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必武胡全生:經典、後經典、後經典之後——試論敘事學的範疇與走向(2)

里蒙·凱南在敘事虛構作品: 《當代詩學》一書的第一版引言中,也表達了同樣的立場。

她說:“我的理論主要基於英美新批評、俄國形式主義、法國結構主義、特拉維夫詩學,以及現象閱讀學等。羅伊·薩默爾也認為經典敘事學發軔於索緒爾語言學、布拉格語言學派、俄國形式主義等。經典“敘事學”既不等同於結構主義、也不隸屬於結構主義的立場,在《敘事分析手冊》一書中得到尤為明確的體現。

《敘事分析手冊》主要由兩部分內容共三章組成,第一部分聚焦於經典敘事學, 由第一章結構主義之前及同期的敘事學和第二章結構主義敘事學構成;第三章後經典敘事學為第二部分的內容。如果將經典敘事學等同於或完全隸屬於結構主義敘事學,那麼上述的第一章結構主義之前及同期的敘事學就被排斥在外,這麼做,就可能有失偏頗,因為它不符合敘事理論的全部發展史。

在敘事學正式冠名之前,我們有小說理論、小說美學、小說修辭學的探討,它們應該都是結構主義之前的敘事理論研究。

在這方面,我們自然會想到傳統小說敘事理論(代表人物如塞繆爾·理查森、亨利·菲爾丁)、現代小說敘事理論(代表人物如亨利·詹姆斯、E.M.福斯特)、2世紀初的俄國形式主義(代表人物如維克多·什克洛夫斯基、鮑里斯·艾亨鮑姆)、英美新批評(代表人物如克林斯·布魯克斯、羅伯特·潘·沃倫)等。在某種程度上,這些理論都為敘事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經典敘事學不僅早在法國結構主義產生之前就有所發展,而且在與法國結構主義同
期的其它國家和地區,也同樣發展勢頭旺盛。在劍橋文學批評史·第八卷: 從形式主義到後結構主義一書中,對於敘事學的發展,普林斯說:“在20世紀70年代末,敘事學已經成為一個國際性的研究潮流, 代表國家有美國、荷蘭、丹麥、意大利、以色列等。單就敘事學的起源而言, 戴衛·達比認為敘事學的發展至少源自兩大敘事理論傳統: 一是法國結構主義敘事學,另一個是德國的敘事理論傳統。

早在1955年,德國的兩位敘事學家埃貝哈德·萊默特 (Eberhand Lammert) 和弗朗茨·斯坦澤爾 (Franz Stanzel) 就撰寫了敘事學研究的論著。只不過,他們的論著是用德語寫成的,因此未能迅速在英語文學理論界產生很大的反響。例如,萊默特的敘事結構形式(Baoformen des Erzahlens,1955)一書聚焦於敘事時間, 著力探討了事件的時序,以及故事時間與敘事時間的關系。

但遺憾的是,這本著作未被翻譯成英文,以至於在北美,至少在德語以外的地區基本上無人知曉。同樣,斯坦澤爾第一部敘事學著作《小說的敘事情景》(Die Lypischen Erzah lsituationen in Roman,19), 直到1971年才被翻譯為英文, 冠名為Narrative Situations in the Novel出版。

斯坦澤爾的又一論著《敘事理論》(Theoris des Erzahlens,1979), 於1984年被翻譯成英文, 出版時以A Theory of Narrative為名, 在敘事理論界產生極大影響, 享有盛譽。達比對法國之外的經典敘事學,尤其是德國的敘事理論傳統對敘事學的貢獻的探討,很快引起了其他敘事學家的興趣,在敘事學界引發論爭,反響強烈。

例如, 莫尼卡·弗魯德里克、湯姆·奇恩特、漢斯·哈羅德·穆勒等人在支持達比的同時,對他的部分觀點也發出質疑,而達比又對他們的質疑一一加以回應,做出了相應的辯解,使得這道有關敘事理論起源的批評景觀更為妖嬈。其實,經典敘事學除了達比所言的法德兩國的敘事理論傳統之外,它在其它國家的發展也不可小視。

首先,俄國形式主義者如鮑里斯·托馬舍夫斯基、維克多·什克洛夫斯基等人對敘事學的形成和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其中尤以弗拉迪米爾·普洛普最為突出。普洛普的民間故事形態學稱得上是敘事理論發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並由此演繹出經典敘事學三種研究類型中的一種, 即聚焦於被敘述的故事, 著力建構故事語法, 探討事件的功能、結構規律、發展邏輯等等。

普洛普對民間故事加以研究,希圖從中抽象出它們共同具有的模式, 對其進行有效的分類。盡管故事人物的名字與特征變化無常, 但在普洛普看來, 所有人物僅有主人公、假主人公、壞人等7種角色類型、31個功能。

普洛普抽象出來的人物角色和功能,體現了故事事件的共性,在某種程度上,為對敘事作品進行系統分類提供了一定的理論依據,也為後來法國格雷馬斯、布雷蒙德等人的敘事語法研究提供了模型。其次,在以色列,經典敘事學也曾一度繁榮,特拉維夫大學的波特詩學與符號學研究院,更是敘事學研究的一塊重地,其1979年創辦的學術刊物今日詩學(Poetics Today),是敘事學家們發表論點的首要園地,該刊首任主編本雅明·哈沙夫也是聲名顯赫的經典敘事學家。

另外, 以色列希伯來大學教授里蒙·凱南對經典敘事學的研究已為學界所公認。她的敘事虛構作品: 當代詩學一書從故事、文本、敘述等三個方面,對經典敘事學所做的研究,贏得了學界的廣泛贊譽,多次重印之余,該書在22年發行了第二版。

在荷蘭, 經典敘事學家米克·巴爾在敘事聚焦、隱含作者等研究課題上也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特別是巴爾的敘事學: 敘事理論導論更是被譽為敘事理論基本要素的一部經典之作。在這部書里, 巴爾從文本、故事、素材等入手,對經典敘事學做了較為詳盡的理論闡釋。該著作在敘事學界的受歡迎程度,絲毫不遜色於里氏的敘事虛構作品:當代詩學,早在1997年就發行了第二版。

後經典敘事學之存在、分類、範疇當下,後經典敘事學以其卓犖特立的雄姿屹立於文學批評領域。論及經典敘事學與後經典敘事學之間的關系,我們不妨用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之間的關系來打個比方。在胡全生看來, 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之間是“父”與“子”的關系,即: 後現代主義對現代主義既有超越性又有繼承性。

我們認為,後經典敘事學與經典敘事學之間的關系也同樣如此。正是在對經典敘事學的超越與繼承中,後經典敘事學確立了自己的存在。具體來說,首先,後經典敘事學超越了經典敘事學的文學、文字、敘事,走向了敘事的多元化。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