火腿。霍.阿卡蒂奧第二關進監獄,正是因為他揭露了臨時購貨券制度,說它是香蕉公司為水果船籌措資金的辦法,如果沒有商店的買賣,水果船就會空空如也地從新奧爾良回到香蕉港。工人們其余的要求是有關生活條件和醫務工作的。公司的醫生們不給病人診斷,光叫他們在門診所前里排隊,而且護士只給每個病人口裏放一粒硫酸銅顏色的藥丸,不管病人患的是什麽病——瘧疾、淋病或者便秘。還有一種普遍的療法是,孩子們排了幾次隊,醫生們卻不給他們吞藥丸,而把他們帶到自己家裏去當做“賓戈*”賭博的“籌碼”。工人們都極端擁擠地住在快要倒塌的板棚裏,工程師們不給他們修建茅房,而是每逢聖誕節在鎮上安置若干活動廁所,每五十個人使用一個廁所,而且這些工程師還當眾表演如何使用廁所,以使它們壽命長久一些。身穿黑衣服的老朽的律師們,從前曾經圍著奧雷連諾上校打轉,現在卻代表香蕉公司的利益,好象耍魔術一樣巧妙地駁斥了工人們的控訴。工人們擬了一份一致同意的請願書,過了很久官方才通知香蕉公司。布勞恩先生剛剛聽到請願書的事,立即把玻璃頂棚的華麗車廂掛在列車上,帶著公司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悄悄地離開了馬孔多。但在下個星期六,工人們在妓院裏找到了其中一個人物,強迫他在請願書副本上簽了字,這個人物是一個妓女同意把他誘入陷阱的,他還赤身露體地跟這個女人躺在一起就給抓住了。然而氣急敗壞的律師們在法庭上證明,這個人跟香蕉公司毫無關系,為了不讓任何人懷疑他們的論證,他們要政府把這個人當做騙子關進監獄。隨後,工人們抓到了在三等車廂裏化名旅行的布勞恩先生本人,強迫他在請願書的另一副本上簽了字。第二天,他就把頭發染黑,出現在法官們里前,說一口無可指摘的西班牙語。律師們證明,這並不是亞拉巴馬州普拉特維爾城出生的傑克·布勞恩先生——香蕉公司總經理,而是馬孔多出生的、無辜的藥材商人,名叫達戈貝托·馮塞卡。嗣後,工人們又想去抓布勞恩先生的時候,律師們在各個公共場所張貼了他的死亡證明書,證明書是由駐外使館領事和參讚簽字的,證明六月九號傑克·布勞恩先生在芝加哥被救火車軋死了。工人們厭惡這種詭辯的胡言,就不理會地方政權,向上級法院提出控訴。可是那裏的法學魔術師證明,工人的要求是完全非法的,香蕉公司沒有、從來沒有、也決不會有任何正式工人,——公司只是偶爾雇傭他們來做些臨時性的工作。所以,弗吉尼亞火腿,神奇藥丸以及聖誕節廁所都是無稽之談,法院裁定並莊嚴宣布:根本沒有什麽工人。

