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0)

丁浣溪盡量使心情平靜下來,笑著說:“我想活得好好的,不要讓你再見我時看到我憔悴。你現在風塵仆面回來,我想你在外面替我受苦受難,我更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了。”

她伸手撫撫他的臉,道:“你也要告訴我這些年來你怎麽過。”

李燃道:“還是你先說。”

丁浣溪輕輕道:“我告了你之後,他們,就是我們新婚那夜把我接走的那兩男一女,他們又把我走,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帶我回‘小千世居’,原來他們的主人是唐香扇。”

丁浣溪緩一緩氣後,繼續告訴李燃:“我向唐香扇道謝,他說,要感謝薛公,薛公就是薛南山,他說救我的是薛南山的主意,因為我曾經是他的兒媳婦,我有事,他不能袖手旁觀."

"後來,我就留在'小千世居'過日子."

丁浣溪不置可否,繼續道:"我在那兒過日子,結果,我真的發現,其實真正要害你的人是薛南山."

"你知不知道他為什麽要害我們?"

"只因為他那寶貝兒子和我成親的那天,你來救我出去.他認為你竟敢撚他的虎須,所以他要教訓你,讓你知道撚了他的虎須的後果."

燭火搖晃,寂靜中只聽到風聲和雨聲.

"薛南山在'功虧一簣'放我們走,是為了讓你有機會在江湖上崛起.他任由你往上爬,他在暗處慢慢等慢慢計劃,要等到有一天你輝煌的時候,他在把你打落下來.所以,我們新婚之夜那場嫁禍,他一早已經計劃周詳.蕭卓然只是薛南山的棋子,蕭玉潔只是無辜的帶罪羔羊,他不知道真正要殺他女兒的人,是薛南山;真正下手殺他女兒的人,是唐香扇.薛南山不但要你從大起之後再大落下來,還要你嘗到被心愛的人出賣的滋味,只因你撚了他的虎須."

丁浣溪只是把薛南山謀害李燃的來龍去脈說出來,但她不敢告訴李燃,為了找出真正的主謀人,她所付出的代價.

"唐香扇和薛南山勾心斗角,薛南山讓唐香扇在'功虧一簣'中練'飛花擷葉',他指點唐香扇最高的暗器招式,唐香扇使薛南山在武林上的幕後權力更鞏固,但他無日不想除掉薛南山來取代他的在武林上幕後盟主的地位,"

李燃插口道:“那年我們在‘功虧一簣’見到唐香扇,他那時年紀已經很老了。”

丁浣溪道:“真正年紀老的人是薛南山,這人表面上是金盆洗手,卻真正在做著武林上的幕後盟主,高高的在眠山第一高峰上遙控整個武林。”

李燃從沒見到丁浣溪的眼神那麽利,但她的聲音仍是娓娓動聽。她緩緩道:

“唐香扇年紀根本不老,他急功近利,希望能在一朝一夕間練到最高的飛花擷葉招式,他因為用神過度,練出了滿頭白發,連眉毛也白了,所以看起來象一個老人。其實,那時他只是個中年人,這個人長期把自己困在‘功虧一簣’中練‘飛花擷葉’,他悶得發瘋,就嗜好活埋生人。”

丁浣溪無法對李燃啟齒,他所付出的代價,就是委身於這個滿頭白發的人,與他過了將近十年的日子。

“我幫著唐香扇背叛薛南山,唐香扇想殺掉薛南山,我勸唐香扇不要殺他,只廢掉他一身的武功。我不要薛南山死的這麽容易,我要他慢慢死,我要他嘗嘗被最親信的人出賣時的滋味,我要他嘗到眾叛親離的恐懼。”她道,“誰叫他出賣你!誰叫他在新婚之夜拆散我們的姻緣!”