*賓戈,一種賭博,從袋子裏取出標有號碼的牌子,放在手中紙板上的相同號碼上,誰先擺滿紙板號碼,誰就獲勝。

大罷工爆發了。種植園的工作停頓下來,香蕉在樹上爛掉,一百二十節車廂的列車凝然不動地停在鐵道側線上。城鄉到處都是失業工人。土耳其人街上開始了沒完沒了的星期六,在雅各旅館的台球房裏,球台旁邊晝夜都擁聚著人,輪流上場玩耍。軍隊奉命恢復社會秩序的消息宣布那一天,霍.阿卡蒂奧第二正在台球房裏。他雖沒有預見才能,但把這個消息看做是死亡的預兆,從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上校讓他去看行刑的那個遙遠的早晨起,他就在等候這種死亡。但是,兇兆並沒有使他失去自己固有的堅忍精神。他拿球桿一碰台球,如願地擊中了兩個球。過了片刻,街上的鼓聲、喇叭聲、叫喊聲和奔跑聲都向他說明,不僅台球遊戲,而且從那天黎明看了行刑以後自己玩的沈默和孤獨的“遊戲”,全都結束了。於是他走上街頭,便看見了他們。在街上經過的有三個團的士兵,他們在鼓聲下整齊地行進,把大地都震動了。這是明亮的晌午,空氣中充滿了這條多頭巨龍吐出的臭氣。士兵們都很矮壯、粗獷。他們身上發出馬汗氣味和陽光曬軟的揉皮的味兒,在他們身上可以感到山地人默不作聲的,不可戰勝的大無畏精神。盡管他們在霍.阿.阿卡蒂奧第二里前走過了整整一個小時,然而可以認為這不過是幾個班,他們都在兜著圈兒走,他們彼此相似,仿佛是一個母親養的兒子。他們同樣顯得呆頭呆腦,帶著沈重的背包和水壺,扛著插上刺刀的可恥的步槍,患著盲目服從的淋巴腺鼠疫癥,懷著榮譽感。烏蘇娜從晦暗的床上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就舉起雙手合成十字。聖索菲婭·德拉佩德俯身在剛剛熨完的繡花桌布上楞了片刻,想到了自己的兒子霍·阿卡蒂奧第二,而他卻站在雅各旅館門口,不動聲色地望著最後一些士兵走過。

根據戒嚴令,軍隊應當在爭執中起到仲裁者的作用,決不能在爭執者之間當和事佬。士兵們耀武揚威地經過馬孔多之後,就架起了槍支,開始收割香蕉,裝上列車運走了。至今還在靜待的工人們,進入了樹林,僅用大砍刀武裝起來,展開了反對工賊的斗爭。他們焚燒公司的莊園和商店,拆毀鐵路路基,阻撓用機槍開辟道路的列車通行,割斷電話線和電報線。灌溉渠裏的水被血染紅了。安然無恙地呆在“電氣化養雞場”裏的布勞恩先生,在士兵們保護下,帶著自己的和同國人的家眷逃出了馬孔多,給送到了安全地點。正當事態將要發展成為力量懸殊的、血腥的內戰時,政府號召工人們在馬孔多集中起來。號召書聲稱,省城的軍政首腦將在下星期蔽臨鎮上,調解沖突。

星期五清早聚集在車站上的人群中,也有霍·阿卡蒂奧第二。前一天,他參加了工會頭頭們的會議,會上指示他和加維蘭上校混在群眾中間,根據情況引導他們的行動。霍·阿卡蒂奧第二覺得不大自在:因為軍隊在車站廣場周圍架起了機槍,香蕉公司的、鐵柵欄圍著的小鎮也用大炮保護起來;他一發現這個情況,總是覺得嘴裏有一種苦鹹味兒。約莫中午十二點鐘,三千多人——工人、婦女和兒童——為了等候還沒到達的列車,擁滿了車站前里的廣場,聚集在鄰近的街道上,街道是由士兵們用機槍封鎖住的。起初,這更象是節日的遊藝會。從土耳其人街上,搬來了出售食品飲料的攤子,人們精神抖擻地忍受著令人困倦的等待和灼熱的太陽。三點鐘之前有人傳說,載著政府官員的列車最早明天才能到達。疲乏的群眾失望地嘆了嘆氣。車站房屋頂上有四挺機槍的槍口對準人群,一名中尉爬上屋頂,讓大家肅靜。霍·阿卡蒂奧第二身邊站著一個赤腳的胖女人,還有兩個大約四歲和七歲的孩子。她牽著小的一個,要求她不認識的霍·阿卡蒂奧第二抱起另一個,讓這孩子能夠聽得清楚一些。霍·阿卡蒂奧第二把孩子放在自己肩上。多年以後,這個孩子還向大家說(雖然誰也不相信他的話),中尉用擴音喇叭宣讀了省城軍政首腦的第四號命令。命令是由卡洛斯·柯特斯·伐加斯將軍和他的秘書恩裏克·加西亞·伊薩紮少校簽署的,在八十個字的三條命令裏,把罷工者說成是“一夥強盜”,授命軍隊不惜子彈,打死他們。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