丁浣溪告訴李燃,薛南山現在還沒死,他被困在眠山腳下,一個不見天日的地洞里。

“我把他留下來讓你親手殺他,他在洞里一定會重新苦練武功。”她笑盈盈的道,“十幾年後,等他練得七七八八,大功告成無限狂喜時,如果你高興,你在收拾掉他,讓他也嘗嘗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的滋味。”

丁浣溪想著這十年來她和唐香扇所過的日子,為了替不見天日的李燃報仇,她忍辱偷生。她後來才發現,薛南山雖然是害李燃的幕後策劃人,但唐香扇卻是害李燃的執行人。唐香扇殺了李燃所有的人手,他侵占李燃所有的產業。他讓李燃不見天日,生不如死,讓李燃以為她出賣了他,是她和李燃變成仇敵,不相往來。

表面上丁浣溪把蕭卓然視為仇人,把唐香扇當成是庇護她遠離仇敵的恩人。

唐香扇告訴丁浣溪,當年他在‘功虧一簣’第一次見到丁浣溪,他就為了她而任由李燃殺掉柴夫,而他自己則殺掉馬夫,因為他見不得他們汙辱她。

丁浣溪仿佛被唐香扇的情意感動了,她有時會在唐香扇面前表示擔憂,怕李燃有一天會找她報仇,因為她出賣了他。

從前丁浣溪在“浣溪居”住的時候,曾經問過李燃一些練輕功的秘訣。她乘李燃沒來探望她時一面練舞,一面試著把李燃告訴她的輕功秘訣融入舞蹈中。她常在練舞時也摸索著練輕功。她一直想等到李燃與她成婚後,她要施展輕功給他看。不過,那時她練輕功只是練著玩而已,並沒有認真的練。

後來,丁浣溪在‘功虧一簣’里才真正下工夫練輕功。十年來,她常和唐香扇一起聯手對敵,唐香扇教了她許多對敵的招數精華。

丁浣溪天天祈禱李燃平安健康,只要李燃活著,只要李燃活著……她多盼望有一天她可以和李燃聯手殺掉唐香扇。如果李燃不幸無法重見天日,她自己遲早也會找機會殺掉唐香扇。

 

8.這一身劍愁

 

紅燭已燃剩半截,它仿佛流了許多燭淚。丁浣溪柔柔的道:“我講完了,現在輪到你來講啦。”

李燃想起新婚那夜,當他把所有的客人送走後,忽然來了一眾劍客,“浣花洗劍樓”中的人手,還有他的門生紛紛與那數百名劍客展開連番浴血戰,他一直無法脫身飛上樓去看洞房里的丁浣溪。他因為惦掛著丁浣溪的安危,在戰役中連連分心,他眼見他的人手和那班門生無辜浴血身亡,他被劍客們從“浣花洗劍樓”迫退到街上,最後載在一位打更人的手里。

那名裝扮成更夫的人原來是蕭卓然。

蕭卓然痛恨李燃殺掉他的女兒蕭玉潔,再把他女兒的屍首藏在洞房的紅繡床上,所以他帶了數百名劍手圍剿李燃。

李燃知道他是被人嫁禍,卻不知道誰嫁禍給他。

他被押走時,最牽腸掛肚的便是洞房里的丁浣溪,不知她會不會出事?如果她沒事,她等不到他回去,不知道他的新娘子會受到怎樣的驚嚇。

就在那夜,他與她來不及道一聲別,他就離別了她。

這一別整整過了十年。

李燃在幾個月之後獲悉丁浣溪告他,他才放心下來。至少他知道,丁浣溪在花燭之夜的洞房里安然無恙。他也不必再擔心丁浣溪會與他一起受罪,共同受苦。

受苦受罪他當然希望由他一人承擔,而不必連累到丁浣溪。

他相信丁浣溪一定是受到很大的壓迫,才會向蕭卓然告他。

反正,丁浣溪不告他,他也一樣含屈受罪;丁浣溪告他的話,至少可以令她置身事外。

聽說蕭玉潔的屍體就藏在洞房里的紅繡床上,李燃為這點足足替丁浣溪擔心了幾個月。怕嚇壞了丁浣溪。

只要丁浣溪沒事,他就沒有遺憾。

李燃被困在水底的地牢,手和腳都扣上鎖鏈。

他的“嫣然劍”被沒收了,在度日如年的歲月中,他燃雪焚霜的熱血也一年一年的冷涼下來。

李燃手腳雖然被困,手中無劍,腦中卻沒有停止練劍。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